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命坊 > 第十一回 痴老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僵持住了,沉默了半晌,易师真低下头,但语气坚决:“反正我不会读书了,该读的我都读烂了,我不想把这辈子都耗死在这件事上。”

    易信闻仍板着脸,冷哼一声:“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不读书你想干什么?”

    易师真道:“我觉得做郎中就挺好。”

    易信闻眼神微微缓和,口中却冷冷道:“那你说说有什么好?”

    易师真道:“从小我在村里,所有的人都待见我,随我玩,随我闹,就算把他们的坛坛罐罐打碎了,他们也不生气,还带着我上山下水,捕兽捉鱼。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您的功劳,是因为您救死扶伤,得到了他们的尊敬。”

    他犹豫着,有些羞于开口地说道:“其实,其实我挺佩服您的,这么多年坚持行医,做善事,这件事,比死读书有意义多了。现在朝局混乱,皇帝也每天求仙问道,当官也不见得有多好。”

    易信闻见他说出了心里话,长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师真,你只看到了我行医的一部分事实。实际上,你没看到城里的富户豪绅看病时,让他们的随从来叫,高高在上,小人得志,不去我很可能就要挨打。”

    “如果是知县病了,官差来了,那更是片刻都不能等,就算我面前有一个濒死的病人,也要放下他们,万一知县出了毛病,别说挨打,咱们全家都要遭殃。”

    “这就是没权没势的区区一个郎中更真实的样子。况且行医问药都是有风险的,你不能保证每一次都能药到病除,把人治好。治不好,你心里头难受,弄不好还要被人找麻烦。”

    “更多的时候,你明明知道你的药是有用的,但是要吃个十天半个月才有效,可哪有那么多人相信你,第二天病没好就有人沉不住气,提着锄头扁担来寻事,要么抬着病人来寻死觅活。”

    “就算你医术再好,有什么用?治不了穷人的病,他们没钱治病,你可以帮着诊断,他们没钱买药,你能怎么办?只能自己累死累活地去野外采药回来,免费给他们熬药,让自己的良心好受一点。采药我这双老腿还能勉强坚持,可你看看,把你娘的头发都熬白了。”

    易师真看着易婶子花白的头发,眼里含泪。

    易婶子淡淡笑着,捋了捋鬓角,说道:“师真,娘还年轻,没事的。”

    易师真低下头,口中说道:“其实这些,我也不是不清楚。可您想想,如果没有您,他们就只能去潘志高他们家,被人坑害钱财,说不定还会丢了性命。这件事虽然没想象的那么好,但是好歹也是悬壶济世,造福一方,是有功德的事。”

    易信闻沉吟了一会,说道:“朝廷规定,一个地方的郎中大夫的家里必须要有个人传承医道,这件事交给你大哥就好了,我会让他继续给穷苦百姓治病,这你不用担心。”

    他缓了缓,又说道:“既然你现在的心收不回来,那就先休息几天,等你好好想清楚了再说。”

    易师真只好点了点头。

    这时,一直端着茶,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的高人等,试探着说道:“不知易先生有没有听过天命坊的药师?”

    易师真闻言,没等父亲回答就抢先怒道:“我死也不会做天命坊的药师!”

    高人等微微一笑,道:“小伙子,话先不要说得这么绝对嘛!”

    易信闻看了一眼高人等,隐约觉得有些面熟,回答道:“略有耳闻。”

    高人等浅尝了一口冷茶,说道:“要说行医行当里,倒不是没有令人尊敬的。各地良医所的医官先不说,朝廷里的御医也是有分封的品级,也属于有点权势的。”

    “不过,他们都受限于朝廷的提调,前途全靠运气。并且,他们给达官贵人看病,说不定哪一次没看好,就得罪了他们,脑袋也得搬家。皇帝面前就更不用说了,他现在有病只吃丹药,有恙就升坛祭天,那些御医恐怕几年也见不到他老人家一面。”

    “天命坊的药师就不同,他们本来属于天命坊的这个组织,要晋升品级,只要能研制出好的异方就能晋升。这还在其次,最主要的是有钱。”

    “有钱就有权势,他们研制的异方千金难求,品级越高,售卖的价格越高,买的人也非富即贵,结识了他们,就一只脚搭上了权势的大船。”

    “更何况,他们不需要给别人看病,他们的异方只要吃不死人,那就没有大问题。至于延年益寿、身轻体健的功效,那都是信者有,不信者无,就看怎么吹了。”

    高人等慢悠悠地放下茶碗,一脸自鸣得意。

    易师真冷冷道:“你也是天命坊的药师,你看起来很有钱吗?你的势力又在哪里?”

