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41章 看老子不抽死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紫鸢感到脑中混乱不堪。梅寒香和木含香的两张脸在她的脑中不停地交替着出现。

    到了后来,她已经分不清现在在木家的那个人到底是梅寒香还是木含香。

    她目光散乱,整个人浑浑沌沌的,就像是失了魂一般,漫无目的地走着。

    有村民从她身边经过,停下脚步,露出怜悯的目光看向她。

    “木丫头,是不是你后娘又为难你了啊?”

    “哎呀,这木丫头,肯定又被柳翠枝和梅寒香欺负了。看她那一脸的呆样。早晚,这孩子得在她们手上废了……”

    “是啊。可怜啊……”

    木紫鸢对村民的议论声充耳不闻。

    她就像一个会行走的木偶般,呆滞地、没有方向地走着。

    走着走着,她跑了起来。到最后,她越跑越快,就像是身后有一群甩不掉的恶魔在追她。

    她想要甩开脑中梅寒香和木含香的脸。她想甩掉心底冒出来的,让梅寒香来偿还木含香犯错的念头。

    她必须竭尽全力地往前跑,不回头地往前跑,才能甩开那个拼命要占据她全部思想的念头。

    她心中很清楚的知道,她们不是同一个人。她们是两个不同空间的人。

    尽管小七告诉过她,梅寒香就是木含香的前世。后世的木含香就是这一世的梅寒香死后重生到她的身上。

    可是现在的梅寒香尽管张扬跋扈,却还没有对她做出那么残忍的事。

    她怎么能对一个无辜的人报仇呢?

    就算是要报仇,也应该是回到后世,找那个害她惨死的木含香。

    木紫鸢直到跑不动,才在一个田梗边停下了脚步。她扶着一棵树的树杆,拼命地喘着气。

    “木含香……”木紫鸢在心中喃喃道:“我该如何才能回到重生前?如何才能再见到木含香,向她报仇雪恨?”

    “哟,这不是紫鸢妹妹吗?”一个公鸭般的声音在木紫鸢的身后响起。

    木紫鸢忍住心里泛起的恶心,转头冷冷地看向那个站在她身后,一脸猥琐的年轻男人。

    “柳怀水?”木紫鸢看清来人,从原主的记忆里搜索到眼前这人的身份。

    这是柳翠枝的侄子,梅寒香的表哥。

    “哎呀,没想到,妹妹还能记得我啊。”柳怀水往木紫鸢的跟前凑了凑,伸手想要向她的脸上摸去。

    木紫鸢忙往旁边挪了一步,躲开了柳怀水伸过来的手,冷声道:“柳怀水,请你放尊重点。”

    “哟,妹妹这是生气了?”柳怀水嘿嘿笑了起来,露出一嘴的大黄牙,道:“哥哥我不是心疼你嘛。看你,这大冷天的,还弄了一脸的汗。我这不是要帮你擦汗嘛。”

    “不劳你费心了。”木紫鸢冷哼一声,看也不看他,转身就要往回走。

    柳怀水见木紫鸢要离开,忙快走几步,与她并排走着,笑着道:“妹妹这是要回家?”

    “……”木紫鸢目视前方,不想搭理他。

    柳怀水却并不在意,挤眉弄眼道:“正巧,我也要去看望姑姑与寒香妹妹。”

    木紫鸢停下脚步,皱起眉头。

    这个柳怀水就是一个地痞流氓。什么样的龌蹉事他都能干得出来。

    前阵子,他因偷了邻村一个小媳妇的衣裳,被她家男人当场抓住打了一顿,并送了官。

    现在,他出现在这里,看来是惩罚结束给放出来了。

    这样的人,还是少惹为妙。

    “妹妹怎么不走了?”柳怀水笑嘻嘻地盯着木紫鸢,两眼放着光。

    这丫头虽然有些瘦弱,但这脸蛋漂亮啊。若是弄到手,嘿嘿……

    “柳怀水,你就这么闲吗?非得跟着我吗?”木紫鸢沉下脸,眼露寒光地盯着他。

    柳怀水一愣,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从未见过木紫鸢露出过这种表情,这种眼神。

    这丫头从来都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从前他也没少占她的便宜。每次见到她,总会找着各种借口对她动手动脚。而这丫头,也从来不敢吭声,只默默地任由他揩油。

    现在,他见木紫鸢对他露出这般凌厉的目光,不禁打了个冷颤。

    “你……”柳怀水皱眉,疑惑着木紫鸢怎么突然变得不怕他了。

    “我怎么了?”木紫鸢目光森冷地看向柳怀水。

    柳怀水讷讷地看着木紫鸢半天,突然大笑了起来,上前就要抓住她的手腕。

    木紫鸢往旁边一个侧步,躲开了柳怀水的手。

    “妹妹,你以为你装作这般冷漠的表情,我就被你吓到了吗?”他又向着木紫鸢走了一步,低声笑道:“不过,你这冷脸的表情,可比你以往那畏缩的模样有意思多了。哥哥我,喜欢。”

    他说着,又向着木紫鸢靠近了一些,想伸手去摸她的脸。

    木紫鸢的心里升起怒火,扬手用力给了柳怀水一个响亮的巴掌。

    “你?”柳怀水不可思议地瞪着木紫鸢。

    这个懦弱可欺的丫头居然敢打他?想他在这锦鲤村,还从来没人敢如此对他。就是他爹,也从来没舍得打过他。

    “这一巴掌,是为以前的我讨回来的!”木紫鸢的眼神幽暗,快步上前,抬手又是一巴掌打在柳怀水的另一边脸上。

    “这一巴掌,是为你刚才对我不敬教训你的!”

    柳怀水被打懵。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他摸了摸着两边脸颊,眼中喷出火来,大着嗓门叫嚣了起来。

    “你!你敢打我?”

    木紫鸢冷笑:“打你又怎么样?”

    “好你个木紫鸢,老子疼你你不要。看老子不抽死你!”柳怀水说着,就要上前对木紫鸢动手。

    可是,他还没靠近木紫鸢,就被人抓住了胳膊,一把甩在地上。

    柳怀水被那人摔得半天起不来,趴在地上哇哇大叫。

    “谁?是哪个该杀千刀的敢对老子下黑手?”

    “老子?”那人冷声道:“敢在我面前称老子的人,恐怕早就去见了阎王爷了。”

    柳怀水听那人这样说,忙回头看向那个说话的人。

    “姑……姑父……”柳怀水感觉到这个称呼不对,忙又叫了声:“梅大叔……”

    梅友才看着柳怀水冷哼一声,道:“臭小子,长本事了哈?敢对我自称老子了?”

    柳怀水忙从地上爬起来,脸上堆着笑道:“哪敢啊。我还以为是村子里哪个不长眼的呢。”

    “不长眼?”梅友才小心地看了看阴沉着脸的木紫鸢,转头向着柳怀水伸手打向他的后脑勺,哼哼道:“我看,是你这小畜生不长眼!你是活腻歪了怎么的?胆敢惹木丫头不高兴?”

    “梅大叔……”柳怀水不解地看着梅友才一脸淤青的模样,又看了看木紫鸢黑着脸的模样,心里直犯嘀咕。

    这个前姑父是怎么了?居然对这个胆小怕事的丫头这般维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