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三十六回 深坑斗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悬崖前山坡周围的大树,历经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生长,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齐刷刷地砸落下来,烟尘四起,在夜色中如同山岳崩塌。

    不知道过了多久,动静才慢慢地小了,而那些幽暗的绿光眼睛已经慌乱逃散,易师真和熊蹯终于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在森林的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喊:“救命啊!”

    “是高人等!”易师真拔腿就往那边跑去,在黑暗的森林里跌手绊脚,但是心急如焚。

    就在他和熊蹯努力地跨越这些乱七八糟的树干和枝桠,想要往刚才惊叫的地方赶去的时候,他们的眼睛突然一晃,一道强光刺痛他们的眼睛。

    易师真连忙挡住眼睛,过了几个呼吸,见到周围没有动静,才慢慢松开手指,从指缝中看过去。

    这一看让易师真又惊又喜,高人等正举着一个火把站在面前,虽然他也被吓得脸色发白,刚才逃跑又累得气喘吁吁,但好歹人没事。

    熊蹯也放下手,挪了挪肩上的苏合香,对他道:“高老头,你怎么没事?哪来的火把?”

    高人等喘匀了气,才说道:“你们自己看。”说着将火把往前一推。

    易师真才看清楚他竟然把破幌子点着了,当做了火把,他看着高人等,问道:“你不会是真的揩了熊胖的油吧?”

    高人等微微一笑道:“那胖子的油多得很,别浪费嘛!”

    熊蹯怒道:“赔钱!”

    “钱······银子······”一个微弱的声音从熊蹯肩头传来,却是还在昏迷的苏合香,她还有气无力地轻轻敲打熊蹯的背,似乎对说到银子有些激动。

    三人见此都哭笑不得,易师真转过去看了看苏合香的脸,发现刚才脸上的灰色绒毛都褪了下去,牙齿也恢复了正常。

    只听得熊蹯有些疑问道:“高老头,你这火把怎么破幌子的杆子烧不断?”

    易师真回过头来,果然看见他手里的火把虽然明亮,但是杆子却完好无损,不论是木头还是竹竿,按照这个火焰的旺度,早就被烧废了。

    高老头有些得意地道:“就许你们有宝贝,我就没有?告诉你们,这叫临仙竹,上百万根普通竹子里才生出这么一根,趁手而坚韧,水火难伤,这可是老夫的命 根子。”

    易师真眼睛一转,问道:“你哪来的火点燃火把的?”

    高人等更得意了,道:“谁告诉你老夫只有一根火褶子的?”

    熊蹯怒道:“你怎么刚才不拿出来?还用得着这么闹得翻天覆地吗?”

    高人等道:“刚才那些狼早就挨近身边了,等我拿给你,你再点燃火铳,脑袋都早被咬掉了!”

    易师真眯着眼睛,说道:“那你这符箓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符箓?”

    高人等笑道:“老夫作为一个铃医,有点道士的符箓在身上,这很正常吧?”

    熊蹯道:“正常个屁!”

    高人等把眼一瞪,道:“老夫行走江湖,不买点符箓防身,还等着你来救老夫啊?”

    “你这破褂子里到底藏着多少东西······”易师真撇了撇嘴,又问道:“说道救命,刚才不是你喊的吗?”

    高人等一愣,道:“什么救命?老夫,哼,老夫会那么没用?”

    就在这时,他们的身后再次传来呼喊声,只不过这一次的要更加凄厉,听起来更加惨烈。

    他们连忙朝着那个方向赶过去,可眼前的一幕再次震惊到了他们:

    只见前面的山坡上兀然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大坑,坑下面是倒塌的树木断枝和残叶,坑足有几张高,坑壁上多出来好几个黑黑的洞口,还有沙石和碎土从洞口里流出来。

    最奇怪的是坑里的泾渭分明的三群人和兽,东边是刚才偷袭易师真他们的狼群,看样子在刚才的逃窜中,它们也负了伤,十几头狼还剩下八九头,有些狼身体上被树枝刮破了,还流着血。

    西边最令人惊讶的是竟然被苏合香说中了,那头眼熟的奇鲮居然带领着五六头和它一样的野兽,个头却普遍比奇鲮要大一些。

    它们像宿敌一样与森林狼们对峙,炸开自己的鳞甲,上面还有沙土,看来刚才就是它们从那几个地洞里钻出来的,并且森林里树木突然接连倒塌也是它们的杰作,这个巨坑也是它们挖透了地下,突然陷落造成的。

    最后这群人就是混三和蛮牛他们,他们被陷入坑里面,惊慌失措地看着狼群和奇鲮对峙,同样是目瞪口呆。

    可混三很快反应过来了,急忙转身往坑上面爬去,抬头一看,正好看见易师真的目光。

    易师真心里顿时明白了他们的来意,恐怕就是为了阻挠他们寻找曼陀罗。

    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反而笑道:“混三,这天黑了你怎么在这迷路了?这可是武行山的深山里,你这迷路迷得有点深啊?”

