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66章 赔他个子孙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站在门外的木紫鸢听到柳怀水的声音,双手紧紧地握了起来。

    原来是柳怀水的家人带着他来找她的麻烦来了。这个痞子、下三烂的东西,怎么还有脸过来?她还没找他算账,他倒自己先找过来了。

    幸好她不在里面。否则,她不确定她会不会一时冲动做出不可挽回之事。

    木紫鸢听着里面的人火大地吼叫吵闹的声音,不知道木安楠有没有听她的话,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开门。

    现在,也只能先静观其变,看看后面情况再决定要不要出面解决这件事。

    “主人,这柳怀水还真是倒打一耙啊。是他先动了歪心思,现在却过来找你的麻烦。”小七愤愤道。

    “你见过无赖和人讲道理的吗?”木紫鸢冷笑。

    “这倒也是。和这种下三烂的人,还真没办法讲道理。”小七哼哼道:“他现在是想怎么样?让你赔他个子孙根?”

    木紫鸢听了小七的话,嘴角抽了抽,忍住笑意,道:“我可没办法赔。他这辈子,注定要当公公喽。”

    “哼!活该!”小七啐道。

    “嘘,小点声,影响我看戏了。”木紫鸢偷偷探出头去,通过门缝看里面的动静。

    “怀水,你怎么招惹了那丫头了?”柳翠枝问道。

    “我哪有招惹她啊。”柳怀水当然不可能说是他想收了那丫头,反而到了关键时刻,突然间就不醒人世了。

    “你没招惹她,她会把你弄成这样?”

    柳翠枝心里知道木紫鸢现在有绝对的实力把柳怀水给废了。可是,她不相信木紫鸢会无缘无故地把他伤成这样。

    对于这个侄子的脾性,她是再清楚不过了。

    他是看到个好看的丫头,就想着占为己有的人。

    只是,柳翠枝想不明白的是,之前木紫鸢那么木讷好欺负的时候他不打她的主意,现在,木紫鸢变得精明强势了,他反而要去招惹她了。

    若是之前胆小怕事的木紫鸢被柳怀水给欺负了,她还能做主将她许配给他。可是现在,可能他们所有人加一块,也拿那丫头没办法啊。

    “姑啊,你是不相信你侄子我吗?”柳怀水一脸委屈的模样:“我千不该死万不该,我不该和她碰到,对她说了几句讨女孩子欢心的话。”

    “什么话能让她气得揍你?”柳翠枝问。

    “我能说什么啊?”柳怀水的眼珠转了转,随口道:“无非就是赞美她长得漂亮,身材好,惹人喜欢之类的话啊……”

    “就这些她就把你弄成这样?”梅寒香也不相信柳怀水的话,对他的话提出质疑。

    虽然她很想帮着柳怀水这个表哥,可是,她也不相信这种话会令木紫鸢把他直接给废了。

    “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柳翠山不悦地瞪起眼睛,看向柳翠枝和梅寒香,哼哼道:“难道你们不相信怀水所说的?他人都躺这了,这事还能有假不成?”

    他说着,向四周看了一圈,大声叫了起来:“木紫鸢,你躲哪去了?给老子滚出来!”

    “哎呀,我的水儿啊,你这辈子可怎么活啊……我们老柳家就你这么一根独苗啊,这是要断了后了啊……”柳翠山的老婆张氏往地上一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闹了起来。

    “哎呦,大嫂啊,这丫头现在不在屋里,你在这哭闹,我也没办法啊。”柳翠枝上前想要把张氏拉起来,怎耐那张氏膀大腰圆的,不是柳翠枝这种小身板的人能拉得起来的。

    柳翠枝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把张氏拉起来,只得任由她继续坐在湿着的地面上撒泼耍赖。

    “大哥,你看,这大冬天的,又刚刚下过雨,嫂子坐地上,万一受了凉,你还得花钱看病啊。”柳翠枝实在受不了张氏那大嗓门一直鬼哭狼嚎般的哭闹,只得救助柳翠山。

    “呸!你这是在咒我要生病?”张氏啐了一口,继续道:“就算我生病,这医药费也得你们家来出!”

    柳翠枝一听要她出医药费,眼睛都直了起来。

    她哪有银子出啊?过不久,她还要还借杨彪的那一百两银子呢。

    原本以为可以从木紫鸢那里弄点值钱的东西,或是直接叫她找那个贵人要些银子来还债。谁能想到,那丫头现在变得这么强势,这么厉害,一个不顺心,就要和她对着干。

    “哎呦,我的好嫂子啊,你就不要再为难我了。”柳翠枝恨不得向张氏跪下。

    “那丫头现在,可不好惹啊。她一个不高兴,就要对人动拳头的。”柳翠枝哭丧着脸说道。

    “姑啊,你就算是想帮着木紫鸢,也不用撒这种谎啊。”柳怀水根本不相信柳翠枝的话。

    那丫头能厉害?她还不高兴就动手打人?

    开什么玩笑!

    之前他还轻松地把她扛进了小树林里,差点就成事了。只可惜,在最后紧要关头,他却莫名其妙地晕了过去。

    现在想想,他还是弄不清当时到底是怎么了。他怎么会在那么关键的时候晕了过去。

    若不是突然晕了过去,那丫头不就是他的人了吗?

    唉!错失了良机啊。

    他想到他现在的情况,恐怕这一辈子都要留下个遗憾了。

    “哎呦……娘啊……哎哟……爹啊……儿子对不起你们啊……你们这辈子都抱不上孙子了啊……”柳怀水又哭叫了起来,哭得身材高大的柳翠山心如刀绞般难受。

    他们柳家唯一的独苗啊,就被那看着低眉顺眼、胆小怕事的丫头给毁了。他们这辈子都没办法再抱上孙子了。

    没了孙子,他们家肯定要成为村里的笑柄。人家会说他们家肯定是缺德事做多了,老天才会惩罚他们家绝了后。

    “木紫鸢!”柳翠山黑着脸、咬着牙,恨恨地道:“别让我捉住你。否则,我一定要让你为我们家把香火给续上!”

    坐在地上大哭的张氏听了柳翠山的话,愣住。既而,她跳了起来,指着柳翠山的鼻子质问:“好你个柳翠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嗯?”柳翠山不解地看着一脸愤怒表情的张氏,问:“什么跟什么啊?你冲着我叫什么?”

    “我冲着你叫?”张氏抹掉脸上的眼泪,睁大她的倒三角眼,火大地问:“儿子都毁了命根了,你叫那丫头为你们柳家续香火,你想叫她怎么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