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49章 相貌丑陋的乞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紫鸢收回思绪,把装银子的坛子又埋了回去,顺带着又挖了些天麻,装进之前放在这里的袋子里。

    “主人,这次你去锦鲤镇,我能不能不跟过去了?”小七弱弱地问。

    “为什么?”木紫鸢不解。

    “我之前带木安楠来灵仙山时,动用的灵力太多,到现在还没恢复。之前又帮你对付柳怀水,更是用尽了灵力。我必须先修养调息补回来。否则,你再遇到些什么事,我可能会像刚才那样,没办法保护你。”

    “若是我在这里等个几天呢?”木紫鸢看了眼被扯坏的棉衣,实在是有点别扭。

    也不知道小七是男是女。若是女的,倒还好。若是男的,她这模样,实在是有点尴尬。

    “主人,你去镇子上只办这两件事,不会有什么麻烦的。”小七顿了下,又道:“还有,为了不招惹是非,你最好把你的脸给弄脏一点。那样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哦。好。”

    木紫鸢心里不解。她这张脸怎么了?就那么容易招是非吗?

    “主人,确切地说,是容易招蜂引蝶。”小七感应到木紫鸢的想法,很诚实地说。

    “唉。好吧,我用泥把脸抹花总可以了吧?”木紫鸢无奈道。

    “这里有种花,可以让你的脸在十二个时辰里染上胎记。”

    “真的?”木紫鸢忙问:“哪种花?”

    “看到前方雾气尽头那片暗红色的花了吧?把它的花瓣揉碎,涂在脸上,就会让你脸上的皮肤染成暗红色。别人看了,就和胎记一样。”

    木紫鸢向前看去,果然看到了一片暗红色花朵。

    她上前摘了几朵,把它们揉搓出汁液,然后往脸上涂了大半边脸。

    “效果怎么样?是不是很丑?”木紫鸢问。

    她以前看过别人脸上有大片胎记,知道那些胎记长在脸上给人什么样的感觉。

    “不丑。就是别人看了第一眼,不会再看第二眼的感觉。”小七嘿嘿笑了起来。

    “啊?”木紫鸢欲哭无泪。

    她不要变那么丑啊。

    “还有,陌生人和你说话你不要随便搭理人家。你刚重生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对很多人情世故都不清楚,少说话,少找麻烦少出错……”

    “嗯……知道了。”

    她现在的模样,恐怕她主动和别人说话别人也懒得搭理她。

    “若是真的遇到什么事,你先和他们周旋着。我的灵气若是恢复得差不多了,就会去找你。”

    “……”

    木紫鸢听着小七的念叨,不停地点着头,感觉她自己就像个第一次出门的孩子,父母不放心地反复地叮嘱着。

    终于,小七再也没有什么可交待的,木紫鸢终于松了口气。

    她走到歪脖子树跟前,心里默念着锦鲤镇,然后向着树撞了过去。

    再次睁眼,木紫鸢又出现在那条小巷子里。

    她背着那袋天麻直接向着“成记”药材铺子走去。

    “姑娘,这里没有东西施舍给你……”之前的药童看到低着头的木紫鸢,上前拦下她。

    木紫鸢抬头看向他,对他笑了笑,道:“掌柜的在吧?”

    药童看清了木紫鸢的脸,脸色僵了僵,往后退了一步,眼睛看向别处,道:“姑娘,这里是药铺,不是粥铺。没吃的打发你。”

    木紫鸢的心里有点郁闷,她像个乞丐吗?

    她往她自个身上从上到下地看了看。

    此时的她,半张脸上有着大片暗红的胎记,这不需要看,她也很清楚。

    棉衣的面料虽新,却有多处被撕破,里面的棉花已经露了出来。一根用枯草编成的草绳系在腰间,却仍能看到里面的底衣。

    除了她手中的袋子还算干净完整,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个乞丐。

    好吧。

    木紫鸢叹气,她现在的确像个乞丐。

    而且,还是个相貌丑陋的乞丐。

    上次来时,也是穿着补丁衣裳的,这药童还挺热情的,也没把她当成乞丐啊。

    现在……唉!

    果然不管是在哪里,颜值高的人总是很讨巧。

    “我来卖药。”木紫鸢直接说出她的目的。

    “卖药……”药童又上下打量了木紫鸢。

    这个相貌丑陋的乞丐,会有药卖?

    木紫鸢见药童站着不动,拍了拍背着的袋子,对着他又笑了起来。

    药童瞟到木紫鸢对着他笑,忍不住地哆嗦了下,忙走到门边,拿起一把扫帚边扫地边道:“姑娘,别闹了。你快走吧。”

    木紫鸢愣住。

    这药童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的?她都和他说过了,她是来卖药的啊。而且,她不是给他看了她背着的袋子吗?

    他这般拿着扫帚往她跟前扫地,是怎么回事?

    “我说,我来卖药,不是来乞讨的。”木紫鸢有些生气地对着药童吼了起来。

    她把袋子打开,拿出一块天麻,道:“之前和你们掌柜的约好的。这天麻,你们要是不要,我可要卖给其他药铺了。”

    药童见木紫鸢真的是来卖药的,忙放下扫帚,胀红着脸,忙转身进到店里喊了之前那个掌柜的出来。

    掌柜的听说外面有个乞丐一般的姑娘有天麻,忙走了出来,把木紫鸢请进店里。

    木紫鸢进到店里,把袋子里的天麻拿了出来,道:“掌柜的,这些天麻,你看看。”

    老人拿起天麻仔细检查了一番,问:“敢问姑娘,你这些天麻是从何处得来?”

    “这个嘛,你就不用问了。我自然有门路。”

    “这些天麻,我给你二百两银子,如何?”老人问道。

    木紫鸢一愣。

    二百两?之前每个品种只带了一块,他还给了二百两呢。

    这次,按照之前的约定,每个品种带了五块,他仍然只给二百两?

    就这么两天,这天麻的价格就掉了这么多吗?

    “掌柜的,你挺不厚道啊。”木紫鸢有点不高兴地哼了一声,道:“之前可不是这个价啊。”

    老人一愣,疑惑地看向眼前的女孩。

    只一眼,他就很肯定他没见过她。

    这张脸,就是无意中看过一次,也能让人记一辈子。何况,这姑娘说之前就来卖过天麻。

    老人回想了一下,之前来卖过好几个品种天麻的女孩只有一个。可那个女孩的相貌不俗,和眼前这女孩根本不可能是同一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