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100章 不要再得寸进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安楠见成翼一脸尴尬的表情,偷偷笑了起来。

    就这样,还想着让姐姐对他有好感?做梦去吧。

    “既然是少东家,你也没什么可得意的。”木紫鸢的脸上带着冷淡的表情,道:“距离你掌管‘成记’还远着呢。”

    “谁说的?我接掌‘成记’是早晚的事。很快就是‘成记’真正的东家了。”成翼的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抢白道。

    木紫鸢瞥了眼成翼,暗自摇头。

    这么沉不住气,听不得别人的质疑,还自带优越感,将来难成大器。

    若是娄掌柜将来在他手下做事,恐怕得受不少气。

    木紫鸢嗤笑一声,眼神幽深地看向成翼:“成公子说话还真是不经大脑。若是你这话被‘成记’的东家知道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想。会不会认为你巴不得他早点死了,让位于你呢?”

    成翼听了这话,暗自抽了口冷气,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他没想到一个乡下丫头,竟然因为他的一句话就点出他心里一直所想的事。

    虽然他是成家的长子。可是成家家业不一定就传给长子。不论男女,有能力者继承家业。

    他一直讨好爹爹和母亲,身后又有个暗中帮助他的人在为他打理一切。他在所有人的心中是孝道当先又善于交际并有能力的人。外界对他的评论一直都不错。

    他的父亲和母亲也多次表示将来会把成家家业交于他打理。

    若是他刚才这话传到他父亲那里,恐怕未来成家家主的位置就轮不到他了。

    木紫鸢看着成翼脸上不断变幻的表情,就知道她刚才的话让成翼有了忌惮。

    “姐姐,回屋吧。你还没休息好,应该再回屋睡一会。”木安楠心里对成翼有着防备。

    他一出来就一直注意着成翼的表情。他刚才看得很清楚,这个公子哥儿看到木紫鸢时那种爱慕的、露骨的眼神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嗯。”木紫鸢听到木安楠提到让她回屋再睡会,还真的感到很困。

    她看了眼柳翠枝,道:“娘,既然已经收了成公子的玉佩,就不要再得寸进尺了。见好就收吧。免得人家成公子真的让寒香妹妹赔偿他的那辆马车和他们两人的药费。”

    柳翠枝听了木紫鸢的话,脸上的表情难看起来。

    原来,她们在院子里闹的这一出,这丫头全知道啊。

    原本想着寒香若是嫁了大户人家,她这几天受的气好歹也能出一点,在这丫头面前也能扬眉吐气地找回点颜面。

    谁知道,梅友才的到来打破了她的所有计划,还让这丫头看了笑话。

    想到这些,柳翠枝怨恨地瞪了眼梅友才,在心里叹息着一句民间流传的话:心强命不强。就算她再怎么算计,再怎么努力,最终还是会败给命运。

    “木丫头说的对。”梅友才在一边赞同道:“我看寒香也没什么事。既然人家成公子愿意赔块玉佩了事,柳翠枝,你就按照木丫头的意思,见好就收吧。”

    “你们说把这事了了,我还没答应呢。”成翼突然说道。

    柳翠枝一愣,紧张地看向成翼:“成公子想要怎么办?”

    “我赔了玉佩给你们。但是,我和我家车夫的伤,还有那驾马车的赔偿,我们还没算哪。”

    “啊?”柳翠枝为难地看向成翼,商量道:“成公子,你也能看到我们家的情况。哪有银子赔给你啊?不如,那玉佩我们不要了。我叫寒香还给你还不成吗?”

    “玉佩不要了,也不够啊。”成翼给柳翠枝算起了账:“你想想啊,你女儿受伤,我赔了玉佩,是算作她一个人受伤的赔偿,是不是?”

    柳翠枝和梅友才一同点头。

    “你们把玉佩还给我,我算是好说话的,也抵了我这边的一个人受伤的赔偿。”成翼摊了摊手,道:“可是,我这边还有一个受伤的人和一驾掉了轮子的马车。这些赔偿,你们要怎么跟我算?”

    柳翠枝听了成翼的话,只感到双腿无力,就要倒下去的模样。

    “成公子,你这么一算,我们就是卖了自己也不够啊。”柳翠枝哭丧着脸看向成翼。

    “成公子,你这是在强人所难啊。”

    梅友才黑着脸。心里却庆幸着他已与柳翠枝和离,这些赔偿落不到他的头上。

    成翼看了眼事不关己的木紫鸢,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

    “若是看在木姑娘的面子上,本公子倒是可以不追究刚才那位寒香姑娘的责任,也不用她赔偿了。”成翼的脸上露出明显讨好的笑容,看着木紫鸢。

    这位木姑娘怎么的也要帮着家里人的吧?只要她承了他的这个人情,他就有机会向她讨回这人情。

    这一来二往的,凭他一直能讨女孩子欢心的手段,两人想要不发生点什么,还真不太可能。

    木紫鸢轻笑一声,摆摆手:“成公子的人情我可不愿意担呢。”

    “一人做事一人当。那是寒香妹妹自己惹的事,我为何要你看我的面子给她好处?这人情,倒是要我来担着吗?”木紫鸢摇头,继续道:“成公子难道不认为我若是承了你的意,我很吃亏吗?”

    “你吃亏吗?”成翼摇头:“不吃亏啊。你看,只要你一句话的事,就能让你娘和你那寒香妹妹免了一大笔赔偿金。难道你不是赚了吗?要说吃亏,应该是我才对吧。”

    木紫鸢看了眼柳翠枝和梅友才,似笑非笑地问:“娘,你认为我该向成公子讨这个人情吗?”

    “姐姐,别掺和。”木安楠在木紫鸢的旁边小声地反对。

    木紫鸢轻轻拍拍木安楠的后背,给了他一个可以让他安心的笑容。

    柳翠枝见木紫鸢问她,尽管知道希望渺茫,但她仍然想要试试。

    她还有杨彪的银子要还。这两样若真的要她来还,就等于要了她的命。

    若是真能说动木紫鸢帮她们,就等于为她们免了一大笔赔偿金。

    虽然她认为向木紫鸢求助很丢面子。但是,在一大笔银子跟前,面子实在不算什么。

    只要木紫鸢答应帮她,就算叫她现在钻狗洞她都愿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