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葬煞纪元 > 三百六五章 约斗明日,寂沙之患

三百六五章 约斗明日,寂沙之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姬煞葬观察了一下落尘气色,之后开口说道:“你灵力未复,现在我不会跟你斗法。即便是胜了现在的你,也是胜之不武。”

    落尘听罢,秀眉微微蹙起,似乎有些不悦,说话声音也变得有些冷然起来:“在下修为高出你一筹不止,灵力即便是没有全然恢复,跟你斗法也已然算是占了境界上的便宜,何必要去计较这些。”

    姬煞葬摇头说道:“你若灵力未完全恢复,此次战毕,我们多半还要再打一次。”

    落尘美眸之中华光闪现,冷笑说道:“真是好大的口气,当真以为我现在的状态就赢不了你了?”

    她浑身冰寒之力激荡而起,一时间周边的气温骤然间降了十度不止。

    姬煞葬见落尘神色不悦,依旧不为所动,直言说道:“你要是不将自身灵力完全恢复,我坚决不会和你切磋斗法。”

    “你……”落尘美眸中出现愤怒之色,言语变得更加冰冷,美目含煞望着姬煞葬说道:“我很讨厌被人威胁。”

    姬煞葬与她的目光对视,没有露出半分畏惧之色,依旧平静开口道:“如果你我二人都不是全盛状态,那么这场斗法就难以酣畅淋漓,你所求的,不就是一个可以倾力而为的痛快吗?”

    落尘沉默下来,浑身冷得像是极寒之地的玄冰,半响之后她微微舒缓了一口气,似乎是想通了一些什么呢,随即将冰寒之力尽数收回,冷然说道:“好,明日此时,你我依旧在此地一决高下,到时候我看你拿什么让我酣畅淋漓。”

    “若是你不堪一击,我定然会当场将你击杀,让你连口出狂言的机会都没有。”

    姬煞葬哈哈大笑,正色说道:“好,明日申时,我会将无幽的那一份一并讨回。”

    姬煞葬身形一现,下一刻出现在了裴华和杨锦云的身边,看着林无幽的状态转好,略微松了一口气。

    杨锦云小声问道:“师父,你明天能稳赢这个白衣女子吗?”

    姬煞葬摇头说道:“并无十足把握。”

    杨锦云诧异道:“她有这么厉害,师父你可是对上开灵境修士都不落下风的。”

    姬煞葬平静说道:“小云,这个世界很大,有一些半步开灵修士的实力并不亚于一般的开灵境,如你的林姐姐,还有之前跟她斗法的白衣女子,她们都很厉害。”

    裴华说道:“老姬,这位厉害的女子应该跟云剑楼修士有莫大渊源,我先前看他们神色恭敬,还听到那些云剑楼的铸身境修士叫她上使。”

    姬煞葬点头说道:“没错,要是估计无差,以她的修为造诣,应当就是声明在外的观海剑宗铸身境第一人,落尘。”

    “若非四色以上的天象显化,不可能尚未用出全力就将无幽击败。”

    “难怪!”裴华叹道:“怪不得连你也没有必胜把握,那得强到离谱。”

    姬煞葬白了裴华一眼道:“别老给我戴高帽子,我也没到强得离谱的程度。”

    裴华笑道:“对对对,你这不叫离谱,叫没谱成了吧!”

    姬煞葬做出一副懒得搭理的表情,将还没完全醒转的林无幽抱了起来,开口道:“先回去吧!我还得好好瞧瞧她的伤势。”

    杨锦云开口问道:“师父,咱们还回阳丹门吗?”

    姬煞葬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回,干嘛不回。”

    虽说将陈钰修为尽废是出自姬煞葬之手,但此事于情于理都站在姬煞葬这边,而且诸多在场目睹全过程之人当中还有不少云剑楼和荡剑山庄的修士,相信阳丹门也不会将此事闹大。

    即便是迁怒于他,姬煞葬也是不惧,届时就看太上长老古三恒的态度如何。

    若是古三恒有心要作保,此事自然就可以大事化小,哪怕是结怨,也是姬煞葬与陈钰的私怨,与阳丹门没有太大干系。

    但若是古三恒置之不理,那么此事倒不容易如此善了,  到时候只能看事态发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阳丹门,开阳殿内,一众长老都眉头深锁,其中一个须发皆白的六旬老者满脸怒意,手心撰得仅仅的,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

    一群铸身境修士在大殿一侧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被众长老文化的那名铸身境修士额头全是汗水,说话有些结结巴巴,大概是因为紧张的缘故。

