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10章 极大的怨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紫鸢等了好一会,也没有等到小七的答案。

    “小七?”木紫鸢在心里喊到。

    又等了一会,她仍没有听到小七的声音。

    “小七……你为何不说话了?”木紫鸢心里有点不安起来。

    难道,这件事是有什么隐情么?

    “主人,你还是别问了。具体的细节,我也不太清楚。”

    小七顿了顿,犹豫地说:“我只能告诉你,你重生前的妹妹木含香,她活了两世。”

    “活了……两世?”木紫鸢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嗯。”

    木紫鸢突然明白了她意识消失前,木含香说的那句没听完的话。

    那句话的原话,应该是:“木紫鸢,你怎么也想不到,我是活了两世的人……”

    木紫鸢的身形晃了晃。

    原来,重生前的妹妹,她那个柔弱善良的妹妹木含香,根本早就不是她从小就认识的人了。

    “这……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木紫鸢很想知道她那可爱的妹妹木含香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一样的?

    可是,重生前有关木含香的一些记忆就像是被上了锁一般,任她如何绞尽脑汁地回想,却终是找不到任何可遗的地方。

    是啊。若是早就露出马脚,她又如何能遭遇了那个人的算计?她又怎么会被那人害得尸骨无存?

    木紫鸢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无穷无尽的恨意,像潮水般扑向她,淹没她,让她无法呼吸。

    木紫鸢自认她不是一个喜欢与人攀比、结怨的人。

    重生前,她只想过着她自个的小日子,从来不会与人争,更没有做过令人记恨的事。

    对木含香,她也是呵护备至。

    她现在重生到她的前生,从这具身体接收到的原主的记忆,也不是那种会与人结怨的性格。

    这个原主木紫鸢的性格太懦弱、太胆小怕事了。怎么可能会让这一世的梅寒香带着怨恨重生到后世去报仇?

    “小七……”木紫鸢眯着眼,在心里问:“我那妹妹木含香……真的是梅寒香重生的?这中间不会有什么误会吧?我究竟做了什么,让她要追到后世害我惨死?”

    “这个嘛……”小七的声音有着犹豫。

    木紫鸢又在心里道:“你应该清楚她究竟为何那么恨我吧?”

    “主人……”小七叹了口气,道:“我只是个小精灵,能力有限,所知也有限。你不用把我想象的太厉害。”

    “不厉害么?”木紫鸢反问。

    至少,比她厉害多了好不好?

    “我是真的知之甚少。我只知道,现在的梅寒香死后的确重生到了后世的木含香身上。”小七顿了下,继续道:“至于她为何重生,为何要在后世那么害你,我也不是太清楚。”

    “所以,你让我救下她,就是为了后世她不再害我?”木紫鸢猜测道。

    “我想要尽量避免你重蹈覆辙。在这一世,尽量让她没有机会重生到后世的木含香身上。”小七解释道。

    木紫鸢思索片刻,问:“我能重生,是因为之前被木含香迫害惨死,心中有着极大的怨念。那么,梅寒香能重生到后世,难道是因为她这一世也经历了惨死,对我有着极大的怨念?”

    “……”

    木紫鸢还没等到小七的回答,就听到院子的门被人用力捶了起来。

    伴着“咚咚”声的,还有一个喘着粗气的男人在外面大声地吼叫。

    “柳翠枝,你个死婆娘!给老子滚出来!”

    木紫鸢皱眉走到灶房门口,看到那两扇单薄的院门被那男人捶得摇摇欲坠。

    柳翠枝听到喊声,满脸紧张地打开房间门,和梅寒香站在屋子前,不敢去开门。

    “娘,要开门吗?”木紫鸢的脸上有着怯怯的表情。

    柳翠枝看了眼木紫鸢,想到刚才和梅寒香猜测的事,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这丫头,怎么看,也还是之前那胆小怕事的模样啊。也许,她胆敢和寒香对着干,只是因为撞了脑袋,有些痴傻的原因?

    “柳翠枝,你快点开门!再不开,老子就把门踹开。”门外男人的声音越发不耐烦起来。

    “娘,不能开。他进来会打人的。”梅寒香抖着身子,害怕地拉住柳翠枝。

    “梅友才,你快走吧。我们俩是通过里长和离的,你不要再来骚扰我。我不会开门的。”柳翠枝冲着门外的男人喊道。

    “哼!你个臭婆娘!当真以为和离了,改嫁了,老子就拿你没办法了?”梅友才“呸”了一声,继续道:“识相的,赶紧地开门。再不开门,可别怪老子把门踹开。等老子进去,看老子不好好收拾你这臭婆娘!”

    柳翠枝的目光怨愤地看着快要被梅友才踹开的门,走到一边,拿起平常砍柴用的砍柴刀,握在了手中。

    “娘?你要干嘛?你要砍死爹么?”梅寒香瞪着眼睛,上前拉住柳翠枝的胳膊。

    “你松手!”柳翠枝甩开梅寒香的手,火大地指着院门,问:“你是要护着那个该杀千刀的么?难道你忘了,之前他是如何对待我们的了?还是说,你想让他进来打死我们?”

    梅寒香松了手,道:“可是……”她犹豫着看了看院门,喏喏地说:“可是,他再坏,也还是我爹爹啊……”

    柳翠枝满脸失望地看着梅寒香,怨恨地点头,道:“好啊……枉我心里还疼着你,怕你跟着他挨打受骂,再难也要把你带在身边。原来,你的心里竟然是向着他的!”

    梅寒香的眼睛看了看院门,转身抱住柳翠枝的胳膊,委屈地说:“娘,你怎么这么想我呢?我还不是怕你一时冲动,弄出人命来,把自个也搭进去了嘛。”

    她说着,抬起手抹了抹眼中并不存在的眼泪,抽噎道:“若是你出了事了,我不就没娘了么?”

    柳翠枝听梅寒香这么说,脸上怨恨的表情总算缓和下来。

    “放心,娘不会干傻事的。娘就是拿着这个刀壮壮胆,吓唬吓唬他。”

    柳翠枝握紧了砍柴刀,吞了吞口水,转头看向木紫鸢,吩咐道:“木紫鸢,你和木安楠把灶房里的刀和能打人的东西都拿出来,跟我一道教训教训这个杀千刀的家伙!”

    “啊?”木紫鸢抱着双臂,全身发抖地小声开口道:“娘,我怕……我不敢啊……”

    “呸!”柳翠枝冲着木紫鸢啐了一口,骂道:“你个没用的吃白食的东西!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再不听话,当心一会皮肉开花!”

    “哦……”木紫鸢害怕地点头,看了眼那个被梅友才踹的快散架的门,转身进了灶房。

    “姐姐……”木安楠看向木紫鸢,小声问:“姐姐要去帮她们么?”

    “帮。”木紫鸢眨了眨眼,又道:“至于什么时候帮,还不是我们自己看着办?”

    木安楠听了木紫鸢的话,笑了起来。

    木紫鸢的嘴角也扯出一抹笑来,有热闹不看,岂不是太无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