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三十回 晋升规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易师真怒道:“我和合香就像兄妹,能发生什么关系?你真是老不正经,无药可救了!”

    高人等赔笑着,点点头道:“你别急嘛!我也没说非得是男女关系。”

    他说着拉着易师真站起来,目光仔细地在他身上梭巡,最后定在他腰间的铁灵芝上。

    他指了指铁灵芝,问道:“这两天,你一直将玄如意带在身上吗?”

    易师真见他说得蹊跷,从腰间拿下铁灵芝,放在灯下仔细打量,还是黑黢黢的一根小药锄的模样。

    忽然,他眼神一凝,看到铁灵芝前头形似黑色祥云状的锄头刃口上,似乎有一些发红。

    高人等也看到了,他伸出手指摸了一下那些红色,居然被抹掉了一块,他将手指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说道:“是血迹。”

    易师真心中一动,道:“难道是昨天我看合香手上的伤口时留下的?不对啊,我又没直接那铁灵芝戳她的手。”

    高人等眼睛转了转,说道:“那估计是玄如意有灵性,你的手上沾了血,然后摸到了它,它就已经吸收了苏合香的血迹,也汲取了她的天赋。”

    这么厉害?易师真更加奇怪,问道:“那它为什么能把这种天赋传给我呢?也没看见它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

    高人等捋着胡须,拧着眉头想了想,道:“这个老夫也不清楚了,或许这就是天注定的缘分吧,你不是说它是一头灵鹿在你出生时送来的吗?或许是天意吧!”

    易师真心中大喜,重新审视着这柄极其普通的药锄,他从来没想到,自己能借助一件工具,拥有异族的天赋,这是在太神奇了!

    但他随即又怀疑起来,自从考上秀才,似乎已经耗尽了他一辈子的运势,十年来,他的运气从来没有这么好,天意怎么会突然瞎了眼,平白无故眷顾他?

    他摇了摇头道:“我还是不太信,要是它这么厉害,为什么灵鹿会给我?这东西如果让其他人知道了,还不疯了似的来抢?”

    高人等脸色一肃道:“所以,你最好将这件事彻底烂在肚子里,否则真的会有杀身之祸!”

    易师真陷入了沉默。

    过了许久,他才吐出一口浊气,说道:“这么危险的东西,那我不要了!”

    高人等先是一惊,过了一会,才冷笑道:“天意决定的东西,你能轻易更改?”

    易师真鼻子嗤一声,道:“天意有什么了不起?怎么不能改变?明天我就去把它扔到雨湖里,让所有人都找不到它,也根本不知道它,不就行了?”

    然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盯着高人等道:“难道,你想占为己有?”

    高人等把脸一扬,傲然道:“老夫人品极好,修炼有成,岂是这种宝物能够让老夫乱性的?”

    易师真嗤之以鼻,道:“我看你也有异族的天赋,那就是比牛皮还厚、比石头还硬的铁脸皮天赋。”

    高人等再问道:“你真打算去扔了它?”

    易师真点点头。

    高人等很是心疼地叹息道:“还不如让老夫把它带走呢!”

    易师真冷笑一声:“这东西让你带身上,哪天你死的不明不白都不知道。”

    “能杀老夫的人,还没出生呢!”高人等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又摇了摇头,道:“你还有什么想问的,赶紧问,老夫明天就要离开了。”

    易师真心中一动,盯着他道:“离开?你去哪?”

    高人等洒然一笑,说道:“漂泊江湖客,人在江湖老。当然是以天地为家,云游四方咯!”

    易师真心中有些失落,想了想,继续问道:“第二个我想问的是,今天我替人治病,觉得一些偏方的确效果很好。那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将天命坊的那些异方加以改造,能够达到那种效果,又不伤害异族?还有就是天命坊,赵掌柜说顾老夫子犯了天命坊的规矩,到底是什么规矩?你能不能仔细地说一下这个门派组织?”

