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二十九章 老色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唉呀,总算回来了!”易婶子见到他们,连忙迎上来,后面易信闻和高人等两人也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

    易师真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易婶子一顿劈头盖脸的埋怨,他只好笑道:“娘,我又不是去很远的地方,至于这么担心吗?”

    易婶子道:“你还小,你不懂,儿行千里母担忧,更何况这两天怪事多,难免会更担心。”

    易师真心底一暖,点了点头,易婶子却问道:“你大哥去找你了,怎么他人呢?”

    易师真和熊蹯苏合香对视了一眼,疑惑地道:“我没看见啊!”

    易婶子又急起来了,道:“你们兄弟俩真是狗熊掰棒子,回来一个丢一个,我赶紧去找找。”

    高人等呵呵一笑,道:“弟妹不用担心,老夫掐指一算,他马上就会回来的。”

    易师真不屑地说道:“就你这卦算的,差点没把人算死,娘,你也别着急,我去找。”

    熊蹯道:“我也去。”

    易师真道:“你别去了,你老婶娘在家里等着,她也担心。”

    正在两人争执的时候,在他们的后面出现了一个人影,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

    “是大哥!”易师真连忙赶过去,把他扶住。

    易婶子着急道:“应诊,你这是怎么了?”

    易应诊口里含糊道:“走到半路,被隔壁村赵大拉住,说是二弟救了他媳妇,没感谢,非得拉着我喝酒,我不想喝的,可实在劝不过他,所以······”

    易信闻听出有异,向易师真问道:“怎么回事?”

    易师真就把给人耳朵拔虫,开棺救人的两件事说了,高人等越听眼睛越明亮,易信闻却越听脸色越沉重。

    “胡闹!”

    易信闻板着面孔,呵斥道:“你小小年纪,只读过几本医书,连一个病人都没看过,就敢给人治耳朵,退胞衣!万一要是出了点事,你怎么担得起!”

    易师真道:“爹,我也明白,可那是两条人命啊!万一那小孩被虫子咬穿了脑袋,那赵大媳妇被人埋了,我一辈子都会后悔。”

    易信闻道:“别说了,这种事做好了算积德,以后碰到还是请正经郎中,你去准备好笔墨诗书,从明天起开始读书!”

    易师真心中也颇为不忿,没想到救了人还被一通数落,于是说道:“我不读,媳妇都被人抢走了,还读个屁!”

    易信闻眼睛一瞪:“你怎么知道?”

    熊蹯低声道:“易老伯,今天咱们也去了赵家酒楼,听素素说了这事。”

    易信闻眉头一皱:“你读书是为了娶媳妇吗?正是因为你不好好读书,才没娶到媳妇!老婆子,明天给他房门上锁,让他用功读书,读好书了,自然会有更好的妻室。”

    他说完就甩袖子走了。

    易婶子把易应诊也扶了进去,易师真看着他的背影,他也原本想回来就去找赵大,问清楚曼陀罗的消息,但是想到今天他家里毕竟有喜有丧,忙乱得很,打算明天再去他家,没想到他反而把他大哥给留下了。

    高人等作势也要走,被易师真叫住。

    他先对熊蹯和苏合香道:“你们先回去吧,别让你老婶娘担心。”

    熊蹯和苏合香就先离开回家了。

    高人等笑道:“小秀才,今天表现不错啊,还救了两人,这还是没治过病,以后肯定前途无量,是个名医。”

    易师真却高兴不起来,说道:“今晚我有些事情想请教你,还请多多指点。”

    高人等嬉皮笑脸道:“哟,还遇上事了?”他说着把胡须一捋,得意地道:“那要看你的诚意如何了!”

    易师真轻声道:“我又碰到郭索了。”

    高人等神色一顿,急忙问道:“怎么样,打起来了?”

    易师真怀疑地打量着他,说道:“高老头,你是不是又骗我们,你那什么忘忧香是不是没你吹得那么神奇?”

    高人等讪笑道:“老夫也没用过几回,经验不到,你先告诉我有没有用?”

    易师真道:“幸亏还有点用,不过下次你再把牛皮吹大了,万一坑了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高人等脸色尴尬笑道:“小孩子说什么呢!”又叹息一声,道:“人心不古,不懂得怜贫惜弱咯!”

    晚上匆匆吃过晚饭,易师真不顾他爹在后面喝骂,拉着饭还在嘴里的高人等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你干什么?!饭都不让吃了!”高人等嘴里还在砸吧着最后一口饭,胡须上还沾着饭粒,气哼哼地道:“就你这个样子,像请教人吗?明明就是绑架!意图不轨!”

    易师真把房内的烛火点燃,又把窗户都关上,仔细看了看门外,把门紧紧闭上,然后才拉着高人等,坐下来。

    高人等见他神秘兮兮的样子,好奇地道:“你到底想问什么?说实话,老夫知道的基本上都告诉你了,再多也没有了。”

    易师真冷笑道:“又想骗我?你老人家行走江湖几十年,走过的桥比我走的路还多,过分谦虚就是心虚!”

    高人等道:“倒不是我不愿意说,而是有些事情,对你来说听了不见得是好事。”

    易师真闻言,脸色一肃,认真地把今天在赵家酒楼偷听,和戏班子舞娘发生的事通通告诉了高人等,然后问道:“我有几个疑问,就算再怎么危险,我也要弄明白。”

    高人等听了他的这些事,神情也认真起来,点点头道:“你问吧。”

    易师真想了想,理顺了思路,才问道:“第一,你说的天目族能目视鬼神,那他们能不能看到阴阳五行气?这种气和普通人的邪煞之气有什么区别?”

