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58章 撞了树消失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紫鸢听了木安楠的话,看着他的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想要进去为她出气的模样,她伸手拍了拍木安楠的肩膀,对他笑着摇了摇头。

    揍她们一顿有什么意思?她还要吃聚力草,还要耗费元气。整治她们的办法,可不是只有武力这一种办法的。

    木紫鸢向四围看了看,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个小石子。

    她隐身在院子外,看准梅寒香的方向,把石子往她身上掷了过去。

    石子不偏不倚地砸到梅寒香的头上,吓得她立马跳了起来。

    “谁?谁在砸我?”

    “怎么了?哪有人啊?”柳翠枝莫名其妙地看向梅寒香。

    “娘,我刚才感觉到有人拿东西砸我。”梅寒香哭丧着脸,又向四周看了一圈。

    “哪有人啊?”柳翠枝也疑惑地向四周看了一眼,并未发现其他人。

    “你这丫头,听你爹说了这些,感到害怕了吧?”柳翠枝上前安抚道:“木紫鸢都淹死了,就算是变成鬼,也离不开那个水塘。”

    “为什么?”梅寒香不解地问。

    “你没听说过吗?淹死的水鬼除非是找到替死鬼,否则,她的魂魄就永远被困在她淹死的地方。”梅友才笑呵呵地接着说:“所以,我才那么开心。只要我们不去那片水塘,木丫头就永远也不可能回来找我们麻烦了。”

    “哟,听到我淹死,你们就这么高兴?”木紫鸢抬脚走进院子,对着院子中的几人露出一个邪魅又阴森的笑容。

    跟着,她的笑着看向梅友才,目光慢慢变得凌厉起来。

    梅友才回头看到慢慢走向他的木紫鸢,一下坐到地上,带着哭腔,惊恐地指着她大叫:“鬼……鬼啊……别……别过来……”

    “娘……她……她不是淹死的吗?”梅寒香颤抖着身体紧紧地抓住柳翠枝的胳膊,不敢看向木紫鸢此时的表情。

    柳翠枝吞了口口水,硬着头皮对木紫鸢道:“木紫鸢,你到底是人是鬼?”

    “娘……你说呢?”木紫鸢面色阴沉地看向柳翠枝,幽幽地道:“刚才……梅大叔不都说的很清楚了吗?他不是看得很清楚吗?”

    “你……真的淹死了?”柳翠枝疑惑地问。

    她看向木紫鸢的脚下,想要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影子。听说,鬼是没有影子的。

    可是,此时的天色渐渐阴沉下来,没有太阳的空中,被大片乌云覆盖,就是她自己,也是没有影子的。

    “爹,你不是说被淹死的鬼魂是离不开被淹死时的水塘吗?木紫鸢……怎么会回来?”梅寒香看向呆呆坐在地上,瞪着眼睛看木紫鸢还没回过神的梅友才。

    “呵呵……”木紫鸢低低地笑了起来,对着梅寒香竖起一根食指,轻轻摇了摇,道:“梅大叔说的并不对。我并没有被淹死。”

    “没淹死?”梅友才回过神,问:“不对啊,你明明撞了树消失了……若不是掉进水塘淹死了,你怎么会消失不见的?”

    “我就不能是撞死的吗?”木紫鸢故意逗他。

    “撞死……”梅友才一愣。

    难道她撞死后,滚到水塘里沉下去的?

    对。一定是这样。否则,她的魂魄怎么能离开那个水塘。只有是撞死的,她的魂魄才可以到处游荡。

    “木紫鸢,你还是早点去地府报道,早点投胎重新做人吧。你这样缠着我们不放,误了时辰就投不了胎了。以后,我给你多烧些纸钱,让你在下面吃穿不愁。”柳翠枝对着木紫鸢作揖道。

    “我干嘛要在下面吃穿不愁?”木紫鸢哼了一声,道:“我在这,不也吃穿不愁?”

    “安楠,今晚我们就用山珍烧兔子肉吃,你说好不好啊?”木紫鸢看向院门的方向。

    木安楠拎着一只布袋和一只兔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几人看到木安楠手中的东西,都瞪直了眼睛,不敢相信这小子居然弄到这么多好东西。

    梅友才从地上爬起来,几步跨到木安楠跟前,伸手就想抢过布袋与兔子。

    “哟,梅大叔,动作还挺快啊。”木紫鸢挡在木安楠前面,似笑非笑地看向梅友才。

    梅友才一愣,惊恐地往后退了几步,与木紫鸢保持着安全距离。

    他刚才根本没看到这丫头是怎么突然出现在木安楠前面的。这种速度,若说她不是鬼魂,他还真不相信。

    柳翠枝和梅寒香看到木安楠拎着的东西,吞了吞口水。

    那只兔子,又大又肥,若是吃到嘴里,一定非常美味。

    那袋子里看不到装的是什么。

    刚才好像听木紫鸢说什么山珍烧兔子。那么,那袋子里装的一定就是山珍了。

    “木安楠,你哪来的这些东西?”柳翠枝不敢问木紫鸢,只能把眼睛看向木安楠。

    “姐姐带回来的。”木安楠如实回答。

    他看了眼手中的布袋,心里突然想起之前那两个大哥哥捡回的那只袋子。他当时心急,把它随手放在了院门边。

    他回头向院门边看去,果然看到了那只布袋。

    木紫鸢顺着木安楠的目光看去,看到她之前弄丢在小树林路边那只装了山珍与野果的布袋,脑袋瞬间有种炸裂的感觉。

    那只布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她被柳怀水扛到小树林的事,被人看到了?否则这布袋怎么会被人送回来?

    “紫鸢哪,这些东西……又是你救的那个贵人给的?”柳翠枝讨好地问木紫鸢。

    木紫鸢收回思绪,也没心思再装神弄鬼地吓唬他们,点了点头,道:“是啊。人家可是说了,将来还会有不少好东西呢。”

    木紫鸢说着,从门边提起布袋,往灶房的方向走去。

    “娘,她……不是鬼?”梅寒香不放心地问。

    “废话。”柳翠枝现在非常肯定木紫鸢不是鬼。

    若是那丫头真的撞死变成了鬼,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放过她们?

    毕竟这几年她和梅寒香从未给过她好脸色,动不动就打得她皮开肉绽还饿她肚子的。

    柳翠枝瞪了梅友才一眼,心里有点恼火。

    “都是这个该杀千刀的东西,没事跑这乱说一通,害得我和寒香白白高兴了一番。”柳翠枝忿忿地想。

    她见梅友才盯着灶房的方向看,心里更是一口气堵在心口出不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