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97章 这样演戏不累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成翼黑着脸看向梅友才。这位大叔从哪来的脸皮让他送那么值钱的人参?

    他冷声道:“大叔说笑了吧?人参那么贵重的药材能说送就送的?”

    “哎呀,这个,咱们先不说。可以以后慢慢讨论。”梅友才挥了下手,又往成翼跟前走近一步。

    “成公子,我还想问一下,你家药材铺子里有没有一种药草,叫石什么的?”

    “石?”成翼一愣,不解地看着梅友才,问:“石什么?”

    药材里叫石什么的有不少。这大叔只说了一个字,他哪知道到底是什么。

    “咦?你家不是开药材铺子的吗?这种名贵的药草你都不知道?”

    梅友才狐疑地看着成翼:“那种药草我都认得,你却不认得?它长得很像巴根草,就是一点点也值好几百两银子呢。”

    木紫鸢在窗子后听了梅友才的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姐姐,梅大叔还在惦记着你那些巴根草呢。”木安楠也笑了起来。

    “嘿嘿,看成翼那一脸郁闷的表情。恐怕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哪种带石字的药草像巴根草。”木紫鸢轻笑出声,继续看向窗外。

    “有这种药草吗?”成翼皱眉努力想着他能记住的几种石什么的药草后,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你家到底是不是开药材铺子的?该不会是个骗子吧?”梅友才见成翼对他说药草一无所知,瞪着眼睛对成翼吼了起来。

    “爹,你干嘛呢?别吓着人家。”梅寒香见成翼的脸色难看,忙上前护着他,把梅友才拉走。

    “姑娘,撞伤你是我不应该。但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心里应该比我更清楚。”成翼看向梅寒香,沉着脸说道。

    梅寒香听了成翼的话,咬着唇,眼眶红了起来,娇声道:“成公子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说我故意撞上你的马车想讹你不成?”

    “这可是你自个说的。”成翼冷哼。

    “我真的没有故意撞上你的马车。我在路边走的好好的,你的马车一上来就对着我冲了过来。现在,成公子反倒反咬一口说我故意让你撞我。难道,我是不想活了吗?我不知道被马车撞上很可能会没命的吗?”

    梅寒香说完,大哭起来。

    成翼感到头疼不已。刚才给了玉佩就应该直接离开的。现在倒好,她爹来了,想走也走不了了。

    梅友才听了梅寒香与成翼的对话,莫名其妙地看看柳翠枝,又看看成翼。

    “你们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

    梅寒香低下头去没有说话,哭得很委屈的模样。

    成翼哼了一声,冷声道:“什么意思?”他指着梅寒香道:“我的马车刚刚驶到村口,你这女儿就冲上来往我的马车上撞。害得马匹受惊,车轮也掉了,我的车夫也受了伤。”

    他把衣服的袖子撸了起来,把胳膊伸到他们面前,嚷嚷道:“看看,我也是受了伤的。我找你们赔偿了吗?”

    梅友才直到此时才明白,这公子并不是他的未来女婿。

    “可是,你不是送了玉佩做为定情信物?”梅友才不解地问。

    若不是这公子看上他家闺女了,怎么会送那么值钱的玉佩给她?

    “定情信物?”成翼嗤笑一声,看向梅寒香与柳翠枝:“你们自个说说,我拿这玉佩给你们是什么意思?”

    柳翠枝装作没听到地撇过头去。

    这位公子的确没说过类似定情信物的话。他当初是说把这玉佩抵压在这,之后拿银子来换的。

    就算后来梅友才误会了这块玉佩的意思,他没有立即更正,他们也不能硬说他对寒香就是有那种意思。

    梅寒香的脸由红转白。

    原来,是她误会了成翼。人家送她玉佩,真的只是用来抵压。对她根本就没有那种意思。

    “呵呵,这下好玩了。”木紫鸢笑了起来。

    “是啊。没想到,这个成公子还是有些脾气的。我还真当他要娶了寒香姐姐呢。”木安楠也笑了起来。

    “你的寒香姐姐嫁不成如意郎君,你不为她感到可惜么?”

    “是有些可惜。不过,不是为她。是因为她没嫁成,我们又不得安宁了。”木安楠叹了口气。

    梅寒香的脸上带着泪水,身形晃了晃,似要摔倒的模样。

    “哎哟……娘……我的腿好疼啊……”她叫着,突然就站不住地往下倒去。

    柳翠枝连忙伸手扶住梅寒香,一脸担心地问:“寒香,你怎么样?这腿要是真瘸了,可怎么嫁人啊?”

    成翼见梅寒香现在的模样,哼了一声,道:“姑娘这样演戏不累吗?刚才不还拉着这位大叔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的吗?”

    梅寒香一愣,想到刚才为了阻止她爹乱说话惹恼了成翼,她忘了装作腿疼,直接跑过去拉开她爹的。

    “刚才……”柳翠枝听到成翼的话,眼珠转了转,道:“刚才寒香是怕她爹爹惹得你心烦,硬是忍着疼痛过去拉开他的。”

    “对……”梅寒香一脸委屈地看向成翼:“我刚才真是的忍着腿疼的。成公子若是不信,我……”

    她咬了咬唇,红着脸道:“我……我可以把腿给你看看,到底有没有受伤。”

    她说完就伸出腿去,要把裤腿给撸上去。

    “别……”成翼忙阻止了梅寒香的动作。

    女子的名节最重要。身体部位岂可随便给人看到?若是这姑娘的腿真的被他看到了,他不娶也得娶了。

    他现在对这姑娘一点感觉也没有,对她的家人更是避之唯恐不及,怎么可能还让她找到机会赖上他呢。

    “我相信,我相信还不成吗?你要什么赔偿尽管说。我身上没带银子,我去叫我的车夫回去取。”

    成翼转身闭眼并不看梅寒香。

    “好啊!”梅友才沉着脸哼了声:“把我闺女撞成这样,只想拿些银子了事吗?”

    “大叔想怎么样?赔你们银子还不成吗?”成翼仍闭着眼睛,不敢睁眼。

    柳翠枝见原本一直赔着笑脸的成翼现在态度开始转变,心里恨着梅友才坏了她们的好事。

    若不是因为梅友才的到来,这个有钱的公子肯定就是她女婿了。

    现在,看这公子的态度,只要是出了这个门,肯定是不可能再踏进她们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