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星际大佬又在疯狂打脸 > 第165章 复古养老院(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呵呵,你个小傻瓜。”海潮生过来轻轻捻了捻了她的耳垂。

    “那不是血。我来吧。”海潮生说着,拿了一张纸巾将那腌瓒的东西夹起扔进垃圾桶里,“那不过是红色的唾沫。”

    海潮生问:“想知道他刚才吃的是什么吗?”

    维卡点头:“想。”

    海潮生把脸凑了过去:“嗯,我失忆了,需要一个香香才能恢复记忆。”

    维卡四下环顾发现无人,便不再羞涩,踮起脚尖在海潮生的脸上喵了一口。

    海潮生满意地笑了,这才报出了答案:“那是槟榔。”

    维卡说:“那就是槟榔?”

    “听口气,你知道槟榔?”海潮生说,“我刚才说它是稀罕物件儿,可不是随口说说的。这东西在古地球据说很多。不过现在嘛,自从地球被废弃后,这玩意儿就少了。毕竟,不是什么星球都适合种植槟榔的。”

    维卡说:“我在书里看过,不过,书上的图片看上去像青橄榄。”

    “黑色的物体是经过腌制加工的槟榔肉,据说那样的味儿更浓郁。”

    维卡用手指戳了戳海潮生的胸口:“你该不会尝过了吧?”

    手感真好,我戳,我再戳。

    “我家有一门手艺就是研究古地球中药学,这槟榔是一味驱虫药,有神经麻痹作用。所以,它能让人感到兴奋。”海潮生无奈地抓住维卡作乱的手:“我都有你了,还需要什么槟榔。况且,那东西在可是会毁容的啊。”

    “这么严重?话说,我觉得这个毕维斯的思维很清晰,不像是得了老年痴呆啊?”

    “他是真傻还是假傻,暂时不得而知。不过按照他这种咀嚼法......你发现没有?他的下颚和腮帮子有些变形。反正他这种嚼法和槟榔瘾头。他的口腔、舌头和食道,怕是保不住了。”

    “这么可怕。”维卡皱起眉头,“难怪我觉得说话声音有点怪怪的,嘴好像也特别小。”

    毕维斯涉及到一场数额惊人的经济骗局,直接导致无数人的养老金打了水漂。但是当时制造骗局的主谋却被愤怒的民众给活活打死了。其余的同伙儿也在逃亡中飞船失事。

    整个团伙就剩下一个小喽啰——毕维斯。

    当时因为证据不足,最后他被无罪释放。

    但是那笔巨款,却仿佛人间蒸发一般无影无踪。

    海潮生说:“现在看来,这人的嫌疑很大。毕竟,对普通人来说,德霍格威克的费用可不便宜。”

    维卡睁大眼睛:“很贵吗?”

    “你喜欢的话,想住多久都行。”海潮生笑着说,“忘记了?里奇先生说,工作人员免费呢,特别是夫妻。”

    “谁.......谁跟你是夫妻了。”

    “你想始乱终弃?”海潮生立刻捧心蹙眉。

    爱妃莫恼,朕,依你便是。

    维卡立刻摇头。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海潮生牵起她的手,“走,你不是要给我做夜宵吗?我们边做边说。”

    .......

    维卡软绵绵地瘫在海潮生的怀里。

    “来,张嘴。”海潮生用勺子勺起一个馄饨送到维卡嘴边。

    “哼!”维卡赌气地将头一撇。

    她哪知道,这“边做边说”是那个?

    “或者,你喜欢我用嘴?”

    维卡马上啊呜一口吞掉了馄饨。

    “哼,我自己做的,当然好吃。”维卡嘴里嚼着馄饨,一脸傲娇。

    “恩,我也觉得,跟小维做,最美味了。”海潮生温声说。

    她真想推开这个顶着神仙的脸,说着荤话的男人。

    但她的力气不够。

    这次受伤后,她的怪力也消失了,这是她最大的损失了。

    她再也不能一口气上十八楼腰不酸腿不疼。

    她再也不能拳打三山五岳脚踢九洲四海。

    她的优点目前大概就剩下跑得快了。但这对IBIA来说真的毫无用处。

    就算追到犯人又如何?她又打不过。

    总不能说拿来逃命用吧。

    “在想什么?”

    “在想,我这一受伤,都成废人了。”维卡坦白地说。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大侦探。”海潮生拥住她,“别妄自菲薄。你是最好的。”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维卡躺在温热的怀里,有点懒洋洋的,“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朕不是不爱动脑筋,朕这叫知人善任。

    海潮生说:“我在他身上投放了微型监视器。再狡猾的狐狸,也总要露出尾巴的。”

    维卡问:“要是他洗澡了,怎么办?”

    “那个会像跳蚤一样钻到他的皮下,不用担心。不过,你怎么能想别的男人洗澡这种事?”

    不是吧,这种程度也要吃醋?维卡笑着说:“你是醋缸吗?”

    海潮生一脸微笑,手开始下滑。

    “好吧,我说错了,你是聪明的狐狸先生。”维卡赶紧讨饶,“对了,你说的尾巴是指他会露出破绽?也就是说,他是装傻?”

    “只要盯住他,他总要动用那笔资金。”维卡刚点完头,忽然想到一点,“哎?不对啊。他完全可以带着钱远走高飞,为什么要花大价钱住进这里?”

    “别想别的男人了。要不要一起洗?”

    一起洗?爱妃的提议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啊。朕还是有所剩不多的节操的。

    维卡这回,立刻身体一缩,从海潮生的怀抱里钻了出来。

    “哼,休想。”说着,她就噔噔蹬蹬跑上二楼去洗澡了。

    “呵呵,明明还有体力嘛。刚才是装没力气吗?这个小骗子。”海潮生说着也慢慢走上了二楼。

    ........

    贝丝奶奶的护工临时有事离开几天。

    身为女性的维卡便负责给贝丝奶奶送药。

    因为养老院里,又是白天,在维卡的再三要求下,海潮生总算答应让她一人去工作。

    拜托,贝丝的家就离他们的宿舍不超过五百米。

    另一个需要独自工作的原因是,这位老奶奶很有个性,如果是男医生给她药,她就会悄悄地藏起来。

    贝丝奶奶说:“亲爱的,你一会儿怎么回去?”

    维卡笑着给她倒了杯水:“走回去就行了。我离这里很近。”

    贝丝奶奶叮嘱道:“路上注意安全。别跟陌生男人说话。”

    维卡点头:“好的。”

    贝丝奶奶又说:“要说也要跟长得帅的男人说话。”

    嘿,没想到这老奶奶还是个颜控?

    吃完了药,维卡搀扶着贝丝躺好,给她盖上了被子。

    “亲爱的,你一会儿怎么回去?”

    维卡:“........”

    然而,看着贝丝奶奶纯洁的双眼,她还是回答:“走回去就行了。我离这里很近。”

    “路上注意安全。别跟陌生男人说话。”

    “好的。”

    “要说也要跟长得帅的男人说话。”

    “好的。”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