    高人等道:“老夫当然没钱,那是因为老夫从未研制过一篇异方。老夫是侥幸通过献上一株异药得到的身份,只是想在跑江湖的时候,多条路,行个方便。”

    “但是你不同,你既有学识,又是行医世家,今天这几件事看下来,你也算得上有勇有谋,虽然手段有些稚嫩,但人是会成长的嘛。你有这些优势,如果加入天命坊,肯定会成为天命坊中炙手可热的人物。”

    易信闻沉声道:“老夫听闻过那天命坊药师,也算不得什么行医的行当。说到底,不过是一些歪门邪道之人,加上一些口舌之辩。老先生请别说笑,老夫不会让师真加入这种邪门教派的。”

    高人等笑道:“邪门教派?倒也没错,可是这里面水 很深,可以说整个天瑞国上下,朝廷、民间、地方教派,军政、商贸、宗教,可都牵涉在里面。要是真有本事,那也是大有可为。”

    易师真更加坚决地拒绝:“以前我不清楚也就算了,今天看到这些捉妖师和缇骑,出手伤人,根本不把人命当回事。”

    “如果天命坊药师要杀害像苏合香这样的普通人,才能研制出异方获得钱财和势力,就算他们是异族,也是毫无人性的。我不会当这种没良心的残忍刽子手。”

    高人等淡淡道:“又不是让你亲自杀他们,自然有人献上异族给你研制。也许异族在天南,你在地北,你们从不认识,也没见过面,是捉妖师和缇骑动的手,跟你完全毫无关系。”

    “甚至分给你的,很可能也不过是一小块肉,捉妖师和缇骑不说,你都不知道这块肉是异族的。你就当是普通的一块猪肉好了,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易师真用力地摇头:“苏合香从小和我一起长大,她就是我的亲妹妹一样。我一想到要用她的血肉来研制什么异方,我就感到恶心。熊胖说的没错,就算我没有亲自动手,那也是帮凶。”

    高人等还要劝解,易师真冷冷道:“你要是再说这些废话,那就请离开我家,我不欢迎你这种没良心的人来做客,还玷污了我家的门楣。”

    高人等听到易师真的抵牾,倒也不生气,只是微微一笑。

    这时,易信闻好像想起什么了,对着高人等道:“我想起来了,我记得你!”

    高人等和易师真同时吃了一惊。

    高人等瞪着眼珠子,磕磕绊绊地道:“你认得老夫什么?老,老夫可没骗过你,也,也没欠钱,吧?”

    易信闻脸上阴晴不定。

    易师真马上起身将房门关上,道:“爹,他是不是曾欺骗过你?好家伙,天下那么大,人家江湖骗子都是打一回猎换个地方,你居然还想旧地重游,梅开二度?”

    高人等连忙道:“胡,胡说,老夫何曾骗过你爹,老夫人品极好,不然你问问你娘。”

    易婶子点点头:“也不能说是骗,就是有点老不正经。”

    易师真瞪大双眼:“什么?你竟然还想欺负我娘?”

    易师真抽出腰间的那柄铁灵芝,将尖锥对准了他,怒喝道:“今天你不给个说法,休想站着走出去!”

    高人等哭丧着脸,对易信闻道:“老兄弟,你倒是说句话啊!”

    易婶子倒插嘴道:“老爷,你这么一说,我对他也有点印象,今天上午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也有点面熟。”

    易信闻点了点头,对易师真罢了罢手,说道:“师真,你别胡闹,他并非是坏人。”

    易师真仍然怀疑地盯着高人等。

    易信闻道:“老先生,你还记不记得,十几年前,你曾经来过敝处?”

