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63章 不要惹我不高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紫鸢没想到梅寒香会突然冲到她面前推她,而她竟被推的摔倒在地。原本她手里端着的那盆兔肉也撒了一地,沾满了泥灰。

    梅寒香瞪着眼睛看着她的双手,不能理解之前那么能打的木紫鸢怎么被她轻轻一推就摔倒在地。

    “姐姐!”木安楠丢下布袋,跑到木紫鸢身边,担心地问:“姐姐,你怎么样?”

    之前姐姐就很虚弱的模样,今天看她不是都没事了吗?难道她的力气还是没恢复?

    柳翠枝看着木紫鸢被梅寒香推得摔倒在地,愣在原地。

    这丫头不是很厉害的吗?她怎么被寒香一推就推倒在地了?

    紧跟着,她反应了过来。

    木紫鸢一定是故意装出之前那种厉害的模样,故意吓唬她们的。

    还真是被这丫头给骗了。差点就以为她又变成那个能打的丫头了。

    “哈哈,木紫鸢,原来你是装的啊。”梅寒香也想到了这一点,欣喜若狂地笑了起来。

    她走到木紫鸢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想要把这一天心里憋着的那些担惊受怕所积攒的怨气一下发泄出来。

    她向着木紫鸢抬起脚像过去一样踢了过去。

    木安楠见状,忙挡在木紫鸢身前,替木紫鸢受了这一脚。

    木安楠被梅寒香踢倒在地,眼中慢慢聚集起一股怒气。他忍痛从地上撑起来,面对着梅寒香,道:“寒香姐姐,你敢对紫鸢姐姐动手,就不怕她向你讨回来吗?”

    梅寒香一愣,想起木紫鸢打她爹爹时的模样,往后缩了缩。

    柳翠枝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呸了一口,道:“呸!老娘还真当她成了女侠了呢。敢情就是个空架子啊。”

    “寒香,看看那袋子里还有多少山珍,把它全部拿到房间里。”柳翠枝吩咐完,又对着已经站了起来的木紫鸢问:“刚才你说的银子呢?识相的,全部拿出来。省得犟到最后,还要受皮肉之苦。”

    “对。银子在哪?快点拿出来。否则,我还要揍你!”梅寒香说着,对木紫鸢挥了挥拳头。

    木紫鸢看着柳翠枝和梅寒香,冷笑一声,道:“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银子。”

    “没有银子?”柳翠枝一愣,问:“没有银子你要为这小野种请先生去教他认字?”

    “谁说没有银子就不能请先生了?”木紫鸢嗤笑道:“我救的那个人说了,我有什么需求的话,可以随时找他。我让他帮忙为安楠请个先生,这个,他还是可以答应的吧?”

    “好你个小贱人,这么点大,就知道勾搭男人了是吧?”柳翠枝火大道。

    “勾搭男人?”木紫鸢好笑地问:“娘这样说有什么依据?”

    “你不愿意直接拿了银子回来,不就是为了多见见那个男人吗?这还不是变着法子勾搭男人?”柳翠枝哼哼道。

    木紫鸢哼了一声:“想像力还真是丰富。懒得和你争辩那么多。”

    说完,她看向木安楠,道:“安楠,去把山珍带上,明天一早我们去镇子上。”

    木安楠犹豫地在柳翠枝和梅寒香之间来回看了,并不敢去她们跟前拿回装有山珍的布袋。

    木紫鸢见状,向着梅寒香道:“识相的,把那些东西还给我。否则……”

    梅寒香现在可不怕木紫鸢。刚才,她随便一推就把木紫鸢推倒了的。

    现在的木紫鸢,就是只纸老虎,根本不足为惧。

    若是爹爹还在这,肯定会把之前被打的拳头给讨回来。

    “哟,还当你是那个能打的木紫鸢哪?来呀,来打我啊……”梅寒香冲着木紫鸢挑衅道。

    木紫鸢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眼睛喷火地瞪视着梅寒香。

    “我劝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我就挑战了怎么的?”梅寒香得意地冲着木紫鸢挥了挥拳头,觉着木紫鸢刚才的话:“不要惹我不高兴,否则……”

    “啊!”梅寒香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狠狠地挨了一巴掌。

    她捂着脸,呆呆地看着眼前满脸怒色的木紫鸢,喃喃道:“你打我?”

    “打的就是你。”木紫鸢冷哼一声道:“既然你娘没教你怎么做人,就由我来教。免得将来你嫁了人,让人说我们家失了家教!”

    柳翠枝听了木紫鸢的话,跳了起来,几步到了她跟前,想要像梅寒香一般推倒木紫鸢:“你这个小贱人,胆子肥了是吧?敢打我家寒香!”

    可是,她的巴掌却没落到木紫鸢的脸上,反而被木紫鸢一个侧身,打在了梅寒香的脸上。

    “娘?”梅寒香的眼睛瞬间流出泪来,冲着柳翠枝大叫道:“娘你打我干嘛?”

    “我……我不是打你,我打这小贱人……”柳翠枝又是心疼又是愤怒,转身抓住木紫鸢的手腕,咬牙道:“小贱人,居然还敢躲!看我今天不剥了你的皮!”

    木紫鸢冷哼一声,凉凉地说:“那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她之前身体是弱,但是之前在灵仙山里修养时吃了不少那里的东西,体力增长了不少,加上重生前学的身手还在,对付柳翠枝母女还是绰绰有余。

    柳翠枝听了木紫鸢的声音一愣。她看向木紫鸢,只见这丫头的眼神冰冷彻骨,竟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只是,柳翠枝的害怕只不过片刻功夫,她的脸上露出讥讽的表情:“哟,你还当你是前两天那个能打的丫头?不要忘了,刚才寒香是怎么轻松地把你推到地上起不来的。”

    “呵……娘若不信,倒是可以试试。”木紫鸢挑眉,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柳翠枝看着木紫鸢,心里被她那模样激得火直往上冒。

    她不相信木紫鸢还是那个能打的丫头。转身拿起平常教训木紫鸢和木安楠的藤条,就往木紫鸢的身上招呼过去。

    木安楠见状,忙挡在了木紫鸢的前面,生生地受了这狠狠的一下。

    木紫鸢看到木安楠替她受了这一下,他那原本白皙的脸上留下一道通红的伤痕,并有血丝顺着那伤痕流了出来。

    木紫鸢的眼神暗沉了下来,双眸冷冽地看向柳翠枝。

    “柳翠枝……你当真以为我不会反抗吗?”木紫鸢怒不可遏地低吼起来。

    柳翠枝听到木紫鸢的低吼,看了看她手中的藤条,眼睛眯了起来。

    哼!这丫头的拳头再硬,还硬得过这根藤条不成?

    “反了!反了!你竟然直呼我姓名?当真是反了!”柳翠枝大叫起来,挥舞着手中的藤条大叫道:“今天老娘就让你皮开肉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