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39章 你敢算计老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翠枝看着木紫鸢又恢复了胆小懦弱的模样,总算是出了一口气,心情也舒畅了起来。

    “安楠,把水端过来。木紫鸢,等会,把这些东西搬回主屋去。”柳翠枝指着她之前从主屋搬过来的衣物用品,神气活现地命令道。

    “嗯。”木紫鸢低着头,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娘,快吃吧,等会凉了再吃,会肚子疼的。”木紫鸢把粥和鸡蛋饼放到梳洗过后的柳翠枝面前。

    待到柳翠枝和梅寒香吃完早饭,木紫鸢和木安楠收拾了碗筷回到灶房。

    “姐姐,你……”木安楠看着眼前的木紫鸢,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心里的疑问。

    这个姐姐,到底是后来的紫鸢姐姐,还是之前那个胆小怕事的紫鸢姐姐?

    “安楠,姐姐没有给你留早饭,你不会生姐姐的气吧?”木紫鸢看向木安楠,轻声问道。

    木安楠愣住,眉头轻轻蹙起,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姐姐。

    “安楠,你还没回答我,到底有没有生气?”柳翠枝看着木安楠一脸疑惑的表情,再次问道。

    “姐姐,你没走吗?”木安楠小心地问。

    木紫鸢笑了起来,伸手刮了木安楠的鼻子,道:“你想让我去哪呢?我该走去哪吗?”

    木安楠愣了愣,紧跟着笑了起来。

    “姐姐,你吓死我了。”

    “为什么?”木紫鸢眨了眨眼,小声问:“原来的姐姐回来了,你不高兴吗?”

    木安楠摇头,道:“我当然不会不高兴。只是,她若是真的回来了,只有受欺负。还不如……”

    他看着木紫鸢,低声道:“还不如像姐姐所说,去了一个待她好的人家,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着。”

    木紫鸢伸手揉了揉木安楠的头顶,叹了口气,道:“她会的。会比我幸运,重生到一个没有人欺负她的人家。”

    “姐姐,既然你没走,刚才为何要装作胆小懦弱的模样,那般委屈自己,讨好她们?”

    “这个嘛……”木紫鸢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道:“天机不可泄露。”

    木安楠的大眼眨了眨,咧嘴笑了起来,道:“既然姐姐不想说,我就不问了。反正,我只要知道,姐姐做的任何事都有道理就行了。”

    木紫鸢愣愣地看着木安楠,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她原本想着这家伙再问几次就告诉他的。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听话。说是不可泄露,他就真的不问了。

    他就这么相信她不是那个胆小怕事、木讷懦弱的木紫鸢吗?

    “木紫鸢,娘说了,让你一会和木安楠一道去里长那里把玉佩给要回来。”梅寒香走到灶房门口,特别注意了灶房里的各个地方,看看有没有木紫鸢偷偷藏起来的鸡蛋饼。

    “玉佩?”木紫鸢佯装不解地问道:“寒香妹妹,玉佩不是被娘拿走很多年了吗?怎么会在里长那?”

    梅寒香听了木紫鸢的话一愣。

    她是在装傻吗?明明是她昨天吩咐木安楠交给里长保管的啊?现在居然说娘亲很多年前就拿走了?她是失忆了,还是之前真的撞傻了?

    梅寒香盯着木紫鸢看了半天,在心里得出结论来。

    木紫鸢肯定是撞傻了。否则,她怎么会一时一个样?

    之前想着她被邪祟附了身,看来应该不是这方面的问题。

    那个大师不也说了,木紫鸢的身上没有邪祟吗?

    这样一排除,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木紫鸢之前被撞傻了,伤了脑袋,才会性情大变。

    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她肯定也都不记得了。

    “寒香妹妹,我真的不知道玉佩的事……”木紫鸢佯装害怕地看向梅寒香。

    梅寒香正要像以往一样喝斥木紫鸢,却突然感到肚子疼得直不起来。

    她摆了摆手,忍着肚子里想要往外冒的废气,道:“待会再跟你说。哎呦,我的肚子……”

    说完,她终于忍受不住地往茅房跑去。

    “姐姐?寒香姐姐这是……”木安楠看着梅寒香的背影,听着她往茅房跑时,不断发出的“噗噗”声,一脸的嫌弃。

    “吃多了撑的呗。”木紫鸢的嘴角上扬,哼起歌来。

    “难道是……”木安楠猜测着看向木紫鸢那一脸轻松的模样,心里总算明白了木紫鸢不让他吃早饭的原因。

    木安楠这边还没猜测完,就听到杂物间的门被撞开。紧跟着,柳翠枝也捂着肚子,和梅寒香一样,一路不断发出“噗噗”声往茅房的方向跑去。

    “好你个木紫鸢!你敢算计老娘!看我一会不扒了你的皮!”茅房的方向传来柳翠枝大声威胁的声音。

    “娘这是怎么了?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木紫鸢走到茅房附近,看着柳翠枝捂着肚子忍痛的模样,脸上故意露出不解的神情。

    柳翠枝抬起一只手,忍着痛,喝斥道:“你!你居然敢在早饭里下毒!哎呦,我的肚子……”

    木紫鸢佯装很惊讶地说道:“娘的肚子痛,怎么能怪我在早饭里下毒呢?这要是说出去,我不是要背负投毒的罪名吗?”

    “对……就是早饭。”柳翠枝喃喃自语。

    木紫鸢和木安楠没有吃早饭,应该就是那些早饭有问题。

    她刚才还奇怪了,这丫头怎么那么好心又是红薯燕麦粥,又是鸡蛋饼的做给她们吃。原来是在里面放了东西。

    “你在早饭里下了毒。”柳翠枝愤恨地道:“我还当你又变回那个木讷的丫头了。原来,你是装的啊……”

    木紫鸢一脸迷茫地看向柳翠枝,抖着声音问道:“娘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啊?什么装不装的?我不就是我吗?我要变回谁啊?”

    “你敢说,你不是昨天那个打了梅友才的木紫鸢?”柳翠枝说着,又排出一股臭气熏天的气体。

    木紫鸢憋着气,强忍着那股味,装作畏畏缩缩的模样,惊讶地问:“娘说我打了梅大叔?这怎么可能?”

    “你……”柳翠枝看着木紫鸢不像是说谎的表情,疑惑道:“你不记得了?”

    木紫鸢茫然地摇头。

    “哎呦……”柳翠枝捂着肚子,没那个心思去想木紫鸢到底有什么不对劲,伸手拍着茅房的门,催促道:“寒香……你、你快、快点出来。我……我忍不……”

    柳翠枝的话还没说完,就感到肚子疼得憋不住,紧跟着,她的脸色变得难堪起来。

    “木紫鸢,你……你快点帮我准备热水和干净的衣服去!”

    木紫鸢转身的瞬间,笑得抖了起来。

    柳翠枝看着木紫鸢发抖的身子,还以为是被她吼得害怕了。立马,肚子的疼痛,与当下难堪的心情舒缓了一些。

    只要这丫头不是那个会打人的木紫鸢,以后有她出气的时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