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三十一章 动真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师真,你快醒醒,咱家出事了!”

    门外又是大喊,又是敲门,吵醒了易师真。

    他猛地坐起,昨天晚上和高人等交谈到深夜,听他说了很多匪夷所思的江湖见闻,估计有一半是他吹牛的。

    高人等还让他过一晚就忘掉这些东西,可怎么说忘就能忘,关于天命坊的东西已经烙印在他脑子里了,除非把脑袋砍下来,否则一辈子都忘不掉。

    “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一天天的!”易师真边嘀咕,边披上衣服,顺手又把那根铁灵芝抓在手里。

    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这黑黢黢的小药锄模样的铁灵芝,这是他出生之时天意带来的祥瑞宝物。

    虽然二十多年来他从未重视过这东西,不过昨晚高人等的推断,让这东西变成了烫手的山芋。

    “不能让它祸害我的家人。”易师真心中下定了决心。

    他打开房门,见到外面是大哥易应诊,问道:“怎么了大哥,出什么事了?”

    易应诊脸色着急,又不善言辞,拉着他走出来,道:“你去前面看看就知道了。”

    这间小屋子是之前他爹特意给他建的,就是为了让他专心读书,背靠着正屋前面的乡道,所以安静一些。

    幸亏昨天他爹让他娘将房门锁上的事还没来得及做,不然他都出不来。

    刚绕过小屋,易师真就看到了前院的院门口站了好几个大汉,衙役和乡人都有,只不过他们分开站着,就像他家的门神。

    “怎么回事?”易师真问道。

    易应诊摇了摇头,将他带到了前院,院子里他爹和高人等站立着看着院门口的人,他娘脸色焦急地叹着气。

    见他过来,他爹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估计是在生闷气,他指着院门口的人道:“都是你干的好事,还跟我撒谎说什么治病救人!我看你才是谎话连篇,无药可救!”

    易师真见他爹生气,拉过高人等问道:“高先生,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高人等努了努嘴,道:“今天早上起来就看到这群人站在门口,问他们什么也不说,只说是奉命行事。”

    “奉命?奉谁的命?”易师真正在疑惑,突然见到路的远处走来几个人,定睛一看,原来是熊蹯和苏合香,不过他们身后也跟着两名衙役。

    易师真连忙招呼他们过来,隔着低矮的围墙说话,熊蹯和苏合香的脸色也不好看。

    易师真急道:“这是怎么回事?捅衙门的马蜂窝了?”

    熊蹯看了背后不远处的两名衙役,低声道:“差不多,他们是县令派过来的,那几个壮汉是潘志高派来的,不过都是来看着咱们的。”

    易师真想了想,说道:“估计是潘志高昨天被那上百人的酒客闹翻了医馆和药铺,被折腾掉了半条命,下了狠心,连夜贿赂县令,让他派人来监视我们。”

    苏合香道:“秀才哥,还不止这样呢,我刚才去小蝶姐他们那里,也站着衙役和壮汉。听他们说,如果在七天内你没有找到曼陀罗,那就认为小蝶姐他们是异族,要交给朝廷的缇骑,还让你赔偿潘家的所有损失。”

    她停顿了一下,吐了吐舌头,低声道:“听说潘家花了好几千两银子呢!”

    易师真皱着眉头道:“昨天不是只是让那群人去立字据吗?等我找到了曼陀罗,字据才能兑现,潘志高父子这么贼,怎么会想不到这一点?他们这么抠搜,肯当场就兑银子?”

    熊蹯道:“不是,人太多,那群人有一部分人根本来不及立字据,闹哄哄地就把潘家药铺的药材洗劫一空了,潘家父子事后一算,说珍贵的药材全都不见了,算下来可要几千两银子。”

    易师真怒道:“这两个混蛋,肯定是想趁机讹诈!就他们那些假药,用得着几千两?”

    熊蹯叹息道:“那你没办法,抢都被抢走了,怎么去对质?县令当场就知道了,衙役折回来去潘家堵截,早就没剩几个人了,那群人咬定说是你指使的,潘家不找你找谁?”

