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8章 你到底是人是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紫鸢带着木安楠去灶房起火熬了野菜粥,端上了桌。

    她和木安楠站在门外,等着柳翠枝和梅寒香吃完了之后,才带着木安楠进去把碗收拾了,再去灶房吃饭。

    “安楠……”木紫鸢看了眼灶房外面,见柳翠枝和梅寒香屋子的门紧关着,又缩回了脑袋,从口袋拿出一个煮熟的野鸡蛋放到木安楠的手里。

    木安楠看到手里的野鸡蛋,惊喜地睁大了眼睛。

    “姐姐……”他大声叫了起来。

    木紫鸢忙对着他做了噤声的动作,又看了看那对母女住的屋子,小声道:“快点吃。不要叫她们发现了。”

    “姐姐,你有么?”木安楠点头,小声地问。

    木紫鸢微笑着摸了摸木安楠的头,轻声道:“姐姐吃过了。这个是给你的。”

    木安楠疑惑地看着木紫鸢。他一直和姐姐在一起,她什么时候吃过的?

    他想了想,立马明白了过来。

    他把野鸡蛋拨开,把它掰成了两半,伸手递到木紫鸢面前,道:“姐姐和我一道吃。”

    木紫鸢心里感到暖暖的。她笑着摇头道:“姐姐不吃。安楠正在长身体,要多补补。”

    木安楠固执地举着手,看着木紫鸢不说话。

    木紫鸢无奈,又怕被柳翠枝母女发现,只得伸手接了半个野鸡蛋吃了。

    木安楠见木紫鸢吃了野鸡蛋,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张口吃了另外半个野鸡蛋。

    “安楠,若是姐姐带你离开这里,你愿意吗?”木紫鸢问。

    原主的记忆中,原主和安楠在这对母女手中吃了不少苦。

    原主胆小懦弱,不敢和柳翠枝母女对着干。

    木安楠因为之前是乞丐,经历过忍饥挨饿的日子,所以,能有个可以遮风挡雨、不用挨饿的地方,他就知足了。他很怕被赶出去,再次过上乞讨的生活。

    这也是柳翠枝母女可以明目张胆地欺负他们俩的原因。

    “姐姐要离开家么?”木安楠皱起眉头,澄澈的目光看向木紫鸢,心里有着担忧。

    “安楠想一直被她们欺负么?”木紫鸢心里知道木安楠的担心。

    木安楠摇头,道:“姐姐,我不想被欺负。可是,若是不留在这里,我们能去哪?”

    木紫鸢愣住。是啊,他们俩能去哪?

    她才刚刚到这个地方,没钱没背景。虽然重生前会些散打,但这身体却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派不上用场。

    她若是贸然带木安楠离开,又能去哪呢?

    木紫鸢想到之前去的灵仙山。那里,不是最好的去处么?

    “主人,灵仙山虽然很好。但是,以你目前的等级,还不能在里面生活。而且,木安楠没法在灵仙山常住。”小七感应到木紫鸢的想法,及时解释道。

    木紫鸢皱眉,在心中不解地问:“为何不能常住?”

    “他只是个普通人。”小七解释道。

    “普通人?”木紫鸢疑惑地问:“我不也是个普通人?”

    “你不是。”小七道:“你是灵仙山的主人。”

    “主人?”木紫鸢感到不可思议,道:“小七,你在逗我玩吧?”

    “没有。反正,木安楠不能在灵仙山生活。否则,他会死的。”小七提醒道。

    “啊?”木紫鸢失声叫了出来。

    木安楠紧张地看向木紫鸢,道:“姐姐,怎么了?”

    木紫鸢的表情恢复平静,微笑着摇头,道:“没事。刚才喝粥呛了一下。”

    木安楠立马站了起来,走到木紫鸢身后,为她拍着背,体贴地问:“姐姐,这样好些了么?”

    木紫鸢心虚地点头,道:“好多了。谢谢安楠啊。”

    “姐姐,我想好了。只要能和姐姐在一起,去哪都一样。”木安楠重新坐回木桩做的凳子,认真地说。

    木紫鸢点头,摸摸他的头,笑道:“嗯。等姐姐安排好了,就带你离开。快吃粥吧。”

    木安楠对着木紫鸢笑了起来。

    “哟,还没吃完哪?木紫鸢,娘要你多烧些热水,她要洗澡。”梅寒香走进了灶房。

    木紫鸢喝了口碗里的粥,点头道:“行。一会就烧。”

    梅寒香得到木紫鸢的回话,却没像往常一样立马回屋。她站在灶台边上,想要再问问那个身穿华服的人的事。

    “咦?这是什么?”梅寒香眼尖地发现地上居然有一小块鸡蛋壳。

    “鸡蛋壳?”梅寒香快速弯腰将它捡起来,瞪大了眼睛,仔细地看了又看。

    “木紫鸢,这里怎么会有鸡蛋壳?”梅寒香叫了起来,大声地质问着木紫鸢。

    木安楠看着梅寒香手里的鸡蛋壳,脸色立马苍白了起来。

    都怪他刚才拨蛋壳时没注意,掉了一小块蛋壳也没注意。现在,这块野鸡蛋壳被梅寒香发现,那还得了?

    他记得之前有一次实在饿极了,就偷吃了一个鸡蛋,被柳翠枝打得全身皮肉都开了花。那种血肉模糊、疼痛到骨子里的感觉,他至今记忆犹新。

    “我不能吃个鸡蛋么?”木紫鸢却没有像原主一样吓得全身发抖,继续若无其事地喝着她的粥。

    “听听。我不能吃个鸡蛋么?”梅寒香学完了木紫鸢的话,火大地问:“你凭什么要吃鸡蛋?这个家,谁说了算?我和我娘答应你吃了吗?你难道不知道鸡蛋是要用来换东西的么?”

    “梅寒香,谁说我吃的鸡蛋是家里的鸡下的?”木紫鸢冷哼一声,指了指梅寒香手中的蛋壳,道:“你看仔细了,那是什么蛋壳?”

    梅寒香听木紫鸢这样说,低头仔细看了蛋壳,道:“不就是鸡蛋壳么?”

    “它是野鸡下的蛋。是我帮你找人参还债时,从歪脖子树边的草丛里捡的。怎么,我捡个野鸡蛋,你也要管?”

    梅寒香一愣,仍是霸道地说:“只要拿进这个家里的,就是我和我娘的。”她伸出手,对着木紫鸢道:“还有没有,全部交出来!”

    “没了。只捡了一个。”木紫鸢淡淡地说完,张口喝完了最后一口粥。

    “安楠,快点吃。粥都凉了。”木紫鸢看着木安楠害怕的模样,更坚定了要快点强大起来的打算。

    梅寒香见木紫鸢不再打算理会她,心里的火更大了些。

    “木紫鸢,你今天被鬼附身了么?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

    木紫鸢冷笑着转身,目光阴森地看着梅寒香,声音森冷地问:“你怎么知道我是被鬼附了身?”

    梅寒香看着木紫鸢突然变得阴森的表情,只感到头皮一麻,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梅寒香的声音打着颤,身子也抖了起来。

    “你说呢?”木紫鸢挑眉对着梅寒香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