    陈钰躺在一旁,由于修为尽毁,他一头乌黑头发已经变得花白,脸上也出现了不少皱纹,此刻完全不像他一直保持的30岁上下模样,已然跟六旬老者无异。

    那位阴沉着脸处于暴怒边缘的老者正是陈钰的师尊,也是在阳丹门颇有地位的实权长老,楚天放。

    楚天放本就是性情暴戾之人,此刻还能耐着性子听这名阳丹门弟子说完,已经殊为不易。

    “你说是钰儿先挑得事,那个寂沙只是在防御的时候失手将他打成重伤?”楚天放的声音压得极低,缓缓从嘴中说出,更是让那名弟子紧张不已。

    “回楚长老,确……确实如此,当时不仅仅是我们看见,还有不少荡剑山庄和云剑楼的人,他们……他们说理都在寂沙身上,要是我们阳丹门不明事理,非要迁怒于寂沙,他们一定会大肆宣扬,我们的……不齿行径。”

    “放他娘的屁!”楚天放勃然大怒,一掌拍在桌角之上,整个桌子都被劲风完全掀翻起来。

    “老楚啊!自家门内干嘛发这么大的火,弟子们不都是就事论事嘛!”一名富态的老者平和说道:

    “周清也已经将事情的全过程交代得比较清楚了,照他的描述,却是当时情理都让那个寂沙给占了,我们要是全然不顾舆论将寂沙给处置了,那阳丹门的声誉……多半会不保,此事你可得从长计议啊!”

    “哼!张志由,倒在这里的不是你的爱徒,你自然说得是轻飘飘了。难道你们都看不出来吗?钰儿根本就是被那个混账东西设计的。”

    “区区一个铸身境大圆满,失手一击就将半步开灵的钰儿打得修为尽废,这简直就是荒唐。这个叫寂沙的肯定是一早就布下了圈套,引钰儿上钩想除他而后快,怕被我们阳丹门寻仇才故布疑阵,真是阴毒,奸猾,无耻,无耻至极。”

    “本座要是不为钰儿报仇,将这个奸猾小人除之而后快,那怎么对得起我这一手栽培的爱徒,他可是修为尽毁啊!此生都沦为了废人,他的大好前程就这么断送了,被这个卑鄙无耻的奸猾小人给断送了。”

    “楚长老请息怒。”一名容貌甚好,外貌约在40上下的女修士开口说道:“你此刻处置寂沙,倒是除之而后快了,那接下来阳丹门的声誉尽毁,你可担得起,挽得回?”

    “是啊!曾师妹说得对啊!老楚啊!你也一把年纪了,要是这件事你还这么冲动的做,那么你是痛快了,咱们整个门派都得为你背这个锅,你于心何忍啊!”

    张志由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继续说道:“咱们都是千余岁的人了,做事情就该谋定而后动,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这解不开的结不就解开了嘛,常言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楚天放瞧着张志由这副模样,越听越是生气,他破口大骂道:“直你娘个屁!姓张的,钰儿修为尽毁你是不是心里高兴坏了,我徒儿争气一直压你那帮没出息的弟子一头,你心里一直憋着股气吧!看着钰儿现在的凄惨样子,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对吧!”

    张志由连连摇头道:“没啊!陈钰师侄被打成这样,我也是心中惋惜不已,你可不要瞎说,咱们都是阳丹门人,都以门派兴旺为己任,陈钰师侄资质上佳,平日里我也是多加照拂,希望他能更上一层楼,你可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楚天放阴沉着脸:“你别装作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咱们认识近千年了,你心里有什么小九九本座能不知道,哼!这个寂沙的性命我是要定了,你们谁也别想插手。”

    阳丹门一众长老听楚天放执拗的话语,都是连连摇头,

    但知晓楚天放的火爆脾气,一时之间也无人搭腔,哪怕是张志由也没去触这霉头。

    正在此时,开阳殿门口有一个人影走入,一众长老看到此人,神色立刻变得恭敬起来。

    来者正是阳丹门地位极高的太上长老,古三恒。

    古三恒近年来也鲜少在这些长老面前出现,今日这个时间段现身,很明显正是为了寂沙打伤陈钰的事而来。

    古三恒皱着眉头,直接开口说道:“天放,此事就这么过去了,别在追究。”

    楚天放的眼睛骤然睁大,不可思议道:“太上长老,您说什么?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陈钰……他可是本门铸身境第一人啊!半只脚都踏入了丹道宗师之列。这样的人才被别人给废了,您竟然让我不了了之?这事怎么可能过得去?”

    他神色激动,声音陡然间拔高了几度,显然是不想善了此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