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7章 你可真会忽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翠枝听了木紫鸢的回答,脸色更是难看了起来。

    她哪知道人参和山珍到底长在什么样的地方啊?刚才她也是故意试探木紫鸢,怕这丫头说假话糊弄她。

    没想到,这丫头居然真的是糊弄她的。

    若那人参和山珍不是出自村子北面的山里,她岂不是更没机会找到了?

    “你小小年纪就学会了说谎?”柳翠枝抬手就要用藤条打木紫鸢。

    木紫鸢快速往后一退,装作害怕地叫道:“娘不要打。我说、我说还不行么……”

    “到底是从哪挖的?”柳翠枝把藤条往桌子上狠狠地打了下,发出吓人的声音。

    “那些东西不是我挖的……”

    木紫鸢快速地在脑中想着要怎么说既不会让柳翠枝怀疑,又不会有其他的麻烦。

    “不是挖的?”梅寒香指着木紫鸢大叫了起来:“哦……木紫鸢,你居然敢去偷东西!娘,快报官,把这个小偷抓起来!”

    “姐姐不会偷东西的!”木安楠听到梅寒香要报官抓木紫鸢,忙跑到她的身前,把她护在身后。

    木紫鸢目光柔和地看了眼木安楠,心里有种暖暖的感觉。

    没想到,木安楠自己都怕的要命,现在见到梅寒香要报官抓她,却会挺身出来护着她。

    “安楠放心,姐姐没偷东西。”木紫鸢把安楠拉到身后,怕他被梅寒香欺负。

    “哼。不是偷的?你能从哪弄到那么值钱的东西?”梅寒香不信。

    她看向柳翠枝,道:“娘,我们去报官。若是人家丢了东西,衙差找到这来,我们也要受连累的。”

    柳翠枝听了梅寒香的话,也觉得木紫鸢除了偷,根本不可能弄到那么值钱的人参和山珍。

    若是丢了东西的人家事先报了官,肯定会追查到这。到时,她们母女肯定会因为之前用了那人参抵债受到牵连。

    “寒香,把他们俩看好。我去报官。”柳翠枝把藤条递给了梅寒香,转身就要出门。

    梅寒香挥舞着手中的藤条,冷笑道:“呵呵。木紫鸢,我娘现在就去喊衙差来抓你。就连里长,他拿了你的山珍,也会被你连累。”

    梅寒香开心地笑了起来,继续说道:“他不是要帮着你吗?到时候,他自己都要被大老爷关起来了,还怎么做这个里长为你撑腰?”

    木紫鸢见事情被她们想象成这样,心中好笑。

    在这方圆几十里都没有一户能吃饱肚子的人家,会有那么值钱的人参和山珍么?就算她有本事去偷,也得有人家有那种值钱的东西给她偷才成啊。

    就是在几十里外的锦鲤镇,恐怕也没有几户人家能拿出价值千两银子的人参和山珍。那种品相的人参,若是出现在镇子上,恐怕早就被那些达官贵人买走了。

    就算镇子上真有人家有那种品相的人参,从她家到镇子上,路途遥远,凭她这种从来没离开过村子的小丫头,一个下午的时间,就是走个单趟都不可能,何况还要潜入人家家里去偷东西再走回来?

    木紫鸢见柳翠枝真的要去报官,心知若不想惹麻烦,还是得找个借口让她相信。

    “娘,那些东西不是偷的。是别人送的。”木紫鸢喊住已经出了门的柳翠枝。

    “送的?”柳翠枝停下脚步,疑惑地看向木紫鸢。

    这得多有钱的人,会送这么贵重的东西?

    而且,人家凭什么要送她东西?

    “谁送的?为什么要送这些东西给你?”柳翠枝回到屋内,问。

    “呃……”木紫鸢脑中闪过那个受伤男人的身影。

    “其实杨爷要带寒香妹妹走时,我也是情急之下说要拿值钱的东西抵债的。可是,我出了门,根本不知道去哪找值钱的东西。”

    木紫鸢说着,看了眼柳翠枝和梅寒香,继续道:“我就在村子里转着,想着要不要找村子里的人借点银子。”

    “可是,娘也知道的。咱们家那么穷,哪有人家肯借钱给我们呢?而且,他们自己都吃不饱了,就是想借也没有银子可借。”

    柳翠枝见木紫鸢说了半天,还没说到关键的地方,不耐烦地打断她:“别给我尽说些没用的。你直接说,那人参和山珍到底是谁送你的?”

    “娘,你别急嘛。”木紫鸢受到惊吓似的缩了缩脖子,解释道:“我不是怕你不明白嘛,所以说的仔细些。”

    柳翠枝的手划拉了一下,道:“行了。快点说!”

    木紫鸢点了点头,继续往下说:“我转着转着,看到几个很凶的黑衣人拿着带血的刀从村子里走过。我当时害怕急了,就不管东南西北地跑了起来。”

    “后来,到了村子北面山脚的歪脖子树那,才发现那些人根本没有追我,我就停了下来。这时,娘,寒香妹妹,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木紫鸢故做神秘地看了看柳翠枝和梅寒香。

    梅寒香听着木紫鸢的话,正紧张着,突然听到她问看到了什么,立马联想到那些人参与山珍,猜测道:“难道,那人参和山珍就在村北山脚的歪脖子树下?”

    木紫鸢摇头,故弄玄虚道:“那棵树下,居然躺着一个穿着华服,身受重伤的人。”

    “哼!”柳翠枝冷哼一声,问:“你说了半天,跟那些人参和山珍有什么关系?你不要告诉我,那些东西就是这个受伤的人给你的。”

    木紫鸢听了柳翠枝的话,竖起大拇指,很是崇拜地看向她,道:“娘,你真厉害。那些东西,就是他给我的。”

    “他为什么要把那么值钱的东西给你?”柳翠枝不相信地问。

    “因为我救了他啊。”木紫鸢说。

    “你救了他?”柳翠枝好笑地看着木紫鸢,根本不信。

    “你骗谁呢?就凭你,会救人?”

    “我当然不会救人啊。”木紫鸢点头,道:“他中了毒了,当时动弹不得。我就在他身上找到了一个药瓶,就让他把那药吃了。谁知道,那药还真的把他救活了。”

    柳翠枝将信将疑地盯着木紫鸢,见她的眼神一点也不闪躲,不像是在说假话。

    “就算你救了他,他会这么大方把那些值钱的东西都给你?”

    木紫鸢用力地点头,道:“娘,那些东西在那人跟前,根本算不得什么。你没见他身上的衣服,还有他身上的那些配饰,哪样都比那人参和山珍值钱多了。”

    梅寒香听了木紫鸢的话,眼中有着羡慕。

    要是当时是她救了那人,该有多好。至少能多要一些那人身上的配饰。那人的一条命总比那些身外之物值钱吧?

    柳翠枝对木紫鸢的话总算信了几分。

    她知道大户人家的一些配饰,有的能值好几间铺子的钱。

    如果那人真如木紫鸢所说,那根人参与山珍对那人的性命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暂且就相信你说的。”柳翠枝走到屋子门口,回头道:“若是让我发现你在骗我,当心你的皮肉吃苦!赶紧的,去把饭做了!”

    木紫鸢答应着,笑着的脸在柳翠枝和梅寒香出了屋子后,沉了下来。

    “主人,你可真会忽悠。”小七的声音传入木紫鸢耳中。

    “忽悠么?”木紫鸢笑了起来。她可不就是在忽悠她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