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44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梅友才看着柳翠枝那疑惑的表情,眼神闪了闪。

    “梅友才,他们……是不是你……”柳翠枝从地上爬了起来,冲到梅友才面前,盯着他的眼睛。

    “我什么?你个臭婆娘,没事瞎猜个什么劲?”梅友才的眼神飘移,挥了下手,转身看向木安楠,喝斥道:“小野种,叫你泡壶茶怎么还不去?反了你了!”

    “梅大叔,娘不给茶叶……”木安楠小声道。

    梅寒香忙走到柳翠枝跟前,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声道:“娘,不就一点茶叶么?给他喝就是了。免得又受皮肉之苦。”

    柳翠枝的眼睛狠狠地剜了梅友才一眼,对梅寒香道:“去,弄几片出来,给他泡茶。”

    梅寒香见柳翠枝同意,忙向着梅友才笑道:“爹爹稍等一会,我这就去给你泡茶去。”

    梅友才见柳翠枝母女妥协,也不再继续生气。

    他看向木安楠,向他招了招手,道:“安楠,你还是趁早做个打算。”

    木安楠皱眉看向梅友才,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梅友才笑了起来,哼哼道:“这个家,没了木紫鸢给你撑腰,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姐姐……”木安楠的眼神一凛,盯着梅友才。

    梅友才看了看木安楠和柳翠枝,哈哈地笑了起来。

    “实话告诉你们吧。今天,我真的是太高兴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没事兜什么圈子?若是不想说,就赶快走,别让人看到了,还以为我和你有牵扯。”柳翠枝心里已认定她之前的想法,根本不在意梅友才到底要不要说。

    “嗬,你是不是怕别人说你寡妇门前是非多啊?”梅友才嘿嘿地冲着柳翠枝伸手,想要占她便宜。

    柳翠枝忙往后退了一步,哼哼道:“梅友才,你再这样,我可要喊人了。”

    “喊吧。”梅友才瞒不在乎地说:“你家住这么偏,平常又喜欢得罪人,看你喊了,有没有人来管你的闲事。说不定,还会看你的笑话。”

    “爹爹,茶泡好了。你不是口渴了吗?快喝茶。”梅寒香端着茶走到梅友才跟前。

    梅友才接过茶,喝了一口,总算不再闹腾。

    “爹爹,你不是说有什么高兴的事吗?”梅寒香问。

    柳翠枝见梅寒香问这事,怕梅友才说那些腌臜事污了梅寒香的耳朵,忙对着梅寒香喝斥道:“小姑娘家的,打听这些做什么?快回屋里去!”

    “嘿!你叫闺女进屋里去干什么?这事她怎么就不能听了?”梅友才一脸不解地看向柳翠枝。

    “你个老不正经的东西,自己和那小贱人干了见不得人的事,还要把这些宣扬给闺女听?”柳翠枝冷着脸,忿忿地骂道。

    梅友才被柳翠枝骂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一脸嫌恶的表情。

    他只是稍稍想了想,就明白了过来。

    他想说的,只是木紫鸢掉进了水塘里给淹死了,和这臭婆娘想的根本不是一回事啊。

    他虽然有暴力倾向,喜欢占人便宜,可从来不对那种小丫头起歪心思,更不可能去吃窝边草。

    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也有所不为。

    像是柳翠枝所想的那种事,他还干不出来。

    “我看你是找打吧?”梅友才把手中的茶杯掼到地上,一步跨到柳翠枝跟前,抬手就是一个巴掌。

    他打了这一巴掌感到还不解气,又往她身上狠狠地踹了一脚,把她直接踹倒在地上。

    木安楠的脸色变得苍白。他听明白了柳翠枝说的话。他之前在村子里听过一些年轻后生说过类似的话。

    他担心地跑出门去,想要去村子北面的山脚找到木紫鸢,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像柳翠枝说的那样,被梅友才怎么样了。

    ……

    木紫鸢从常望山家离开,为了抄近路,就走了很少人走动的小路。

    谁知没走多远,就看到柳怀水从另一条岔道也往这条小路迎面走来。

    她想起这条比较偏僻的小路也正是柳怀水回家的近路。

    她之前才刚刚打了那家伙,现在,若是被他纠缠上,肯定要吃亏。

    木紫鸢正要进到路边的小树林暂且躲一下,却听到柳怀水公鸭般的声音。

    “哟,妹妹是在这等哥哥吗?”柳怀水快走几步到了木紫鸢跟前,想到她刚才往小树林的方向看,调笑道:“难道妹妹等不及想进这小树林,让哥哥好好地疼你一番?”

    木紫鸢的目光嫌恶地睨向柳怀水,沉声道:“柳怀水,你最好离我远些。否则……”

    “哟,否则,你要怎么样?”柳怀水说着,伸手捏住木紫鸢的下巴。

    木紫鸢面寒如冰地瞪视着柳怀水,抬手就想再给他一巴掌。

    柳怀水像是知道她要动手一般,另一只手快速抓住了她的手。

    “嗬。梅大叔说你现在变厉害了,我还不太相信。果然变得够味了哈。哥哥就喜欢你这种厉害的小野猫。”柳怀水挑眉笑着,将木紫鸢抱进了怀里。

    木紫鸢身上自然散发出的体香,让柳怀水的眼神幽暗了下来。

    他吞了口口水,把她抱得更紧,并把头靠近她的脖颈处,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嗯……真香……”柳怀水一脸陶醉地喃喃道。

    木紫鸢明显地感觉到了柳怀水身体的变化。

    她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忍着心里泛出的恶心,用力挣扎着,想要摆脱柳怀水。

    可是,她现在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而对方是一个高大的年轻后生。体力上面,她根本奈何不了他。

    她抬腿踢向柳怀水的关键部位,他却侧身躲过,并抽出一只手捉住了木紫鸢的脚,脸上露出委琐的笑。

    “妹妹这般迫不及待地想要迎合我了么?这路上虽然没什么人走动,却不是最好的地点。”

    柳怀水向旁边的小树林看了一眼。那里虽然树木不多,但好在枯败的野草却是很深。在里面干点什么,外面就算有人走过,却也是看不到的。

    “妹妹,走,跟哥哥到那边的林子里,再来好好地疼你。哥哥保证让你像神仙一般快活。”柳怀水说着,就要抱着木紫鸢往小树林里去。

    木紫鸢瞟了眼小树林,若是真的被他带进去,凭她现在的体力,根本不可能与他抗衡。

    “柳怀水,你这样做,就不怕你姑找你的麻烦?”木紫鸢冷声道。

    “我姑?”柳怀水嗤笑了起来:“呵。我姑巴不得你被人糟蹋了。等我们生米煮成熟饭,她还得感谢我呢。”

    木紫鸢听了,心里知道他说的是实话。

    她趁着柳怀水一脸得意、手劲松动之际,抽出手狠狠地往他脸上打了过去。

    清脆的响声,让柳怀水愣了愣。

    木紫鸢趁着柳怀水发愣的功夫,快速往回跑。

    柳怀水反应过来,快速追上木紫鸢,抓住她的手腕。

    “放开我!”木紫鸢喝斥道。

    柳怀水被打了一巴掌,又见木紫鸢奋力反抗,他的眼神变得凶狠起来,反手一巴掌甩到木紫鸢的脸上,将她打倒在地。

    “小贱人,被你打了一次、两次,老子可以不和你计较。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老子若不把你给办了,老子就不是男人,不姓柳!”

    柳怀水说完,轻松地扛起瘫软的木紫鸢往旁边的小树林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