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农家福女解锁了一座山 > 第3章 亏了老本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紫鸢在太阳就快落山的时候,领着锦鲤村的里长常望山进了木家小院。

    “木紫鸢,你总算回来了。”梅寒香看到木紫鸢回来,松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又神气了起来。

    柳翠枝看到木紫鸢两手空空地带了里长回来,脸色沉了下去。

    “木紫鸢,你说的值钱的东西呢?怎么空着手就回来了?”

    杨彪见木紫鸢空手回来,冷下脸道:“丫头,你说你要去取值钱的东西,我才在这等了你半天。你现在居然空着手回来。你是在耍我呢?”

    木紫鸢笑了笑,道:“杨爷,稍安勿躁。我说的值钱东西,当然是取回来了。而且,保证你还有得赚。只是……”

    “只是什么?”杨彪问。

    木紫鸢看向柳翠枝,道:“只是,我有一个小小的条件。只要娘答应,我就把那值钱的东西拿出来还债。”

    “你说你的东西值钱,我怎么知道它够不够抵债?”柳翠枝不放心,接着道:“你总得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够抵债了,我才能答应你。”

    “娘的意思,是不相信我了?”木紫鸢冷笑,无所谓地说:“既然如此,那就让杨爷带走寒香妹妹吧。”

    “木紫鸢,东西在哪,快给我!”梅寒香走到木紫鸢跟前,像之前欺负原主一般,动手往她身上搜查起来。

    “啪!”木紫鸢往后退了一步,狠狠地向着梅寒香的脸上打去。

    “你?”梅寒香瞪着眼睛,大叫:“你敢打我?”

    “怎么?”木紫鸢挑眉,看着梅寒香脸上瞬间肿起来的掌印,沉声道:“你都对我动手了,我还不能正当防卫了?别忘了,你现在是有求于我。我若是不想拿那值钱的东西帮着还债,你就得和杨爷走!”

    梅寒香愣住,像是不认识木紫鸢般,瞪着她说不出话来。

    正想上前教训木紫鸢,替梅寒香出气的柳翠枝听了她的话,只好站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你把东西拿出来,我就答应你的条件。”柳翠枝道。

    “娘,我怕我拿出东西,娘和我来硬的,抢了我的东西,不答应我的条件,我也没办法不是?所以,我请了常大叔过来给我做个见证。”

    “老木家的,我来做这个见证,你不会反对吧?”

    柳翠枝看向跟着木紫鸢一同进门的常望山,脸色僵了僵。

    这丫头怎么变得这么精明了?把里长叫来做见证。

    还真是被这丫头说中了。

    她刚才就是打算直接抢了那值钱的东西来还债的。至于这丫头说的什么条件,她还真没往心里去。

    现在,里长亲自过来做见证,她若是答应了,想反悔就不可能了。

    “木紫鸢,你说说看,你要什么条件?”梅寒香捂着刚刚被打的脸,问。

    “是啊,木紫鸢,你若不说出来,我也不好答应,是不是?”

    “我要娘之前从安楠那拿走的那块玉佩。”木紫鸢看向柳翠枝。

    “什么玉佩?我怎么可能拿一个小乞丐的东西?”柳翠枝的眼珠转了转,矢口否认。

    “哦?”木紫鸢挑眉着看了眼柳翠枝护住胸口的手,淡淡地道:“若是娘不承认,我也不逼你。只是,我那值钱的东西……”

    她转向杨彪,道:“杨爷,没办法了。娘不答应我的条件。你还是带寒香妹妹走吧。”

    “娘……”梅寒香听了木紫鸢的话,着急地看向柳翠枝。

    “木婶子,你到底要不要还债?”杨彪不耐烦地沉下脸,道:“不就是一块玉佩吗?值得你这么护着吗?”

    他摸了摸下巴,沉声道:“难道……那是块很值钱的玉佩?”

