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31章 再借一百两银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安楠防备地看向梅友才,道:“梅大叔要找姐姐干什么?”

    “这孩子,干嘛吓成这样?我又不打你。”梅友才想要扯出一个笑来,却牵动了嘴角的伤口,疼得他直咧嘴。

    “咦?”梅友才看到常望山手里拿着的玉佩,感觉很眼熟。他似乎在柳翠枝那里见到过。此时怎么会在常望山的手里?

    “这玉佩……”

    木安楠心里一慌,却镇定自若地道:“梅大叔,这玉佩,是让常大叔帮着保管的。”

    梅友才一听是木安楠让里长保管,瞪着眼睛,道:“为什么要叫外人保管?拿回来,我帮你保管!”

    “可是,梅大叔是我什么人吗?”木安楠小声地问。

    “我……”梅友才的眼珠转了转,道:“我是你寒香姐姐的亲爹,算起来,也算是你的爹爹。我怎么就不能帮你保管了?”

    “可是,这玉佩是紫鸢姐姐从娘那里拿人参赎回来,要我交给常大叔保管的……”木安楠看了眼主屋的门,小声道:“若是被姐姐听到梅大叔要抢这玉佩……”

    梅友才听到木安楠说是木紫鸢的意思,转头看了眼主屋紧闭的门,深怕这事被木紫鸢听到,脸上立马堆起笑容。

    “哦。是紫鸢那丫头的意思啊,我……我就是提个建议,没别的意思。”他说着,又心痒地看了一眼玉佩,喃喃道:“我就是看看……看看而已。”

    “奇怪了……”

    石头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梅友才提到木紫鸢时畏缩的表情。

    “梅友才,我怎么觉着,你有点怕紫鸢那丫头啊?”

    梅友才见石头疑惑的模样,立马挺了挺身子,瞪了回去。

    “怕什么怕?我怎么可能怕……”梅友才瞄了眼主屋,小了声音,嘴硬地说:“怕那丫头?哼!笑话!”

    他说着,对着一院子的人吼了起来:“走走走。都杵在这不用下地干活了啊?”

    “安楠,这玉佩我就先帮你保管着。”常望山说道。

    木安楠点头,道:“常大叔,麻烦你了。我和姐姐都会感谢你的。”

    常望山说完,和秦月儿带头离开了木家小院。

    众乡邻见玉佩已找着,里长两口子也已离开,没什么热闹可看,就都散了去。

    梅友才见众人都离开,把手中拎着的肉提了提,看向木安楠,道:“安楠哪,你姐姐呢?我买了点肉给你们吃。”

    木安楠疑惑地看着一脸谄媚笑容的梅友才,又看了看他手中拎着的肉,心里拿不准他突然献殷勤是什么意思。

    木安楠想起之前柳翠枝做的那碗有问题的鸡肉,忙摇头道:“梅大叔的心意我代姐姐心领了。”

    梅友才见木安楠拒绝收下,忙在他自个的脸上轻轻打了下,讨好道:“之前,是我太混账,胆敢向紫鸢讨要银子。现在,我买了这些肉,就是想让紫鸢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柳翠枝和梅寒香一脸狐疑地看着梅友才。

    这家伙是被打傻了吗?居然买了肉过来道歉来了?

    柳翠枝的心里更不是滋味。

    这个该杀千刀的家伙,何时对她这么低声下气地说过话?

    “爹,你……没事吧?”梅寒香走到梅友才跟前,打量着一脸青紫的梅友才。

    梅友才看着眼前的闺女,脸上露出恶狠狠的表情,喝斥道:“你这丫头,以后要是再敢欺负紫鸢和安楠,当心我剥了你的皮!”

    梅寒香看着梅友才一脸凶狠的模样,委屈地红了眼眶,抽噎道:“就连你现在都不敢和木紫鸢对着干,我哪敢再去欺负她啊?”

    “不敢就好!”梅友才得到了梅寒香的保证,转头又笑着看向木安楠,道:“那个……安楠啊,能不能让我当面和紫鸢道个歉啊?”

    木安楠双眼警惕地看向梅友才,摇头道:“梅大叔,恐怕不行啊。姐姐还在气头上。你若是现在去找她,我怕她会像之前说的那样,收点那几百拳的利息……”

    梅友才听木安楠这样说,想起之前被打的情景,忙点头道:“对、对。你说的对。既然紫鸢现在还在生气,我就不再去惹她心烦了。这肉……”

    木安楠为难地看了眼梅友才手里拎着的肉,道:“梅大叔,姐姐没同意我收下这肉,我也不敢随便收你的东西啊。我也怕姐姐一个不高兴,就对我不客气啊。”

    他说着,看了眼一边瞪着眼睛的梅寒香,道:“不如,给寒香姐姐吃吧。她最喜欢吃肉了。”

    “给她吃?”梅友才看了看那块肉,哼了一声,道:“给她吃有什么用?长这一身的肉,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算了,还是我自个带回去吃。”

    梅友才说完,又看了眼主屋,拎着那块肉一瘸一拐地出了木家院子。

    木安楠看了眼柳翠枝和梅寒香,心里担心着木紫鸢的情况,向她们指了指主屋,道:“娘,寒香姐姐,紫鸢姐姐刚才还有事吩咐我做,我先回屋了。”

    说完,也不等柳翠枝点头,就快速打开主屋的门闪进去,“呯”地一声将门从里面关上并插上了门栓。

    梅寒香愤恨地看向主屋,那屋子比她现在住的杂物间宽敞明亮多了。

    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会睡在那种破败不堪的地方。

    “娘,这事就这么算了吗?我们不去请大师来看看了吗?”梅寒香忿忿地冷哼,手掌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怎么可能!”柳翠枝阴沉着脸,眯着眼睛看向主屋。

    “我们现在没银子,还怎么去镇子上请大师?”梅寒香皱眉。

    “借。”柳翠枝想了想,继续道:“我去找杨彪,再借一百两银子。”

    “什么?”梅寒香大惊。

    若是再借这么多的银子,到时候拿什么去还?

    现在总不能还让木紫鸢去抵债吧?到时候,还不是又要她去抵债?

    这一次,木紫鸢肯定不会再弄根人参来救她了。

    “娘,我们还是再想想其他办法吧。你若是借了杨彪的银子,我们拿什么去还?”

    “这次借他一百两,我就不还了。他得了那么值钱的人参,总得分我一些银子吧?我之前只借了他一百两银子,他心里应该有数的。就算我再借个两百两,他还是赚了大头。”柳翠枝心里不平衡地哼哼道。

    “再说了,若是我们赶走了那丫头身上的邪祟,再叫她向里长要回玉佩,她敢不去?”柳翠枝冷笑起来:“到时候,有了那玉佩,你还怕没银子还债?”

    “对。还是娘想得周到。”梅寒香想了想,点头赞同柳翠枝的想法。

    不管能不能成功,也总得试试吧。

    说不定就真的成功了呢?

    说不定杨彪看在那根人参的份上,给了她们一百两银子,并不要她们还了呢?

    只要有了银子,请了大师赶跑木紫鸢身上的邪祟,将她给打回原型,看她还怎么在她们跟前耀武扬威。

    就算杨彪最后要她们还银子,到那个时候,只要叫木紫鸢去找里长要回玉佩,还怕没银子还债?

    那时候,她又可以住进主屋,又可以凭着她的心情任意欺负那个胆小怕事的木紫鸢。

    梅寒香想到木紫鸢那胆小懦弱的模样,嘴角不由的上扬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