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76章 扮猪吃老虎的游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悟是知道杨彪的。这个人在镇子上专门以放高利贷为生。因为背后有人撑腰,平时在镇子上遇事很不讲道理,蛮横的很。

    他见杨彪不怀好意地看向他,吞了吞唾沫,有种想要往后缩的感觉。

    可是,他想到他刚刚才吃了木紫鸢一桌子的饭菜。现在人家遇到麻烦,他却往后缩,似乎很不讲义气。

    更何况,木紫鸢现在还是他的老板,是他的衣食父母。他此时若是不挺身而出,他这份差事说不定得泡汤。

    只是,陈悟想不明白,杨彪怎么会认识眼前这个看着很能干的木姑娘的。

    “他啊,是我哥。”木紫鸢见陈悟半天没说话,就代他答道。

    陈悟一愣,突然有种真的当了哥哥的使命感。

    他很用力地点头:“对。我是她哥。”

    “你哥?”杨彪疑惑地再次打量了陈悟,摇头道:“没听柳翠枝提过她还有个儿子啊。”

    “他又不是柳翠枝生的,当然不会跟你提。”木紫鸢哼道。

    “也对。”杨彪伸手拍了拍陈悟的肩膀,笑呵呵地打着招呼:“这么说来,我也要叫你声哥?”

    陈悟瞬间感到头皮一麻,有种想哭的冲动。

    这镇子上的地痞叫他哥?而且还是年纪比他大了不少的人叫他哥?他怎么敢答应啊!

    木紫鸢看着陈悟一脸忐忑的表情,就知道他被杨彪这话给吓着了。

    “杨爷,这怎么敢当啊?你就不要逗我哥了。他的胆子小,会被吓着。”

    木紫鸢浅笑着看向杨彪,叫小二拿了干净的碗筷过来摆放到杨彪的面前。

    “既然这么凑巧遇到了,我请杨爷吃个便饭。杨爷愿意给我这个面子吗?”

    “当然。美人请吃饭,我当然不能不给面子。”杨彪眯着眼笑了起来。

    木安楠听了杨彪的这句话,脸黑了下来。

    这个人肯定没安好心。姐姐这样请他吃饭,说不定还要惹上麻烦。

    杨彪刚坐下,李掌柜就带着店小二一道送上了木紫鸢点的饭菜。

    “李掌柜也一道吃点?”木紫鸢笑盈盈地看向李掌柜。

    “不了。我还要招呼其他客人。你们慢慢吃。”李掌柜笑呵呵地摇头,并看向陈悟:“你可不要又把这些都一个人吃完了。”

    陈悟有点尴尬地红了脸,点了点头,并不说话。

    杨彪看着这一桌子李氏饭馆里的招牌菜,脸上露出讶异的表情。

    眼前的木紫鸢,怎么会有这么多银子点了这么多招牌菜?就算是他,每次来也只点那么一道招牌菜,其他的,都是些不值钱的家常菜。

    不过,这丫头连千年人参都能只抵百两银子的债给他,这一桌的饭菜又算得了什么呢?

    既然如此,柳翠枝为何还要找他借那一百两银子?她不会直接找这丫头要吗?

    “木姑娘,你娘又向我借了一百两银子。”杨彪说着,观察着木紫鸢的表情,见她没反应,就直接问:“这事,你可知道?”

    木紫鸢嗯了一声,点头:“杨爷为何要和我说这事?”她那灵动的大眼转了转,笑道:“难道杨爷是在向我讨债?”

    杨彪笑了起来,摆手道:“哪能啊。这又不是你欠的债。”

    “嗯……”木紫鸢点了点头,夹了块红烧肘子放到木安楠的碗里。

    “杨爷清楚最好。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可千万别找错了人。”她点了点桌子上的菜,招呼道:“杨爷、哥,别愣着了,趁热吃啊。”

    杨彪点头,吃了几口菜,有点不过瘾地喊了店小二上了壶酒,自斟自饮起来。

    几杯酒下肚,杨彪有点晕乎乎起来。

    他若有所思地看向木紫鸢。长相明明还是那天见过的模样。只是,她全身所散发出来的气场却不同了。

    眼前的丫头,让人有种想要接近,却又有种敬畏的不敢贸然靠近的感觉。

    这丫头真的是锦鲤村那个木家的胆小怕事的丫头吗?不管是柳翠枝之前告诉他的,还是他之前见她时的感觉,她就是一个生性懦弱,见人不敢抬头,话都不敢说的胆小的乡下丫头。

    可眼前的木紫鸢竟然给他一种外表柔弱,骨子里却很坚韧倔强的感觉。

    “木姑娘,我怎么发现,你变了?”杨彪借着酒意,口齿不清地问。

    “哦?”木紫鸢轻笑起来:“是么?杨爷很了解我?”

    “木姑娘,我觉得,你不是之前那个木姑娘了。变了,变得更美,更有吸引力了。”杨彪说完,端起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杨彪细细回想了之前去收债时第一眼见到木紫鸢时的感觉。

    当时的她,穿着打了无数补丁的破衣裳。整个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满头的乌发像是稻草般杂乱无章。她低着头,缩着脑袋不敢抬头看人。

    当时他让她抬起头时,只看到她那双惊慌失措的眼睛不知道要看向何处。问她什么话,她也只会用点头或是摇头来回答。

    他记得他当时对她是没什么兴趣的。在他的心里,只觉得这丫头长得虽然好看,却是木讷无趣的。就算让她抵了债,也卖不出好价钱,赚不了多少银子。

    她还不如柳翠枝的亲生女儿梅寒香讨人喜欢。至少在当时,梅寒香要比眼前的木紫鸢值钱多了。

    他现在细想之后发现,那天木紫鸢撞晕清醒后,看人的眼神与说话的条理,明显与之前不一样了。

    后来,又因为这丫头拿回了那根人参,他的所有心思都在那根人参上,更不会去在意这丫头有什么地方不同了。

    当时还以为是因为撞坏了脑袋,变成傻子不知道害怕的原因。

    现在看来,眼前的丫头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难道,所有人都被这丫头的表相给骗了?难道,这丫头一直是在玩着扮猪吃老虎的游戏?

    “木姑娘真的不打算为你娘还债?”杨彪试探地问。

    木紫鸢嗤笑,一双灵动的大眼看向杨彪:“对于她们,做一次好人也就够了。毕竟白眼狼这种东西,是不值得我花心思再次去救的。”

    “呵呵……木姑娘说的是啊。”杨彪干笑了几声,问:“若是你娘真的还不起银子,你就不怕她像上次那样直接用你来抵债?”

    “是吗?”木紫鸢笑笑地夹了块鲈鱼肉慢慢地嚼着,咽下后,道:“我倒是觉着,我娘不敢再拿我去抵她欠的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