    混三见到是他,一边努力往上爬,一边强笑道:“易秀才,是潘爷,潘爷听说你来武行山找曼陀罗,怕你迷路,让我们来保护你!”

    可这个坑是突然陷落,坑壁陡峭,又有好几丈高,他们跌手绊脚的,越着急越爬不上来。

    “是吗?那我要好好感谢一下你了!”易师真也笑着,慢慢蹲下,搬起了一块大石头。

    混三在坑底干笑道:“不,不用客气!麻烦你帮我们爬上去就好了!”

    易师真爽朗地笑道:“好啊!我先扔几块石头给你垫垫脚!”

    说着他卯着劲举起大石头,呼地一声,石头朝着他们砸下去。

    他们在坑底看不清,只见到一个黑糊糊的东西砸下来,慌忙躲避,可还是有人被石头砸中了手臂,顿时听到咔嚓一声,那人撕心裂肺地哀嚎起来。

    但是易师真没有想到的是,这一石头扔下去,就像投石入湖激起大浪般,竟然打破了奇鲮和狼群的对峙,那狼群的头狼咆哮一声,带头向奇鲮冲了过去。

    熊蹯有些担心地道:“奇鲮它们怎么在这里?它们能打得过那些恶狼吗?”

    易师真道:“熊胖你问错了,应该问我们怎么在这里。”

    熊蹯奇怪道:“什么意思?”

    易师真道:“因为这里是它们的老巢,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我们才是武行山的闯入者。上一次你在河里救了它,合香又放了它,它见到咱们被狼围攻,赶过来报恩来了。”

    苏合香听到了,在他的肩膀上扭动身体,又声音虚弱地说:“放我下来,胖二哥。”

    熊蹯连忙将她放下来,易师真也靠过去,搭脉号了一下,再确认了一下她的脸色,这才伸手把符箓揭开,扔给旁边的高人等。

    易师真问道:“高老头,合香这病不会再犯了吧?”

    高人等一边收拾符箓,边回道:“应该没事。她这两天可能爬山比较累,加上前几天用了轻语天赋,这些狼生性凶恶,本来就不是那么容易被控制的,她勉强施展天赋,反而受到了反噬,差点沾染到它们的兽性。”

    苏合香脸色白得跟纸一样,但还是对高人等轻声道:“谢谢高先生。”

    高人等笑道:“现在你们相信老夫的话了吧?”

    熊蹯突然往前一指,惊呼道:“你们看!”

    就在他们说话的档口,狼群和奇鲮它们已经打了起来。

    在明亮的月色和高人等高举的火把的映照下,那狼群一窝蜂地朝着奇鲮扑了过去,尖锐的爪牙挥动着寒光,拼命往奇鲮它们身上招呼。

    可奇鲮它们看起来身形要比狼群小一圈,却浑然不怕,它们见到狼群攻来,“吱吱”乱叫,不但不退缩,反而勇敢地迎战。

    只见它们抖动着身体,背上坚硬的鳞甲发出火红的微光,狼的爪子抓在它们的背上,发出刺耳的声响,还有微弱的火花,而奇鲮们却趁机猛地翻滚,将狼的前肢和腹部割伤。

    眨眼间有几头狼因为闪避不及,被割伤了腿,一瘸一拐地哀嚎着退到一边。

    易师真见此不禁赞叹道:“果然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没想到这恶狼在奇鲮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高人等却冷笑一声,道:“永远也别小看你的对手。”

    话音未落,只见那领头的恶狼盯着天上明亮的月色,眼睛的绿光瞬间变成血红,张开血口,“嗷呜——”

    一声狼嗥直冲云霄,听到这个声音的狼群顿时也齐齐抬头,对着天上的月亮吼叫。

    在它们此起彼伏的狼嗥中,它们的身体也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它们的身形突然暴涨,比刚才的个头至少高大了一倍,狼牙也变成了诡异的黑色,眼睛变成赤红,就连刚才那些受伤的狼的伤口也飞快地愈合。

    见到这一幕,苏合香的脸色更加惨白,高人等沉声道:“恐怕这些狼和这些鲮鲤一样,也是异种啊!”

    奇鲮们见到狼群的变化,也急速靠拢在一起,“吱吱”声乱叫,似乎在紧急商讨什么对策。

    易师真道:“合香,它们在说什么?”

    苏合香认真听了一会,道:“先打,打不过就逃。”

    熊蹯忍不住笑道:“这奇鲮,倒是和秀才一个脾气。”

    易师真没好气地骂道:“滚蛋!这叫计谋,懂不懂?”

    说话间,那变异后的狼群再次朝着奇鲮们扑了上去,只是动作比刚才更加快准狠,并且根本不怕奇鲮们的坚韧锋利的红甲。

    然而,奇鲮们的反应却大出易师真他们的意外,只见狼群扑上来的一瞬间,奇鲮们自己先跳了起来,然后对着地下一钻,尘土翻飞,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那狼群被尘土迷住了视线,只能愤怒地吼叫,气急败坏地抽动鼻子,四处搜寻。

    易师真他们呆若木鸡,半晌易师真和熊蹯齐声赞叹道:“这奇鲮,道行深啊!”