    高人等沉思了一会,道:“可是可以,不过今晚过后,你就要把这些忘了,因为你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既然你都想扔了玄如意,那就也扔掉这些不属于你这个世界的见识和消息。”

    易师真点了点头道:“我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只要别人不来伤害我,我就老老实实做一个土郎中,终此一生。”

    高人等道:“那好,我就和你说说。不过,话有点长,也有点复杂,你注意听。”

    易师真道:“请先生指教。”

    高人等才缓缓说道:“之前我告诉过你天命坊是一群药师创立的门派组织,但绝不仅仅限制在医术这群人上。他们最主要的手段是通过抓捕、围杀异族,用他们的身体部位来做药引子,血肉也好,五脏也好,头颅也罢,甚至一缕头发,都能成为他们药方中最珍贵的药引子。”

    易师真到现在也无法想象这个门派的手段有多么残忍。

    高人等道:“你是不是觉得他们残忍?那你就错了,在他们眼中,异族从来不是人,而是一种动物,和杀羊宰猪没什么区别,你会跟屠夫说,这猪能放生吗?”

    易师真摇了摇头:“那屠夫会打断我的腿。”

    高人等笑道:“是啊,别说屠夫想打你,我听到的话都想上去抽你。所以,用异族的身体血肉做药引子,是天命坊创立的根本,也是他们立足于朝廷和江湖的根基。物以稀为贵,你要是去破坏他们这个最大的招牌,那无异于断绝了他们的生路,他们不跟你拼命才怪。所以你说将异方改造,那几乎是天方夜谭。”

    “更何况,异方看似简单,实际注入了他们无数心血,哪些药师也并非全是招摇撞骗之辈,有些天命坊药师同时也有声名显赫的名医,还有一些名动天下的朝廷御医。他们的医术精湛,十分高深,你有什么本事,自信能胜过他们?你说改造就改造,也太容易了。”

    易师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高人等道:“天命坊是一个组织严密的门派,他们已经形成了固定的规矩。其中最重要的是天命坊药师品阶的晋升,在整个天下,甚至纵观天瑞国上下四千年的历史,都是绝无仅有的!”

    易师真的好奇心又被他提了上来,忙问道:“什么规矩?怎么晋升?”

    高人等也没有故意托大,认真说道:“众所周知,天命坊的使命就是研制异方出来,然后售卖出去,获得钱财利润,这是他们存活的手段和最终目的。所以,他们的晋升也是根据售卖异方的金额来实施的。”

    “售卖金额?”易师真的确从未听说过还有这种晋升方法,“什么标准,怎么实施?”

    高人等道:“天命坊内部会一年进行一次评测,将所有天命坊药师的售卖异方的总金额进行评比。低等级的天命坊药师如果在这一年内,售卖异方的金额超过了上一品级售卖金额最低的那名药师,那就取而代之。”

    “打个比方说,如果你是九品天命坊药师,今年的售卖异方获得的总金额是一千两,而八品的最后一名药师今年的总金额是九百九十九两,那么你就算只超过他一两银子,你也可以晋升为八品药师。不过,不能越品,也就是不能从九品直接升到七品。等你到了八品,你有本事,下一年再去和七品评比。”

    易师真恍然大悟,虽然觉得这种评比匪夷所思,但仔细一想,他们成立天命坊的目的就是研制异方和获取利润,这样评比倒是的确贴合天命坊的宗旨。

    他继续问道:“如果那个九品药师超过了八品的好几名药师呢?是不是把那几名全都淘汰到下一品级?”

    高人等摇头道:“不是,下品一名药师只能替代上品一名。如果九品中还有其他出类拔萃的药师,他仅次于即将晋升的九品的第一名,那他的目标就不是八品的最后一名,而是八品的倒数第二名。因为当九品的第一名成功晋升到八品之后,那么倒数第一的,就是当初的八品的倒数第二了。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易师真点了点头,却忍不住说道:“为什么要较这个劲,当个九品药师就算了呗,累死累活的干嘛?”

