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双珠传 > 第105章二十五年前的真相

第105章二十五年前的真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被烛火映照在地面上的影子,时而一个,时而又变成两个,最后在安老夫人的影子里,清晰了又分出了一个修长的影子。

    这是应该是一个女子的身影,一头长长的发丝无风飞扬,像是无数双无形的手,紧紧的揪着所有人的心。

    屋子里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却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来。

    “二十五年了,咱们姐妹又想见了。”

    “不……你走开,一切都是你太傻,怨不得我。”

    安老夫人好像是彻底的疯了,突然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地上影子里的发丝,紧紧的缠住了安老夫人的影子。

    眨眼之间,跪在地上的安老夫人,就变得同一个年迈的老妇人一般,脸上的沟壑,瘦骨嶙峋,发丝一丝丝的变白,眼睛变的灰黄,声音变得沙哑。

    “不……”

    “啊……”

    哐当……

    在尖叫声中,正堂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三老爷吴志带着人及时的赶了回来。

    “娘?”

    安老夫人见到了吴志,终于回复了神智。

    指着寿康院外小脚院里的两颗苦死的老松树,哭喊着。

    “快,快,快去叫人把那树下的老溅人挖出来,她竟然还想要我的命,做梦!我要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吴志见自己的生母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也是恨极了那个恶龟,听了老夫人的话。

    “还不点亮灯火?都在做什么?”

    没一会,寿康院再次灯火通明。

    刚刚在屋里的人都明白了,那个恶龟就是来找安老夫人的,她们怎么还敢在寿康院待着?

    第一个逃的就是庄氏,她家的那个没用的男人如今还不知道在哪里快活,连他自己都不管他老娘,她这个做儿媳的还管什么?

    什么也没有小命要紧!

    赵氏紧紧跟在三老爷的身边,是一步都不敢离开,刚刚可是吓破了她的胆了,真不知道她这个恶婆婆到底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竟然惹了这么大一个麻烦。

    庄氏带着自己身后的婆子,在寿康院绕了几圈,竟发现,她根本就走不出去,还在院子里的枯草中发现了二老爷吴才。

    躺在地上的吴才,那肥胖的身子满身青紫,一动不动,吓得庄氏一阵的尖叫。

    “来人啊,快来人啊……”

    寿康院本就已经惊慌的众人被庄氏这一嗓子,又直接吓晕了两个。

    半晌之后,吴才才被抬进正堂,被泼了一脸的冷水,才清醒过来。

    “你怎么躺在寿康院的草丛里?”

    被吴志问,吴才也是一脸的迷糊。

    他记得自己担心生病的老母亲,喝花酒的心思都没了,早早的就回了府,可还没进寿康院,头一迷糊就不省人事了。

    “定是那个溅人在作祟,叫人快点挖,都怪我当时还是不够恨,竟然让她还敢出来害我们母子,我不会放过她的。”

    这时吴才才注意到坐在自己身边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竟然就是他的老娘。

    “母亲,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安老夫人目中阴光一闪,仇恨已经彻底的蒙蔽了她的理智。

    这时外面的人终于来报,老松树的下面挖出了一具尸骨。

    安老夫人听了立即起身,让花容扶着她往外走。

    可当所有人嗦嗦嗦嗦的站在四方小脚院里时,看着被挖出来的尸骨时,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其中一具成年女子的白骨,她的身旁还放着三个小孩的尸骨,看着都像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孩。

    “不对,还少一具。继续挖……”

    吴志看了一眼白骨,挥了挥手,手下的人,只能战战兢兢的继续挖。

    这时阴风再起。

    “溅人,来人,我要把她们挫骨扬灰……”

    四方小脚院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嘎吱一声。

    所有人都转过了头,只见一个白衣女子悠悠走来。

    “龟啊……”

    等白衣女子走近,看着她眼睛上蒙着的白绫纱,众人才反应过来,竟然是大小姐。

    “你来这里干什么?”

    安老夫人如今真的就想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张口便是一片的阴冷,此时倒是显得比地上的一堆堆的白骨,更加恐怖。

    “我是来带走我祖母的。”

    吴珠儿看了一眼地上的白骨,又悠悠的望向站在老松树下的那个女子,本是模糊的身形,听了她的话,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她的身上有着江南女子独有的婉约气质,眉眼细长,尖尖的下巴,即便已不是朝华之年,也可以看出她是个美人。

    她的身后还跟着不成形体的三个游魂,像是跟在她身后的三条尾巴,飘飘悠悠的,看起来倒是极美。

    “你休想,来人,还不把着几具尸骨给我挫骨扬灰。”

    “这件事还要从三十多年前说起……”

    吴珠儿慢悠悠的开口,语气平静的像是在讲一个古老的故事。

    “那时你不过是一个卖花的姑娘,其实我祖母才是真正的爱花惜花之人,见你可怜,就派丫鬟经常到你哪里卖花?”

    “可谁知,阴错阳差,你竟然认识了出门做生意的祖父,之后就被收入了吴府。”

    “我祖母真心的对你姐妹相称,可是你却不知足,我爹倒是命硬,没被你害了去,可是我爹下面的三个弟弟,却都被你害了。”

    吴珠儿说着看了一眼地上婴孩的尸骨,其中两具尸骨上泛着黑光,应该是中毒而亡的。

    安老夫人抖着身子,好像被施了定身咒,陷入了回忆当中,时而猖狂大笑,时而惊惧着哭闹。

    “二十五年前,在我祖父出门做生意的时候,你又把我刚刚成产完的祖母骗了出去,派人一棒子敲晕,直接把她和她刚生的儿子,一起活埋在了吴府旁废弃院落里的两个老松树下。是不是?”

    “是……是……”

    “让我猜猜,你最后是怎么跟祖父解释的?你一定是说其实祖母怀的孩子不是祖父的,怕祖父治罪,所以带着孩子跟野男人跑了。对不对?”

    安老夫人又哭又笑,瘫坐在地上,满眼忿恨的看着地上的白骨。

    “对对,你说的都对。”

    “明明我青春貌美,可是老爷为什么心里只有这个人老珠黄的溅人?这么大了一个吴府,本来就应该是我和我儿子的,她和她的儿子都不配住着这里。”

    吴珠儿已经不去看已经疯傻的安老夫人,更不去看那些被安老夫人的狠毒而惊呆的众人。

    而是看着那抹蒙蒙之中,已经清明的烟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