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二十四回 菟族善舞 青眼离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跟在带刀衙役后面姗姗来迟的是一个大胖子,满脸头油,身材比熊蹯要宽一点,但是远没有熊蹯那么骨架结实、肌肉壮实。

    赵掌柜一看,连忙笑容满面地迎了上去:“金捕头,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金捕头看了一眼房内,尤其在看到小婵那双眼睛的时候,心中迟疑,眼神闪烁,随后笑道:“赵掌柜,你这酒楼搞什么鬼,刚才我接到消息,说你这里有魔教妖孽在作法跳大神,我这不担心你,急忙赶来了。”

    潘志高也急忙笑道:“金捕头为民着想,实在是忧国奉公啊!要是没有您守护咱们县城,咱们怎么能歌舞升平、安享富贵呢!”

    金捕头撇了一眼他,微笑道:“哦,原来潘家少爷也在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潘志高便添油加醋地将事情说了一遍,易师真冷眼看着他,知道他肯定没憋什么好屁。

    但是易师真也知道,现在的情况和刚才不同,他们四周都是正儿八经的带刀衙役,万一动手,是不是他们的对手先不说,肯定很容易死人。

    最重要的是难以善后,和官府冲突,那是谋逆的罪名,谁也担当不起。

    潘志高说完后,金铺头斜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这件事呢,可大也可小。大呢,那就要查查这戏班子什么来路,是否有逃犯混入。你们也知道,现在流民那么多,犯了事的人都喜欢躲起来,这种野路子的戏班子,最容易藏匿罪犯了。”

    他这一句话出口,谁也没有注意到,小婵的眼睛突然闪了闪。

    金铺头继续道:“并且,这件事关乎咱们县城的名声,易家秀才作为咱们县的神童招牌,偷看姑娘换衣服,传出去肯定会让知县老爷蒙羞,若不打个五十大板,恐怕难以服众。你们这酒楼嘛,也要上上下下好好盘查一下。”

    赵素素一听到这句话,心中担心易师真,连忙悄悄拉住赵掌柜,焦急地喊道:“爹······”

    赵掌柜不怕飞贼强盗,不怕流氓混混,也不怕纨绔恶少,就怕官府。

    飞贼流氓那些人来闹事,也就少一块肉,官府来人就直接掐住脖子,一口下去就是半斤鲜血!

    赵掌柜想到这里,嘴角要掀得飞起来,笑道:“金捕头您最喜欢说笑了,大家都知道您最公正无私了,我们都是奉公守法的良民,这都是些小事,就不敢劳烦您了。”

    他说着手中摸出一锭大银子,塞到金捕头的怀里。

    金捕头低头看了看,掂了掂,也笑道:“这样啊,那肯定是那帮咬舌的乱说,既然如此,兄弟们——”

    “慢着!”

    赵掌柜心中一跳,却是潘志高叫了出来。

    金捕头冷笑道:“哦?潘少爷还有什么指教?”

    潘志高心念急转,他已经有了一个更好的计划,于是他笑着说道:“金捕头,我怎敢指教您,只是兄弟们人都出来了,不留下喝点酒,岂不是我小潘不会做人?”

    金捕头道:“不用了,咱们还得回去交差,有空下回再说。”

    潘志高急忙挨近他,偷摸塞了一个金元宝到他手上,悄声道:“金爷,您可以先回去交差,兄弟们留下来喝点酒暖暖身子,事后我再去单独孝敬您。”

    金捕头摸着金元宝,心里乐开花了,明白潘志高的意思,但还是脸色作难地说道:“我倒是能答应,可是县令大人那边······”

    潘志高又摸出一块更大的金锭,塞给金捕头道:“借用兄弟们就一小会,这是请县令喝茶的,我和薛公子是拜把兄弟,和县令都是老朋友了,你看······”

    金捕头把那块大的金子揣入怀里,把小的暂放在袖口中,微笑着抬头,对他带来的衙役说道:

    “兄弟们,既然潘爷盛情邀请,你们就听潘爷的话,回头潘爷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那十几个衙役一听,心里也高兴,高声答应道:“是,金爷!”

    金捕头最后再看了一眼小婵的双眼,“不是魔教么?”他嘀咕着,腆着肚子摇头晃脑地走出去了。

    赵掌柜一脸焦急地拉住潘志高,说道:“贤侄,让他们走就算了,干嘛要留下他们?”

    潘志高故作高深地说道:“老丈人,你想不想搞臭易秀才,更体面地退婚?你想不想留下两个舞娘招财进宝?你想不想你的酒楼名声大噪?”

    赵掌柜道:“这些和你留下衙役有什么关系?”

    潘志高道:“你没见过耍猴的吗?你要想 操控猴子,就必须先用最狠的鞭子抽它,然后给果子吃。鞭子抽的越狠,它果子吃得越香。一顿鞭子下去,易秀才敢不服气?舞娘戏班子敢不听话?众人有了好戏看,你这酒楼能不名声大盛吗?”

    赵掌柜低声道:“你可别闹出大乱子,我这还要做生意呢!”

    潘志高道:“这你就别管了,等着看好戏吧!”

    说着他转过脸来,对着衙役们说道:“兄弟们,给我压着这些人,去外面的大堂!”