    易师真道:“没想到它们打都不打就直接跑,有勇有谋,着实厉害!”

    熊蹯嗤之以鼻,说道:“胆小如鼠就这样,厉害个屁!”

    高人等却笑道:“你们别急,也许它们还没跑。”

    熊蹯道:“什么叫道行深,懂得跑才叫道行深!道行浅的早就被别人弄死了,它们肯定跑了!”

    就在这时,他们看到尘土终于散去,地面留下了五六个竖直向下的洞口,像是被戳破的窗户纸。

    然而只听到“嗖嗖嗖”的几声,那洞口里突然冲出来几只奇鲮,它们立即收拢了全身的鳞甲,紧紧地裹住身体,但是它们的尾巴却鼓起一个大包,像是一个血红的大铜锤。

    狼群见此低声咆哮一声,一拥而上地扑了上去。奇鲮们丝毫不惧,快速地转动身体,让身体飞快地旋转起来,那尾巴的大铜锤也随之荡了起来,发出强劲的“呼呼”巨响。

    狼群扑上去,却被那大铜锤“嘭”地砸在身上和头颅上,发出沉闷的击打声和它们吃疼的哀鸣,而恶狼们面对着飞速旋转的奇鲮,伸出爪子却无从下手,同时还要躲避它们尾巴的攻击。

    那领头狼见此,不顾大铜锤的威胁,猛地抵着头一撞,将一只奇鲮撞翻,直接撞到了坑壁上,那奇鲮唯一的缺点——柔软的肚皮露了出来。

    那头狼趁机急速冲上去,一口就将它的身体咬穿,殷红的鲜血激射出来,喷溅在坑壁上。

    其余的奇鲮见状,急忙故技重施,张开鳞甲,扑腾着一跳,旋即钻入了土里,不到片刻,还未等尘土散去,它们又冲出洞口,在尘土中抽打狼群。

    狼群中有几匹狼本来就受了伤,被它们这么猛地抽到,顿时骨头都被轰碎了,呜咽一声倒了下去。

    然而,奇鲮也有三头被狼群拱翻,被狼牙咬穿肚皮,丧命当场。

    它们两群野兽就这么周而复始地打斗,在地面上留下了密密麻麻几十个黑黢黢的洞口。

    熊蹯连忙捂住眼睛,口中道:“哎呦,看不了,老子一见到这种密密麻麻的东西就浑身难受,比让我死了更难受。”

    易师真忍不住感叹道:“这奇鲮看起来胆小,没想到还真有点血性,看来它们和狼群之间肯定是有深仇大恨。不过现在它们寡不敌众,合香,你赶紧跟它们说逃跑算了,君子识时务为俊杰!”

    苏合香也十分着急,眼睛盯着深坑中的奇鲮,在心中快速默念:“逃,逃,逃!”

    易师真连忙看向苏合香的头顶,发现什么也没有。

    他心想,这铁灵芝不知道是刚开始使用,还是一向如此,总是要灵不灵,难道还有自己未曾发觉的灵验规律?

    过了一会,深坑里只剩下了奇鲮一只野兽,对面的狼群也只剩下了五匹狼,并且还有两匹狼瘸着腿,一跳一跳的拖着残腿跑动。

    奇鲮停下飞旋的身体,似乎听到了苏合香的心声,朝着易师真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顿了顿,立即一跳,在空中旋开锋利的红甲,钻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易师真和苏合香松了一口气,却听到脚边哗啦啦的响动,高人等拿着火把一照,哗啦一声,奇鲮竟然总脚边钻了出来!

    苏合香看了它一眼,快速说道:“它让我们跟着!”

    熊蹯道:“好家伙,还真是来报恩的。”

    易师真道:“那还等什么,赶紧跑吧!那些恶狼变大了,爬坑上来也不难!”

    奇鲮捣腾着四条腿,呼地一声,往森林里跑去。

    易师真刚想跟上,只听到后面传来混三哀切的求饶声:“易秀才,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熊蹯怒道:“让他们死!他们跟踪我们,肯定没安好心!”

    “我知道!”易师真脸上神色飞速变化,看了地面一眼,一咬牙道:“把这棵树推下去,他们能不能爬上来就看命了!”

    他说着就低下头去搬动那棵树,那棵树足有海碗粗,一时搬不动,他回头怒喊道:“熊胖,帮忙啊!”

    熊蹯对高人等和苏合香道:“你们先走,我们马上赶过来!”

    苏合香脸色担忧,高人等点头道:“你们瞧火把的方向!”说完就抓着苏合香的手,拽着她离开了。

    过了一会,他们终于把这棵树推了下去,正好竖立在坑壁上。

    他们看向坑底,那几匹狼已经瞪着血红的双眼,慢慢靠近了混三他们,它们接着按着爪子俯下身体,做出最后扑杀的蓄力姿势。

    易师真深深地看了一眼,拳头一攥,低喝道:“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