    高人等眨了眨眼,说道:“应,应该来过吧?说实话,老夫近些年老是有些晃神,一些陈年往事都记不大清楚了。”

    易信闻想了一下,道:“老先生可否让老夫把把脉?”

    高人等心想,把脉就把脉,难不成还能把死老夫?

    他近前坐在易信闻对面,把手腕露出来。

    易信闻目光一凝,先看了他的面色,然后让他伸出舌头,再沉吟着把住他的脉搏。

    易师真也放松下来,坐在一旁,不敢打扰父亲诊脉。

    他从小就对医术感兴趣,但是父亲总是逼迫他读书,不让他学医术,原本是一点涉及医术的东西都不让他碰,什么医书、药材、药方,都不准他去碰,看一眼都不行。

    他读的医书还是因为当年考上了秀才,他父亲一高兴,答应了他在不耽误读正经书的条件下,读几本基础的医书。

    他哪里管什么基础不基础,总觉得那些医书比那些“格物致知”的傻书好看太多了,一口气就读遍了家里所有的医书。

    他后来也想出了增强体质才能读好书的理由,非要跟随父亲去野外采药,又认识了不少药材。

    虽然没有刻意培养,但耳濡目染之下,易师真的确具备了一个行医的底子。

    不过他父亲始终不允许他接诊病人,他也不敢在父亲看病的时候打扰。

    易信闻放下手,沉思片刻,开口道:“如果没有看错,这应该是痴老症。”

    易师真立即就想起了一些医书上提到的这个病症,人越到年纪,就越有可能出现忘事、说不清话、记不起人等病症,粗鲁一点说,就是老糊涂。

    但很多人都不清楚,这只是一种病而已,谁老了都有可能得,想避也避不开,今天骂别人老糊涂,将来自己也未必能逃过去。

    所以易师真看着高人等,眼中露出几分唏嘘神色。

    “放屁!”高人等气得胡须乱颤,“老夫身子骨可硬朗,说句不好听的,易大夫,我可比你的身体还要好。况且老夫自己也是行医的,我怎么没看出自己有病?你瞧不起铃医是不是?”

    易信闻道:“高先生想多了。我们家祖上也是做铃医的,到了近几代人才在这里安定下来,从不敢轻视铃医。你应该还只是轻微的症状,所以并不明显。何况,医者不能自医,这是行医的规矩,你自己不知道,也很正常。”

    易师真看着高人等这副刁钻跋扈的模样,又开始怀疑父亲是不是误诊了,就他这副狡猾的模样,说他老糊涂就只能等着被他诓骗。

    易信闻接着道:“高先生也许不记得了,十几年前,你曾经将一本药典医书交给我,说要换师真手上的那柄黑灵芝。老夫虽然不清楚这东西为何物,但始终不太愿意交换出去。你当时说,药典医书就当送给我了,然后便走了。”

    易师真心中一凛,难道这什么药典·······?

    果然,易信闻接着道:“当时我看这药典上的东西,稀奇古怪,又有什么志怪的记载,又有一些很奇怪的药材,我查阅医书,可始终没找到相关的印证,所以就当这本书是你编来玩的,也没在意。”

    易师真脱口道:“这药典是不是送给顾老夫子了?”

    易信闻神色复杂,点了点头:“这本书我并不重视,就丢在一旁,没想到顾先生来做客,他反而对此很有兴趣,我便做个顺水人情送给了他。”

    “其实,今天在那林子里,我已经想到了那本书。可是一来我不敢肯定,万一说错了,那些人更是要我们的性命。这二来,说出去,恐怕那些人会对顾先生不利,毕竟他是我的好友,又是师真的老师·····”

    高人等和易师真听到这里,都目瞪口呆。

    高人等是没想到,郭索和那两个捉妖师,以及竹林里那几个异族苦苦寻找的药典医书,竟然和自己有关,可他的确不记得有这回事。

    易师真是根本没料到,这小小一本医书,竟然掀起了这么大的风波,还差点命丧当场,并且,这件事冥冥中还与自己出生应验的这铁灵芝有关系。

    这里面的情况越来越复杂,并且好像都与眼前这个高人等有牵连。

    他看向高人等的目光也复杂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