    柳翠枝的眼神闪了闪,忙道:“杨爷,看你说的。一个小乞丐的东西,能值什么钱?我是看它的花纹好看,拿过来把玩一段时间。”

    “娘,这玉佩你也把玩了好几年了,也该还给安楠了。你说,是不是啊?”木紫鸢冷笑着问。

    柳翠枝犹豫地看了眼木紫鸢,心里很清楚那玉佩不是个普通的物件。说不定,将来能派上大用场的。

    “娘,我们先给她。等杨爷和里长都走了,再抢回来就是。”梅寒香走到柳翠枝跟前,小声地提议道。

    她愤恨地看了木紫鸢一眼,心里想着等事情结束了,这块玉佩和这一巴掌一定要讨回来。

    柳翠枝动作缓慢地取出玉佩,紧握着不放手,实在不想拿它去交换。

    梅寒香怕事情有变,杨彪又要拿她抵债,硬是从柳翠枝的手中夺了玉佩,交给了木紫鸢。

    “玉佩已经还给你了。你那值钱的东西呢?”梅寒香扬着下巴问。

    木紫鸢看向常望山,道:“常大叔,请你把那东西拿出来吧。”

    常望山点头,从背篓里小心地取出一根品相极好的人参。

    一看到人参,柳翠枝倒吸了口气,心跳开始不规则起来,直感到血往脑门上冲。

    这丫头从哪弄的品相这么好的人参?

    她过去在大户人家做过奴婢,见过比这小不少的人参,都要几百两银子。这根人参,至少值千两银子了。

    她只不过欠杨彪百两银子,居然要用这么值钱的东西去还债,她不是亏了老本了吗?

    杨彪一见那根人参,双眼瞪大,心中狂喜。

    刚才这丫头说是要用这人参抵债的。除却柳翠枝欠的银子,他至少要赚好几百两银子啊。

    这一下午的等待,还真是值大发了。

    杨彪上前,一把抢过了人参,冲着柳翠枝道:“木婶子,你欠的债,就用这根人参抵了。”

    “什么?”柳翠枝跳着脚,向杨彪扑了过去想要把人参抢回来。

    “杨爷,你是说笑了吧?我才欠你多少银子?你居然要用这根值千两银子的人参去抵债?”

    杨彪抬起腿,一脚将柳翠枝踹到地上,骂道:“臭娘们,敢和老子抢东西!之前说好的,拿值钱的东西抵债。怎么,想反悔不成?”

    他往柳翠枝身上啐了一口痰,道:“呸!你也不去打听打听,跟我杨彪耍赖的下场是什么!”

    “杨爷,我哪知道那东西是这么值钱的人参啊。我把人参卖了,多给你一百两银子还不成吗?”柳翠枝哭丧着脸,上前抱着杨彪的腿不松手。

    梅寒香一听人参那么值钱,也上前想要抢回人参。

    “找死!”杨彪一个巴掌打到梅寒香的脸上。

    她的另外半张脸瞬间肿了起来,嘴角也渗出血来。

    木紫鸢冷眼看着梅寒香被打得趴在地上,好半天起不来,心里有种痛快的感觉。

    “大哥……”豹子神色慌张地跑进院子,正要往下说话,看到一边的木紫鸢,像是见鬼似的指着她,大叫了起来:“你?你怎么在这?”

    木紫鸢好笑地看向豹子,挑眉问:“这是我家,我怎么不能在这?”

    豹子吞了口口水,防备地看向木紫鸢,问:“你不是在村北那棵歪脖子树那里撞树后不见了吗?”

    木紫鸢一愣,皱起眉头看向豹子。

    他怎么知道她撞树的?她略加思索,就明白了。

    他应该是怕她跑了,跟在她后面看到了。

    “大叔,我是活腻歪了么?没事跑去撞树?还不见了?我不是好好地站在这么?”木紫鸢笑了起来,问:“到底是我傻了,还是你傻了?”

    豹子疑惑地看着一点事也没有的木紫鸢,心里也不确定起来。

    难道,真的是看花眼了?

    “木紫鸢,你快把人参要回来!”柳翠枝跑到木紫鸢跟前,抬手想要打她。

    常望山抓住了柳翠枝的手腕,冷着脸,问:“老木家的,紫鸢做错什么了?你要动手打她?”

    “里长,她把这么值钱的人参只抵了百两银子的债,还没错么?”

    “要回来?”木紫鸢笑眯眯地看向梅寒香,道:“行啊。那就让你的女儿去抵债吧。”

    “娘!”梅寒香大惊,忙摇头道:“我不要去抵债。人参我们不要了。”

    柳翠枝心疼地看向杨彪手中的人参,很后悔没弄清楚木紫鸢用来抵债的是什么东西。

    现在,她想要从杨彪和豹子手中抢回人参,根本不可能。

    “木婶子,你欠的债,我们两清了。”杨彪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扔到地上扬长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