    熊蹯手里将火褶子点燃,一脸怒气地说道:“想要老子去献丑?门都没有!大不了鱼死网破!”

    他说着将火褶子靠近火铳的火绳,眼睛余光看着易师真,只等他一声令下。

    对面的潘志高和赵掌柜连忙后撤,赵掌柜更是拉着赵素素掩在他身后,其余的衙役的脸色也吓了一跳。

    赵素素低声哀求道:“潘志高,你别胡闹了,这件事本来就没什么,你非要闯出大祸来吗?”

    潘志高眼睛一转,狞色一闪,说道:“这是易秀才教给我的,有仇就要马上报,迟了就要后悔,今天就是算总账的日子!”

    他冷笑一声,对着熊蹯道:“熊胖子,你可要考虑清楚了,我身边都是县衙的衙役,一旦伤了他们,你们就是和官府作对,不仅是你们三个,连你们的父母亲人都要进监牢!有本事你就放!”

    易师真脸色难看至极,但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熊蹯道:“我们现在是鱼肉,人家是刀板,好汉不吃眼前亏。”

    熊蹯慢慢放下了火统,周围的衙役一拥而上,抽出刀来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

    所有的戏班子的人,在没有老班主的号令下,也束手就擒,被好几名衙役拿刀逼在一堆,小婵两个舞娘和苏合香单独有衙役拿刀威胁。

    熊蹯手里的火褶子也被一个衙役一手拍在地上,用脚踩灭,用手去夺他的火铳和易师真的铁灵芝,却被他们两个死死抓住,不肯松手。

    那个衙役无法,转头问道:“潘爷,这俩小子不老实,要不要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潘志高看了一眼泪痕未干的赵素素,她正用哀婉的眼神求他。

    潘志高从来没有今天这么快意,他得意地大笑两声,说道:“没事,一根铁棒,一把小锄头,能在咱们十几口刀下逞强?小心要了他们的命!”

    易师真铁青着脸,心中暗骂道,狗仗人势的东西,早晚有一天要你的狗命!

    潘志高一招手,让开一条路,那些衙役就押着他们向门口走去。

    恰巧那小婵正好走在易师真的旁边,易师真忍不住向她看去,就这一眼,差点没吓他一机灵:他看到那个小婵的背后,正趴着一个没有脸皮的怪物!

    那怪物全身发着紫光,脸上没有鼻子嘴巴,只有一双冰蓝的双眼,像是要喷吐出怒火一样,盯着他!

    这一刻,易师真的心里突然受惊,心脏猛跳,许多乱七八糟的想法冲进脑海:“这是什么?是鬼怪吗?不对,应该邪煞之气!这不是合香能看到的东西吗?怎么我会看到?”

    “也不对啊,这双眼睛,看起来就不像是常人,不是常人,那就不是邪煞之气,而是阴阳五行之气!对了,她也是异族!”

    易师真的心跳的更加剧烈了,一句话突然猛冲进他的脑海:“菟族善舞,青眼离魂!”

    这是他在顾老夫子的书阁里看到的,那些志怪的小说里有提到过这样一种人,叫做“菟族”,她们天生就热爱跳舞,擅长舞蹈,最诡异的是她们都长着可以勾魂的眼睛!

    这小婵很可能就是书上提到的那种人!

    原来真的有这种人!当初他看那些书的时候,还以为只是些胡编乱造的怪书而已!

    但是顾老夫子学富五车,他饱读诗书,如果不是觉得那些书十分珍贵,他又何必珍藏起来,当做宝贝呢?

    那些书,肯定有特殊的价值!而且是许多人并不知晓的价值!高人等撰写的那本医书药典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很可惜的是,他没有把书阁中的书全部看完。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易师真赶紧回过神来,在即将出门的一刹那,突然伸出手,悄悄地拉住小婵的手,急切而低沉地说道:“千万不要用天赋!”

    小婵的手冷不丁被人牵住,花容失色,刚要尖叫怒斥,听到易师真这句话,却猛地顿住。

    她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和她背上的鬼怪的眼睛,齐齐盯着他,似乎马上要喷出被人威胁时那种爆发的怒火!

    易师真被她看得心里发毛,急忙再蹦出四个字:“有捉妖师!”

    他是担心等会出去,外面跟着郭索的两个道士,如果小婵一旦施展天赋,必定会被他们看出来,到时候事情会更麻烦。

    刚才她被这些衙役逼迫着,肯定是想施展异族的天赋脱身,这才让他看到了异象。

    小婵闻言,眼神一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偷偷摸摸干什么呢!”

    后面的衙役不知道自己悄然逃过一劫,还不满地推搡着易师真,道:“易秀才你这小子正是人死心不死,还想着吃人家姑娘的豆腐!”

    熊蹯也怒火中烧,他才偷看几眼,易师真居然就已经上手了!他胡咧咧地嚷道:“秀才,我真是瞎了眼,跟你这伪君子做朋友!”

    易师真毫不在乎地冷笑道:“你才知道?不过老子不是伪君子,老子是真小人!”

    赵素素和她爹走在最后面,她刚哭肿的双眼看到这一幕,悲痛欲绝,心碎了一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