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23章 不要惊动他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紫鸢扶着木安楠站稳,深深吸了口气,对着他轻轻摇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安楠,小点声,不要惊动他们。”

    木安楠往门口看了一眼,点头不再出声。

    若是被梅友才他们看到姐姐现在这么虚弱的模样,肯定要把刚才被打的事报复回来。

    “姐姐,你要不要紧?”木安楠小声问道。

    “不要紧。扶我过去坐下。”木紫鸢稳了稳心神,对着木安楠露出一个笑容。

    “姐姐,你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厉害?”木安楠小声地问。

    木紫鸢坐到炕沿边,看着这个原主的爹爹从路边捡回来的小乞丐,问:“安楠,我要是说,我遇到了一个高人,他教了我一些拳脚功夫,你会相信我吗?”

    木安楠愣了愣。他没想到木紫鸢会这样回答他。

    “相信。”他看着木紫鸢,用力地点了点头,又问道:“可是,你现在看起来很虚弱。是因为刚才打人累着的原因吗?”

    “差不多吧。”木紫鸢笑了笑,问:“安楠,刚才的我,是不是很凶?”

    木安楠想到木紫鸢刚才教训那几人的模样,神色复杂地点了点头。

    “那么……”木紫鸢看着木安楠面上的表情,轻声问:“你会害怕这样的我吗?会疏远我吗?”

    木安楠是木紫鸢来到这里后,感觉最亲近的人。若是他因此害怕她,疏远她,是她不想看到的。

    “不会。”木安楠摇头,道:“就算你不是我原来的紫鸢姐姐,我也不会害怕你、疏远你。”

    “你……”木紫鸢听了木安楠的话,目光若有所思地看向他:“你知道我不是……”

    木安楠怔了下,点头承认道:“我之前就感觉到了。”

    “那你还不怕我?不疏远我?”

    木紫鸢不得不重新打量起这个一直表现的很胆小的男孩,考虑要不要告诉他实情。

    “为什么要怕你?”木安楠笑了笑,道:“你又没有害我的心思,而且对我还那么好,我怎么会怕你、疏远你呢?”

    木紫鸢笑了起来。

    这孩子,并不是她心里所想的那么简单啊。

    一般来说,就算是成人遇到她这种情况,可能都要害怕,与她保持距离的。甚至,会有人想着要怎么除掉她。

    “你就不担心原来的木紫鸢去哪了吗?”木紫鸢问。

    木安楠听木紫鸢这样问,神色暗了下来。他看着她,眼神闪动,心里纠结着要不要承认他心里是非常担心的。

    木紫鸢见木安楠不说话,沉默片刻,脸上露出极其柔和的神色,缓缓道:“安楠,我的确不是你之前的姐姐木紫鸢。”

    木安楠点头,知道木紫鸢会解开他心中所有的疑问,静静地等着她往下说。

    “我来自后世。死后变成了一缕幽魂,一直没有意识地到处飘荡。当我有了意识清醒后,就成了现在的木紫鸢。至于你原来的紫鸢姐姐……”木紫鸢想了想,继续道:“应该已经在撞破额头时就死了。”

    “你的意思是……”木安楠震惊地看向木紫鸢,问:“你是借着原来的紫鸢姐姐的尸体还魂了?”

    “可以这么说。”木紫鸢点头,又道:“我这种情况,还可以叫做重生。”

    “重生?”木安楠喃喃地重复了一遍,感觉很不可思议。

    “难怪……你的性格与之前变得完全不一样。我就想着,为什么之前那么胆小,话都说不利索的紫鸢姐姐,突然就变得勇敢,变得敢与他们争辩了。”

    “姐姐……”

    “怎么了?”木紫鸢看着木安楠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刚才拿给梅大叔的草,真的那么值钱吗?”

    木紫鸢高深莫测地笑了笑:“你觉得呢?”

    木安楠皱眉思索。

    那种草一定是值钱的吧?要不,紫鸢姐姐怎么会发那么大的脾气,把梅友才打得那么惨?

    唉!可惜了那么值钱的东西。

    木紫鸢见木安楠一脸心疼的模样,揉了揉他的脑袋,窃笑道:“梅寒香认的没错。”

    “啊?”木安楠愣住,没反应过来木紫鸢说的意思。

    木紫鸢勾了勾唇,凑到木安楠耳边轻声说:“梅大叔踩烂的就是一些卖不了钱的巴根草喽。”

    木安楠睁大眼睛,指了指门外,道:“那姐姐还把梅大叔……”

    木紫鸢好笑地看着木安楠一脸震惊的模样,摊开手,道:“想要惹事,我总得找个令人信服的借口吧?”

    木安楠神色恍然地点了点头。

    这个紫鸢姐姐,厉害!威猛!

    若是之前的紫鸢姐姐在天有灵,心里也会感到解气的吧?她生前想都不敢想的事,这个紫鸢姐姐全部帮她做了。

    “紫鸢姐姐……”木安楠想到与他相依为命了那么多年的紫鸢姐姐已不在了,黯然神伤起来。

    “安楠……”木紫鸢看着木安楠的神色,知道他心中所想。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你的紫鸢姐姐,说不定也像我一样,重生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说不定,她现在的人生,不再像之前那样处处被人欺负,而是被家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着。”

    木安楠点头,在心里默默祈祷那个一生受尽欺负的木紫鸢能像眼前的木紫鸢说的那样,可以不再受人欺负。

    这时,屋子关着的门被敲响。

    木紫鸢神情一紧,与木安楠对视了一眼。

    木安楠走到门边,从门缝向外看了看,回到木紫鸢身边小声道:“姐姐,是娘。”

    木紫鸢此时因聚力草的效力已过,整个人全身无力,脸色苍白,给人一种病恹恹的感觉。

    “紫鸢啊,安楠哪,你饿不饿啊?娘为你们做了吃的。要不要出来吃?”柳翠枝在门外柔声喊道。

    木紫鸢听了柳翠枝那捏着嗓子刻意伪装起来的温柔声调,不由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向着木安楠摇了摇头,轻声道:“安楠,去打发她离开。我现在,不能见她。”

    木安楠点头,也觉得木紫鸢这副模样若是被柳翠枝看到,肯定有麻烦。

    于是,他走到门边,大声道:“娘,姐姐说了,她现在因为那些值钱的药草被毁了,心情不好。”

    “我就是知道她心情不好,所以做了好吃的东西。紫鸢啊,吃点好东西,心情就好了。”

    “娘,你还是快走吧。姐姐的气还没消呢。我担心姐姐她看到你后,又忍不住要动手打人。”木安楠佯装好心地提醒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