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105章 轮不到你来指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紫鸢带着满肚子的疑惑看向木安楠。

    “安楠,我根本没有关于这个大伯父的记忆。为何你却知道他?”

    木安楠犹豫片刻,看向木紫鸢:“姐姐,我之前没有对你说过这事。”

    “你原来的紫鸢姐姐也没说过吗?”

    木安楠点头。眼神暗了下来。

    “这是不好的记忆,我不想让更多的人心里难受。”

    木紫鸢抓住木安楠的手,劝说道:“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现在可以和我说说。不要再把不开心的事在心里憋着。有姐姐和你分担,你心里的不开心就会减去一半。”

    木安楠看到木紫鸢期盼的眼神,点了点头。

    “当年爹爹弥留之时,我原本想和原来的姐姐商量来着,可是姐姐一直哭个不停。最后,我就找人带我去了大伯父家,想请他过来送爹爹最后一程……”

    “然后呢?”木紫鸢想了想,记忆中并没有大伯父过来见爹爹最后一面。

    木紫鸢沉声问:“他不愿意过来,是不是?”

    木安楠沉默了半晌,极力忍住颤抖声音:“他说,活着都不来往,死了,去看一眼又有什么用?还会让他沾染上一身的晦气。”

    木紫鸢听了木安楠的这些话,胸口感到一阵酸楚,嗓子眼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一般,梗得她难以呼吸。

    “就这些?”木紫鸢看着木安楠的表情,感觉他的话没说完。

    木安楠轻轻摇头:“他说,我们过去没他这个大伯父,今后也不要认他这个大伯父。”

    “是呀。”木紫鸢悲凉地说:“他连爹爹都不认,又怎么会认我们呢。”

    “他还说,我是爹爹捡来的,根本不算是木家的人。而姐姐,是个女孩,也上不了族谱。将来嫁了人,就更不是木家的人。所以,这辈子就当没他这个大伯父。”

    “呵,真是性情薄凉啊。难怪我的记忆中没有他的存在。”木紫鸢的瞳孔慢慢缩小,脸色也渐渐变得清冷凝肃。

    “安楠,我不知道有个大伯父的存在,你是如何知道他的?”

    木安楠道:“我也是在爹爹最后病重之时,有一次听到他梦呓时知道我们还有个大伯父的。”

    木安楠叹了口气,接着往下说。

    “后来,爹爹清醒时,我就问了他。他才告诉我,我们还有个大伯父。只是,当年因为某些原因,两人一直没来往了。后来,爹爹和我说,如果死前还能见大伯父一面就好了。”

    “所以,你在爹爹弥留之际突然跑出去,就是去找大伯父来见爹爹最后一面?”

    木紫鸢从原主的记忆里得知在爹爹最后的时刻,木安楠突然跑了出去。等到他回来时,爹爹已经不在了。

    当时,柳翠枝和梅寒香还拿着这件事数落了木安楠好长一段时间。

    说她爹爹捡了只白眼狼,把他当成亲儿子般疼爱,却在爹爹最后的时刻没能为爹爹送终。

    原来,木安楠是为了完成爹爹最后的心愿,去找了大伯父。

    可是,大伯父却如此冷漠,连爹爹的最后一面也不愿意来见。

    那么,他现在过来是什么意思?

    木紫鸢略加思索,大致有了判断。

    呵。这个自从她出生起就没有见过面的大伯,此时到这来找她,难道也是因为听说了那根人参的事,想要来占些便宜么?

    “安楠,你说,他们现在过来,是不是也因为我拿了人参抵债的事?”

    “不好说。”

    木紫鸢想了想,对木安楠道:“安楠,走,我们去会会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伯父。”

    “嗯。”木安楠点头,道:“姐姐,那我先去知会他一声,免得他等急了说我们故意怠慢了他。”

    “好。”

    木紫鸢看着木安楠出去,不紧不慢地穿好棉衣出了主屋。

    她一迈进待客的堂屋,就看到主位上坐着一个长相和她爹爹一模一样的人。

    只那么一眼,木紫鸢似乎感觉她看到了原主的爹爹还活在世上。

    这两人,怎么长得这般相像?和原主记忆中的爹爹一模一样?

    木紫鸢感到眼眶开始发胀起来。虽然她只是来自后世的一缕幽魂,但她现在就是这个世界的木紫鸢。

    木紫鸢眨了眨眼看向站在他身旁的女孩。

    那女孩一脸文静端庄的大家闺秀的模样,完全没有锦鲤村里不识字的女孩普遍都有的粗俗感。

    莫名地,木紫鸢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巧云堂姐有了些好感。

    这两人,就是原主在这世上有血缘关系亲人。

    “你就是木紫鸢?”坐在主位上的大伯父看着木紫鸢,威严地开口。

    只这么一句话,木紫鸢瞬间从刚才的情绪中跳了出来。

    原主的爹爹对她说话不会用这种语气。他总是很温和很亲切地唤她鸢儿。

    “是。”木紫鸢转身坐到了她爹爹生前亲手打制的椅子上。

    “没规矩。”大伯父皱眉看向木紫鸢,道:“我叫你坐了吗?长辈还没问完话,你就自行坐下,你爹过去就是这么教你的?”

    “大哥说的是。紫鸢是被她爹惯坏了。”

    柳翠枝巧笑着看了眼坐在主位的木家大哥木家兴,转头看向木紫鸢:“紫鸢,你大伯父都开口了,你怎么还坐着?快点站起来向大伯父赔个不是。”

    木紫鸢翻了个白眼,没有搭理柳翠枝,仍坐着没动。

    “紫鸢,怎么还坐着哪?”柳翠枝上前,想要把木紫鸢拉起来。

    木紫鸢往旁边让了让,眼神清冷地看向柳翠枝,淡淡地道:“娘是不是该先叫你的女儿站起来?”

    柳翠枝一愣,看了眼坐在一边的梅寒香,道:“寒香是你大伯父叫她坐着的。”

    梅寒香得意地笑了笑,道:“是啊。大伯父刚才还夸我懂事识礼数呢。”

    “大伯父?”木紫鸢挑眉看向梅寒香,声音清脆地问:“谁是你的大伯父?”

    梅寒香条件反射地指向坐在主位的木家兴,道:“他啊。”

    “他?”木紫鸢好笑地问:“他姓什么,你又姓什么?”

    梅寒香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她转头一脸委屈地看向木家兴。

    “木紫鸢,你爹当真没有把你教好啊。”木家兴皱眉看向木紫鸢。

    “不好意思,我爹有没有教好我,还轮不到你来指责。”木紫鸢目光寒彻地直视木家兴,语气很不客气地说道。

    “放肆!”木家兴用力地拍向桌子,大声吼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