    易师真咬牙道:“真是狗咬吕洞宾,就该让那些人毒死在那种酒里!”

    熊蹯也气得哼了一声,道:“下次让我碰到他们,打掉他们的牙!”

    苏合香接着道:“那潘志高还扬言,如果赔不起他们家的钱,那就烧了你家的房子,让易家滚出蕲州,再也不许回来。”

    易师真神情十分凝重,道:“这潘志高看来这回是想来真的啊!”

    熊蹯道:“那可不,潘家被闹了个底朝天,今后还可能被一群人索债,这事换谁也咽不下这口气啊。秀才,这次咱们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易师真冷冷道:“这场好戏还没结束,谁是石头,谁是脚,还不一定呢!”

    熊蹯哼哼道:“你就别逞强了,就只有七天时间,天下这么大,你去哪找那种曼陀罗草药?”

    易师真没回答他,转身向他父亲走去。

    易信闻板着脸,道:“问清楚了?怎么回事?”

    易师真笑了笑,道:“没事,县令大人听说了咱们昨天被人威胁的事情,派人来保护我们呢!”

    易信闻铁青着脸,哪里肯信?

    易师真见他又要开始骂他了,抢先说道:“爹您先别骂我,我问你个问题,你知不知道曼陀罗在哪可以找到?”

    易信闻冷冷道:“你又要干什么?让你好好用功读书,你扯什么曼陀罗?那种药草只有古医书上的只言片语,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你去哪找?”

    易师真沉思片刻,道:“爹您不知道就算了,我有事出去一趟,晚点回来。”

    说着他就往院外走去。

    易信闻在后面气得大喊:“你又出去惹祸,赶紧滚回来读书!”

    易师真却根本不听他的,迈步走向院门,却被那几个衙役和壮汉拦住了。

    他看着他们,呵斥道:“你们不知道派你们来做什么吗?看住我,不让我出门,我还怎么去找曼陀罗?!赶紧给我让开!”

    那几个人面面相觑,被他一喝,下意识地放下了手臂。

    易师真这才走出去,和熊蹯苏合香汇合,却先迈步向河边走去。

    高人等看着,心中一动,连忙说道:“易老弟你别急,我去把他劝回来。”

    他连忙扯起那根破幌子拄着,疾步赶着易师真走去。

    易应诊也想赶过去帮忙劝,却被院门口的衙役拦下来,说他是易家的人,说什么也不让出去,把他的脸憋得通红,却无可奈何。

    易师真走在前面,发现原来跟着熊蹯的那两个衙役依然跟着他们,还有高人等急冲冲地赶了过来。

    等他走近,易师真不满地问道:“你老人家跟过来干嘛?劝我读书?别搞笑了老头。”

    高人等气喘吁吁地道:“你,你读不读书,关我,屁事!你是不是想去扔玄如意?”

    易师真点点头:“我刚才就想好了,如果这东西会威胁到我家人,我宁愿舍弃掉。”

    高人等骂道:“你不去找曼陀罗,去扔这玩意干嘛?吃饱了撑的啊?”

    易师真冷冷道:“先扔了这危险的东西,再去做事也不迟,反正总共就七天,也不差这一会工夫。”

    高人等脸色着急,欲言又止,半晌才憋出一句:“随便你吧!暴殄天物!你会遭报应的!”

    易师真见他这么激动,心中推测道,难道这件东西,远不止昨晚他说得那么简单,还有别的秘密?

    不过这老头这个时候都不告诉他,还掖着藏着,要么这个秘密特别重要,要么他就是存心想藏私。

    既然这样,那就好好试试他。

    想到这里,他也不搭理高人等,径直朝着河边走去。

    熊蹯和苏合香一头雾水,熊蹯问道:“秀才,这东西有什么危险,好端端扔了做什么?”

    苏合香也有些心疼地道:“对啊,秀才哥,这不是用银子打水漂吗?”

    易师真边走边说道:“你们别管,这东西烫手得很,不扔了会有危险。”

    他偷偷往后面看去,见高人等虽然骂了他,却又舍不得走开,紧赶慢赶地和那两个衙役在后面偷偷跟着,他顿时了然于胸,嘴上却不声不响。

    但熊蹯摸了一下铁灵芝,脸色不悦道:“秀才,我看你是撒谎成精了,连我们兄妹都骗,冷疙瘩一个,哪里烫手了?”

