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逢珠 > 第158章 反击太子的对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皇子笑:“我若只有一人,那有什么好争的,争来给谁!若非为了王妃长脸,爷何必如此。还有那老五,你以为他为何死攀着我这儿不放,老五也憋着劲儿想着扬眉吐气,他府里两个妾,一个正妻,依照老五怜花惜玉的性子,可舍不得妻妾随他就蕃。爷不是为了爷一个人挣,爷也是为了王妃。”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管家隔着一道门帘通报:“爷,五爷来了,他说,有急事与爷您相谈。”

    三皇子对三王妃使个眼色,三王妃乖巧点头,带着丫鬟嬷嬷转身退入了内室。

    三皇子坐在软榻上,将手一抬,对着外头道:“让五弟进来说话。”

    管家将门帘挑起,五皇子迈步而入,看到坐在狼皮软榻上的三皇子,便走过去,道:“三哥,为防司隶府的事儿重蹈覆辙,咱们不如弃车保帅。”

    三皇子蹙眉:“你要知道,为了拉拢那些势力,咱们没少下功夫。现在说弃就弃?”

    老五低声道:“这上柔城盐场的那几个管事,虽然能剥些钱给咱们,但是,太子爷未必不知道此事,若用此事弹劾咱们,咱们污名是免不了的,此刻,咱们不如自己动手,自己主动弹劾自己的手下,让朝野知道我们忠正无论亲疏。另外,若是上柔城盐场的管事被咱们弹劾走了,咱们可以安排太子一系的人入襄尚城盐场,反正盐场还在我们名下。让太子一系的人来收拾之前管事贪苛城民留下的烂摊子,收拾的好,得意的是咱们,毕竟,那盐场还在我们名下,收拾的不好,直接教训他,反正他是太子一系的人。”

    三皇子闻言,不住点头:“你说的有些道理。”

    三皇子想想,不错,这样做还有一重好处,若是由着太子一系揭露点破盐场心腹们苛刻城民之事,陛下一定会严惩自己的心腹,但若是自己这个做主子的主动揭露,自己可以顺便为心腹们求情,若是太子揭露,自己这个主子也求不了情,求情便是包庇。

    弹劾这些盐场的心腹,拉太子一系的人入盐场,相当于是让太子的手下给自己当差,太子想对付自己,也要投鼠忌器,顾忌这些人。

    三皇子笑对五皇子:“好老五,你当真聪明,竟能想出这法子,你小子,深藏不露啊。”

    五皇子边笑边摇头:“这一招还是大齐后教臣弟的。”

    三皇子遥望皇宫方向,拱手对着齐后宫中方向遥祝:“臣若打败太子,定会让齐后成为太后,以端齐朝江山回报齐后。”

    日色熹微,冬季的太阳光出的晚,照到窗格子上,透过窗纸照进来时,已经将近卯时了。

    彩珠彩绣,蕊双,翠儿,阿怜,裳儿珂儿等都已经梳洗干净,一齐来到正堂里头预备新的一天。

    昨儿下了几乎一夜的雨,到了早上寅时才停了雨。

    梨花阁正堂外的长廊之中已经积了不少的雨了,便是庭院之内也是积雨甚多,潦水成片。

    所幸冬季落叶少,积雨之处,并无落叶粘黏,只需等晴日晒干积水即可。

    翠儿去厢房内告知正在梳妆的韵儿等人,要她们今日不必打扫,免得把水扫的到处都是。

    长廊的柱子是去年刷的红漆,若是被泥点沾了,又要重新刷漆,夫人定会说小姐麻烦,就会添乱,才搬进梨花阁没有半年,就要上新漆。

    韵儿等可以白玩一天,倒是高兴,个个高兴地跑出厢房来准备用早膳。

    躺在被子里的玉珺疲倦地睁开眼,浑身暖乎乎的,却一点起床的劲儿也没有,甚至还想滚进被子里,再睡个暖乎乎的一觉。

    因为是冬天,昨儿又下雨,翠儿担心玉珺着凉,年节时候着凉,是要带着病气入新年的,一定会被老夫人嫌弃。

    所以翠儿特意给玉珺多备了一个小暖炉,榻上多铺了一层绣桃花粉红缎面双层棉花里的被子。

    还怕玉珺着凉受冷,榻前的桌案上特意笼着一个暖乎乎的玉炉。

    卯时了,银签子落了四个了,玉珺还未下榻,翠儿忧心地掀开内寝的软帘,走进去一看,见玉珺睁着眼,神态十分倦怠。

    “小姐,卯时刚过,外头太阳早出来了,您怎么还不起来?”

    翠儿走过来,熟练地将手搭在玉珺额头,并不发烫。

    玉珺只觉浑身倦怠,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陷在被子里压根儿没有出来的想法,只好干笑道:“不知怎的,我是一动也不想动,往日并不如此懒惰。今日不知怎的。难道跟萧姨娘给我算的卦似的,我是木命之人,昨儿下个雨,这木头就潮了,生机弱了?”

    翠儿啐了一口,发笑:“萧姨娘说了,水生木。玉珺小姐的八字是木命,名字是带水命,名字配八字,是正好的水生木,自己就养活了自己。再说了,萧姨娘还看面相,私下里偷偷说玉嫣小姐克玉琮,克夫人呢,你看玉嫣小姐不还是整天作威作福,夫人不还是夫人么。这面相,什么的都是会变的。玉珺小姐心地善良,甭管什么命格,玉珺小姐这份善心就能保玉珺小姐您安然无恙。”

    “我不过是懒怠动弹,懒怠起来,你就说上这么一堆话,你烦不烦!”玉珺说着,从暖呼呼的被窝里伸出一只白玉般的手。

    翠儿怕自己的手冻着玉珺,忙从榻前桌上取了一块帕子,垫在手掌上,然后拉着玉珺起来。

    玉珺娇娇柔柔地坐直了身子,犹自晕乎乎的,“翠儿,我觉得,当真是有些没力气了。昨儿睡的也不晚,今儿却整个的懒怠动弹。怕是这些日子吃多了,没有消食,所以气血不济的缘故?”

    翠儿蹙眉,见玉珺说话也有气无力的,不禁想到,夫人小厨房里的膳**致,这些日子,总是送些甜点,饭后美食过来,小姐刺绣累了就吃两口,莫不是真的吃多了,胃里不消食,所以伤了些气血?

    翠儿有些担忧,迟疑着说道:“那,不如,待会儿告诉老爷,让老爷请宫里的王大夫给小姐诊脉?”

    玉珺缓缓摇头:“没力气,也不是什么大事,许是气血不足,吃多了,一时消化不过来吧。也许歇歇就好了。这快到年节了,府里也忙起来了,何必麻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