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50章 长得很恶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人见木紫鸢的脸色有异,好脾气地向她解释了起来。

    “实不相瞒,之前有个姑娘来我这卖过天麻。只是,我和她已经下了订金,要从她那订购大量的天麻。若是再收你的天麻,我没那么多银子给你啊。”

    木紫鸢听了老人这样说,脸上的不悦才缓和下来。

    原来这个掌柜的是为了之前向她订的天麻,才没银子买这次的天麻啊。

    不过,这个掌柜的话说的这么漂亮,也不排除他因貌打压她的价格。

    “我若是跟你说,我这天麻比她的好呢?我也愿意和你长期合作,你还是不愿意给我和她相同的价格吗?”

    “这个嘛……”老人沉思了一会,道:“若是能和姑娘以后长期合作,我倒是可以考虑向东家说明情况。”

    “你不要和之前那位姑娘合作了?”木紫鸢问。

    “这倒也不是。”老人笑了笑,道:“我可以和东家提议,同时收购你们两人的天麻。”

    老人说完,又问道:“姑娘有多少天麻?”

    “你想要多少?”木紫鸢问。

    “师父,这姑娘的口气倒是不小啊。”药童在旁边笑了起来,道:“这天麻多紧缺啊,现在谁都弄不到货,她从哪来的那么多天麻?别不是为了赌气而吹牛吧?”

    老人听了药童的话,脸上微微一笑,道:“苏沫,你呀,也不能这般看不起人。说不定这姑娘还真有大量的天麻呢?”

    药童苏沫见老人这样说,脸又红了起来,讷讷地退到一边抓药去了。

    “那么,我的这些天麻,掌柜的要按什么价格来收?”木紫鸢问。

    老人犹豫了起来。

    他沉吟了半晌,道:“姑娘,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我前两天已经付了订金给之前的姑娘了。若是现在拿了大笔银子来收你这些天麻,等那姑娘送天麻来时,我没那么多银子再付给她。我不能失信于她啊。”

    “我明白。”木紫鸢笑了起来,道:“你可以向你的东家请示嘛。怎么,他还没回来吗?”

    老人听了木紫鸢的话,愣住。

    她怎么知道这些的?

    他只对之前那个卖天麻的姑娘说过东家不在。这姑娘怎么会清楚这些事?

    他仔细地打量着木紫鸢,越看,越觉得似曾相识。

    若是她这脸上没有那片胎记……

    老人恍然大悟般笑了起来,抬手点了点木紫鸢,道:“姑娘,你和之前那姑娘是一家的吧?”

    木紫鸢憋住笑,点头道:“哎呀,掌柜的真是厉害。我和她相貌差那么多,你还能看出我们是一家人。实话跟你说吧,我是她的双胞胎姐妹。”

    老人见木紫鸢承认了,不禁在心里感叹。

    这老天爷还真是偏心啊。把美貌都给了一人,却让另一个奇丑无比。

    若不是她们都有一双灵动的大眼,有着几乎一样的身形与嗓音,他根本不可能想到她们是一家人。

    “好。按照之前和那位姑娘的约定,我给你一千两银子。”

    老人说完,又仔细地检查了天麻的品种与品质后,让药童把天麻收进去。他则去了后堂拿了几张银票出来交到了木紫鸢的手中。

    “姑娘可要将这些银票收好了。莫要让小贼惦记上了。”老人小声叮嘱道。

    木紫鸢看着老人一脸担心的模样,笑了起来,道:“掌柜的提醒,我记着了。”

    老人笑呵呵地点了点头,道:“代我向你那位姐妹问好。你们若是还有其他药材,我这里也会给个公道的价格的。”

    木紫鸢心中一喜,道:“其他药材当然是有的。下次来,我一并带过来给掌柜的看看。”

    “丫头,你就不要再叫我掌柜的这么见外的称呼了。”老人笑呵呵地接着道:“按照年纪,我可以做你的爷爷了。老夫姓娄。你就叫我娄爷爷吧。”

    木紫鸢的眼睛笑弯,立马清脆地叫了起来:“娄爷爷。我姓木,以后,你可以叫我木丫头。”

    “好。”娄掌柜笑着点头:“木丫头,以后,我们还要多多合作啊。”

    “嗯。”木紫鸢点头,道:“娄爷爷,时辰也不早了,我还有其他事,就先行告辞了。”

    娄掌柜点头,走到铺子外面,看着木紫鸢离去。直到看不到身影,才转身进了铺子里。

    “师父,你为何要对那丑丫头这般客气?”苏沫不解地问。

    “你呀,就是眼皮子浅。”娄掌柜摇了摇头,回到柜台后面,接着道:“这丫头和之前那丫头送来的天麻,是我这辈子都没见过的极品。若是将来能和她们一起合作,这锦鲤镇上的药材铺子,还有谁能和我们竞争?”

    “原来,师父是为了铺子的生意啊。”苏沫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也不全是因为生意。”娄掌柜的目光柔和了起来:“这丫头,虽然脸上有大片胎记,却给我一种亲切的感觉,让我生不起厌恶来。心里啊,没来由的就想同情她、疼惜她。”

    “嗯。”苏沫想了想,点头道:“的确。仔细想来,她是挺可怜的。她的姐妹生得貌美如花,而她,一胞双胎,却生得如此丑陋。想必,她的心里也是挺难过的。”

    ……

    木紫鸢赚到了银票,心情总算比之前好了不少。

    木紫鸢到了买棉衣的铺子,正准备进到铺子里,却被人用大力推得差点摔倒。

    “臭乞丐,快点让开。别杵在这挡路!”

    “喂,你为何推我?”木紫鸢站稳了身子,沉下脸,不悦地看向那个长着一身肥肉又趾高气昂的丫头。

    “推你?”那个丫头拿出手绢,不紧不慢地擦着她那短粗肥壮的手指,嫌弃道:“真是恶心。还以为只是个乞丐,没想到还是个相貌这么恶心的丑八怪。”

    “你说谁相貌恶心?”木紫鸢刚才的好心情被破坏,她沉下脸,目光冰寒地瞪向那个丫头:“又说谁是丑八怪?”

    “哟,难道你都不知道自个长什么样的吗?”那个丫头嗤笑了一声,接着道:“就算你自个看不到自个的相貌,至少你娘也应该告诉你,你长得很恶心吧?”

    那丫头说完,旁边的几人都掩嘴吃吃地窃笑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