    高人等沉思片刻,道:“鬼神之说,其实和阴阳五行关系甚密,鬼通常属阴,神为阳,且有五行转换。所以天目族能看到鬼神,看到阴阳五行气也不是什么怪事。”

    “至于和邪煞之气的区别,那就是异族身上的阴阳五行气是可以动的。”

    易师真问道:“什么叫可以动?邪煞之气难道是死的?”

    高人等点点头,道:“没错,普通人的邪煞之气是因为身体有恙,就像你说的内因七情,和外因环境,他们有病是沾染的,所以邪煞之气是死的,只有异象,而没有异动。就像人背着一头死猪一样。并且邪煞之气可以通过看病吃药,将邪煞之气消除。”

    “但是异族的阴阳五行气不同,这种气是因为他们的天赋带来的,与他们的身体可以说是一体二相。随着他们天赋的加强,这种阴阳五行气会慢慢修炼成一种类似魂魄的东西,可以和他们的情绪相连,与他们的心神相通,甚至神态表情都会随着他们心思变化而发生改变。就像背后有神秘的鬼神。并且这种邪煞与他们生死相随,不论怎么治病吃药,也不会消失。”

    易师真点了点头,道:“明白了。”

    高人等道:“还有一点就是,普通人如果身体健康,是没有邪煞之气的,就算偶有小病,都不会有。只有患上了疑难杂症,或者病入膏肓了,才会产生较为明显的邪煞之气。所以即便是天目族,也不一定经常能看到。”

    “但是异族,只要他动用天赋,不论是身体健康还是有病,都会有非常明显的阴阳五行气,这就是捉妖师抓捕他们的凭证。”

    易师真道:“难道他们不会看错吗?误将得了大病的普通人看成是异族?”

    高人等道:“不会,因为捉妖师用符箓看,那符箓也是属于阴阳五行的,看不到普通人的邪煞之气。”

    “就算是天目族,凡人的邪煞之气,和异族的阴阳五行气,一个像死猪一样趴在身上,一个像灵活的鬼神随着他们活动,看一眼就知道了,很少有看错的。”

    易师真记起来短须老道长用符箓看人,问道:“他们捉妖师怎么还需要借助符箓来观测,他们没有专门的道法直接看吗?”

    高人等道:“你说的是郭索旁边那两个道士吧?他们算个屁,不过是一些门槛都没入的小道,当然需要借助符箓和其他东西。如果是修炼有成的道士,根本不需要借助任何东西,仅凭经验和眼睛就能看出来。”

    “不过这种修炼有成,境界很高,天下不超过二十个。其中有名的捉妖师共十名,以十天干命名,名震捉妖师界。他们不显山不露水,围杀一般的异族,根本请不动他们出手。”

    易师真道:“那他们符箓是自己画,还是请人画?”

    高人等道:“道行高的捉妖师当然可以自己画。不过术业有专攻,符箓师画的符箓,肯定是要比捉妖师好的,所以道行浅的捉妖师一般会去购买。”

    “道行高的捉妖师有时候也会去求符,或者交换。毕竟符箓师除了专门抓捕异族捉妖符,还有很多其他符箓可以交换,比如镇邪、求运、求财、甚至求姻缘的符箓等等。”

    易师真奇道:“难道道士也要结婚?”

    高人等笑道:“你看嘉祈皇帝自称道号为凌霄上清统雷元阳妙一飞元真君,他的后宫可没闲着。更何况,道士也有出世入世,有半路出家,也有半路还俗,有些什么俗世需求都很正常。不然捉妖师也不会把围杀异族作为自己的职业挣银子了。”

    易师真问道:“这些什么求财求子符箓,真的有用吗?”

    高人等道:“道术,也称为阴阳术,总得方向是操控和调济阴阳,万物总归阴阳,调济得到位,肯定是有些作用的。不过这也要道行,道行浅的符箓肯定是没有用的。”

    易师真撇了撇嘴道:“不就是道观里那些骗人的玩意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高人等哼了一声,道:“那你就小瞧了符箓,也轻看了符箓师,一张好的符箓师画出来的‘镇海符’、‘后土符’,乃至‘天官符’,可以改变山川地貌,甚至一个国家的气运。”

    “不过这些符箓需要很多强大的符箓师通力合作,画出来了一般人也买不起,买过来用处也不大,谁闲的没事,会倾家荡产买一张符箓去搬山填海?”

    易师真问道:“那这种中看不中吃的东西谁用?”

    高人等道:“吃倒是能吃,就看你有没有这么大的肚子。这种符箓一般是朝廷才用得起,也用得着,军队、朝堂、钦天监、水利司,这些地方才有用得着的可能,也有足够的银两购买。”

    易师真现在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广阔,听高人等这么说,想到外面的世界如此精彩,还有一丝丝的激动。

    仅仅是捉妖师和符箓师两种道士,就构成了这么纵深复杂的世界,还有各种异族、天命坊、炼丹师、缇骑,加上戏班子和高人等他们这样的江湖客,如果真能出去逛逛,这世界估计很精彩啊!

    但他现在不是光激动的时候,他想了片刻,看着高人等,问出最关键的一个问题:“高先生,可我为什么能观测到异族的阴阳异象?难道我也是异族?”

    没想到高人等连想都没想,直接摇头道:“你不是。”

    易师真心里松了一口气,但又有些莫名的失望,问道:“为什么?”

    高人等道:“异族这类人族,天赋会根据血脉相传的,今天我跟你父亲谈论了一天,也没听说你家上下,乃至祖宗十八代,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天赋。”

    易师真道:“那你怎么解释我可以看到异族天赋呢?”

    高人等慢悠悠地捋着胡须思考,过了一会,似笑非笑地说道:“现在在你周围,有这个天赋的人就是苏合香,难道你和她发生了什么关系?”

    易师真噌地冒火了,骂道:“你个老色痞,怎么三句话不离本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