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79章 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紫鸢听了小七的话,松了口气。她向四周看了看,这里只有范贤一户人家。难道,这些人是找范贤的?

    “对。”小七感应到木紫鸢的想法,道:“他们应该是来找这个范贤的麻烦的。”

    木紫鸢和木安楠默默地往路边站了站。

    他们的脸上带着煞气,手里紧紧握着木棍经过他们身边时,其中有个脸上长满络腮胡子的男人带着狐疑地表情看向木紫鸢。

    “等等……”络腮胡子低声叫了一声。

    那几人听到那人的叫声,都停下了脚步。

    一个个子不高的人看向他,不解地问:“武哥,怎么了?”

    被叫做武哥的人走到木紫鸢和木安楠跟前,盯着他们片刻,沉声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何在此出现?”

    “我想为弟弟找个先生教他认字读书。听说锦鲤镇上最有学问的人,就是住在这里的进士。所以,我们过来向他求学。”木紫鸢说着,指了指身后的院子。

    “呵。求学?向这么个人吗?”武哥嗤笑了一声,道:“别白费心思了。跟他学识字?将来混成他这样?”

    木紫鸢摇头,道:“我们准备走了。他不愿意教。”

    “就是愿意教,也不能和他学。一个废物,能教些什么?再教出一个废物来吗?”武哥哈哈大笑。

    跟着他的几个人听了武哥的话,也跟着大笑起来。

    “武哥,时间不早了。我们办完事还要向启蒙书院交差呢。”那个个子不高的人提醒道。

    “嗯。我知道,不用你提醒。”武哥说着,转头看向木紫鸢,道:“你们快点走吧。别在这停留。若想为你弟弟找个先生,你倒是可以去启蒙书院看看。”

    木紫鸢感激地点头,道:“嗯,好。谢谢大叔告知我们这些。”

    她说完,拉了拉木安楠,转身带着他离开。

    那几人见木紫鸢带着木安楠离开,进了范贤的院子。

    木紫鸢见他们进了院子,又带着木安楠悄悄地回去,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想知道他们为何要找范贤的麻烦。

    木紫鸢听到刚才那个武哥说到的启蒙书院,她刚才来找范贤之前也听人提起过。现在,这几人受启蒙书院指使来找范贤的麻烦,正好可以从侧面了解一下这个书院的真实情况。

    “范贤,出来!”个子不高的男人一进到院子就喊了起来。

    不一会,范贤从屋里出来,看到那几个手握木棍的人,脸上并没有意外的表情。

    他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冷哼道:“你们还有完没完了?我这里都不收学子了,启蒙书院还是不愿意放过我吗?”

    “范贤,不是我们没完,是启蒙书院的陶夫子不放心哪。你若是识相的,离开锦鲤镇,让他放下心来,不就完事了?也省得我们三番五次地往你这跑。”武哥开口说道。

    “他不想着怎么把学子教好,总是针对我有什么用呢?”范贤摇头。

    “废话少说。今天,你就给个准话,离开还是不离开?”武哥没了耐心,把手中的木棍在地上敲了敲,继续道:“离开,我们都是好说话的人,决不为难你。若是不离开,你这院子,屋子,甚至是你自己……若是伤着哪,可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范贤轻笑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就算我不离开,对启蒙书院也没有任何威胁啊?陶夫子为何就不能放心呢?”

    “他如何能放心?刚才不还有个丫头要把她弟弟送你这学习吗?”武哥哼了一声。

    “我不是没收吗?任何人来,我也不会收了啊。”范贤叹气。

    “只要你在锦鲤镇,人们就还惦记着让他们的孩子在你这学习。只有你离开,才彻底不会对启蒙书院有威胁。”

    “陶夫子对他的书院就那么没信心吗?”

    “他只是举人,没有你的功名高,招收学子时,人们总会感觉他们的小孩子没有跟着名师学习。”武哥看着范贤,提议道:“不如,你加入启蒙书院,在那里教导学子,或许陶夫子可以让你留在锦鲤镇。”

    范贤听了武哥的话,笑了起来。

    “我范贤要留在哪,需要听他的话吗?”

    “范贤,你别忘了,陶夫子的姑父是谁。你曾经栽在他手里,丢了前程。陶夫子若是想让你生,你就能生,若是想让你倒霉,你认为你能躲得开吗?识实务的,去启蒙书院教书,或是离开锦鲤镇,你自个掂量一下吧。”

    范贤仰头看向天空。好半天,他大笑了起来,道:“想我范贤一生苦读,好不容易中了进士。本以为从此前途一片光明。没想到,竟然落魄到没有一处安生的地方。”

    “范贤,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武哥嗤笑,道:“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太迂腐,不懂得变通,落得今日下场,也怨不得别人。现在,你可没那个资格感叹那么多。两条路,选一个吧。”

    “我若是不选呢?”范贤冷声道。

    “不选?”个子不高的男人笑了起来,把木棍往一边的花盆上打过去。花盆受力瞬间粉碎。

    个子不高的人得意地一笑,威胁道:“这个花盆,就是你的下场。我想,你的骨头不会比这花盆还要硬吧?”

    “哈、哈、哈……”范贤仰头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武哥莫名其妙地看向范贤。

    木紫鸢和木安楠也对望一眼。

    这个范贤难道是被他们逼疯了不成?人家都这样威胁他了,他还笑得出来?

    “主人,后面可就有好戏看了。”小七突然说道。

    “好戏?”木紫鸢疑惑地皱起眉头,不明白小七这么说的意思。

    “主人慢慢往下看就知道了。”小七故意卖关子。

    “小七,你也学会卖关子了?”木紫鸢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

    “嘿嘿,你别翻白眼啊。说出来不就没意思了。”

    “小七,你就知道欺负我看不到你是吧?”木紫鸢恨得牙痒痒。

    等到她解开第二道“仙灵锁”后,肯定要第一时间看看这个一直只发出声音的精灵到底长什么样。

    “嘿嘿,主人,等你见到我,就不忍心凶我了。我可是很萌很可爱的喔。”小七感应到木紫鸢心中所想,又开始了撒娇模式。

    “姐姐,这个范先生似乎有点不对劲啊。”木安楠低声说道。

    木紫鸢听了木安楠的话,还没来得及抬眼看向范贤,就听到院子里同时传出好几人的哀嚎声。

    “怎么回事?”待到木紫鸢看清楚院子里的状况,惊讶的嘴巴好半天都合不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