    易师真只好把昨晚高人等对铁灵芝的推测跟他们说了一遍。

    没想到他们俩都很兴奋,熊蹯高兴地说道:“秀才,这是宝贝啊!丢了真是浪费,高老头这回真没说错!”

    苏合香眼睛发着光,跟着叽叽喳喳地说道:“是啊,是啊!秀才哥,我的血多得很,咱们用这个给别人治疗,不,我想想,对,给那些捉妖师用,用一次,十两银子!不对,二十两银子!能赚多少银子啊!哥,咱们有钱啦!”

    易师真用铁灵芝敲了她脑袋一下,说道:“然后呢?让他们用天目族的天赋来抓你?再传出去,让更多的人来抢这件东西?抢的头破血流,搞得我家乌烟瘴气?甚至整个蕲州县都大乱?”

    熊蹯和苏合香被他说得一愣,仔细想了一会,熊蹯才说道:“秀才你说的没错,刚才我们俩想得太简单了。如果真的有很多缇骑和捉妖师来争夺,恐怕这片地方都不得安宁。”

    易师真道:“这就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告诉你们,这件东西的秘密你们最好一个字都别说出去,否则咱们这辈子都别想过安宁日子。”

    熊蹯和苏合香连连点头,熊蹯问道:“那你想扔哪去?”

    易师真想了想,道:“河里太浅,咱们到堤坝上去,扔雨湖里面,谁都别想捞着!”

    三人边说边走,很快就来到了堤坝上。

    易师真瞥了一眼高人等,忽然发现了一个意外情况,高人等和两个衙役站在远处,可高老头刚才着急上火的脸色好像不见了,拄着破幌子,神色从容,还抖着腿。

    高人等见易师真看着自己的,笑了笑,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葵花籽,放在嘴里磕起来。

    那两个衙役见到,其中一个说道:“老头还挺周全,给我们俩吃点。”

    高人等笑道:“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怎么回事?

    易师真在心底暗自想道,难道这老小子昨晚的话难道全都是骗自己的?这件东西其实根本就是普通的玩意?他就是无聊,骗着自己好玩?

    这老东西,亏自己一片真心待他!

    那就扔了吧!反正也没用!

    易师真不再犹豫,抬起手臂,在熊蹯和苏合香既心疼不舍又犹豫不安的眼神中,他将铁灵芝往前用力一抛。

    “啪嗒!”

    一声水击的声音传来,三人眼神盯住铁灵芝落水的地方,神情激动,易师真心中更是像切掉了一块肉那样,又痛又难受。

    但眨眼间,只见水面“咕咚”一声细微的闷响,突然冒出来个东西——铁灵芝!

    熊蹯兴奋地大喊道:“这东西不沉水!”

    苏合香也跟着高兴起来。

    易师真心里也松了一大口气,但他忍住没表露出来,看了看高人等处,见高人等一脸坏笑,终于明白这老东西早就知道铁灵芝是不沉水的,难怪刚才就摆出一副看他笑话的样子。

    这老东西,坏透了!

    不过,这也证明高人等确实知道这东西还有别的秘密!

    于是易师真沉着脸道:“熊胖,去找点石头,还有草绳,把它绑住,然后扔下去。”

    熊蹯一脸为难地道:“秀才,沉不下去,这就是天意,你不要来真的吧?”

    苏合香也劝道:“就当它是一把小药锄吧,秀才哥你不要,送给我拿着挖蚯蚓钓鱼好吗?”

    易师真沉声喝道:“赶紧去!”

    熊蹯一看易师真动火了,虽然也不知道他这火哪里来的,但他习惯听易师真的指使,只好转身就去找石头和绳子了。

    “等一下!”

    易师真把熊蹯叫住,熊蹯转过来,脸上笑开了花:“秀才,开窍了?想通了?”

    易师真摇了摇头,道:“去划条船来,往湖里最深的地方去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