    高人等笑道:“你想得简单,天命坊药师研制的异方也是有品级的,你自己品级越高,研制出来的异方品级就越高,售价就会越贵,也越有人追捧和购买,你挣得就会越多。”

    “两个品级之间,仅一张异方的价格差异,就足够你在下一个品级干一年的了。这么多白花花的银子,你敢说你不心动?”

    易师真想到,他爹一个月才挣个几两银子,多也不过十两,如果连九品药师都能一年挣一千两,那足够他们家十几年的开支了。

    于是他问道:“那岂不是所有天命坊药师都会拼了命、不择手段地去研制异方,去死命晋升挣银子?”

    高人等点头道:“不然你以为为何抓捕和猎杀异族能够成为一种热门的职业,又演变为一桩涉及到朝廷、军队、江湖、民间的大生意?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银子挣谁不干?”

    他顿了顿,道:“所以啊,很多天命坊药师看似是一个人,其实背后有很多配合他的团伙,帮他捕杀异族,帮他熬药研制,甚至帮他照顾衣食住行,连异方都不需要他亲自动手撰写。”

    “品阶越高的天命坊药师,他们背后更是有庞大的势力支持,当巨量的财富向一个人靠拢的时候,权力和势力也就接踵而至了。像郭缇骑这种人,在天命坊药师的眼里,不过就是一个小咯罗。”

    易师真道:“他可是京城朝廷的人!”

    高人等一瞪眼:“朝廷的人又怎么样?高品阶的天命坊药师,哪一个不是朝廷大员趋之若鹜的摇钱树?他一个小小缇骑,给那些朝廷大官提鞋都不配!”

    易师真道:“真的吗?那老道士还说他连知府都不怕呢!”

    高人等道:“嗯,的确有这么一回事,锦衣卫一般只对皇帝负责,如果有什么问题直接反应给皇帝的话,事情也可大可小。”

    “不过,那些地方大员有的是手段消灭一个小缇骑,只不过他们是忌惮锦衣卫这个组织,而不是怕哪个小缇骑。”

    “说到底,小人物在他们眼里,是不足为惧的。真要刺探到他们致命的秘密了,他们会不择手段地将其灭口,哪怕得罪锦衣卫。”

    易师真叹道:“果然是人命如草芥啊,只不过一些人在别人眼里是可怕的凶神恶煞,可在另外一些人眼里,他们的命就是一文不值。在这桩生意里,所有人都能挣钱,都高兴,可是只有异族沦为无辜的牺牲品。”

    沉默了一会,易师真接着问道:“高先生,那你觉得顾老夫子是破坏了天命坊什么规矩呢?是妨碍到哪一个药师的晋升了吗?顾老夫子也算是朝廷大官的家属,以前也做过大官的,天命坊真的敢杀了他?不怕得罪朝廷吗?”

    高人等摇着头道:“你还是小瞧了天命坊的影响力,如果一个人破坏了天命坊的规矩,他们有的是办法和强势手段抹杀他。至于顾老头坏了什么规矩么,我也不是很清楚。”

    易师真道:“什么意思?”

    高人等道:“其实吧,天命坊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们也有内部纷争和不同派系,每个派系都有自己的规矩。所以顾老头具体坏了哪一方的什么规矩,实在不容易搞清楚。”

    易师真想了想,说道:“那好吧,他这突然离开也实在太蹊跷,再有消息再说吧。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刚才我跟你说了潘志高的酒有毒,看他的样子,我感觉十有八九被我说中了。可是曼陀罗这种草药几乎等同于传说,我要去哪里找呢?潘志高又从哪里搞来的呢?”

    高人等道:“这种草药虽然神秘,但并非传说。据我所知,咱们现在的地界,荆蓉都司就有生长,只不过生长的地方过于偏僻,很容易被人忽略,所以很少有人知道。更何况,荆蓉都司这么大的地域,山川河流延绵几千里,你要想找到,非花费十几年不可。”

    易师真忧心忡忡地道:“可我只有七天。”

    高人等道:“那就只能明天去问问那个赵大了。不过看样子,这种事属于潘志高最重要的秘密,那个赵大知不知情,知道多少,也不好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