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落落奇幻之旅 > 痛不可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落落不得不佩服范轶的说谎能力,这种时候这样说确实是没问题的。

    “你们是芳青的同学啊。”闫芳青的小姨接着打量着落落又说道,“这个女孩看起来像个高中生,这么小,应该不是芳青的同学吧。”

    “她确实不是,她是我女朋友。”范轶抢先说道。

    落落正想开口,一看范轶这样说,就没有再搭话。

    落落心里有一些小窃喜,范轶心里也是欢喜得很。

    “女朋友啊,挺漂亮的小姑娘。”闫芳青的小姨说道。

    随之,闫芳青的小姨又转头对范轶说道,“你们当然找不到芳青了,你们还不知道她的事吧。她啊,真是命苦的孩子。”没等说完,闫芳青的小姨就哭了起来。

    “阿姨,您别哭,慢慢说。”范轶安慰道。

    “芳青这孩子是个认死扣的孩子,你说高中早恋哪有什么结果,看中一个混世魔王,人家转头去了北京,有了新的对象,回来就要和她拜拜,拜拜就拜拜吧,她不行,就要去纠缠,就是不死心,随后在那男孩百般羞辱之后,她也就认清了。不过啊,也算和那混世魔王那一帮人种下了仇。”

    “种下了什么仇?”范轶假装不知道。

    范轶和落落当然知道,但是既然来问闫芳青的小姨,这些事就权当一问三不知。

    “也就是那件事埋下的伏笔吧,随后混世魔王的哥们纠缠骚扰芳青,芳青直接把人家给打到住了院;芳青又因为心里的正义感然后举报了混世魔王的一个哥们的父亲,那一家人自此就败落了下来;他们那群人也是看我这个外甥女不顺眼,直接就用了一招阴的,先是找了几个混混把我姐家弄了个底朝天,然后芳青这种性子能不去找他们算账吗?正好入了贼窝,人家有阴招在哪里等着呢?一群小畜生,不得好死!”闫芳青的小姨最后一句几乎愤怒地喊出来。

    “阿姨您别激动,慢慢说。”落落说道。

    “姑娘啊,不是人啊,那群人,我现在想想肺都炸了。”闫芳青的小姨摸着胸口喘着气。

    落落连忙给她倒了一杯水,递过去,“阿姨,喝点水,别着急,咱们慢慢说。”

    闫芳青的小姨接过水杯,小口喝着,手攥成拳头抵在心脏处。

    “阿姨,你还行吗?好点了吗?”范轶问道。

    “没事了。哎呀,那群畜牲,我现在想想简直了,还是气得不行。他们知道芳青的性子肯定会去闹,都在那里等着呢!正好其中一个有个表弟在那里,据说是个超级有钱的主,那帮畜牲直接下药就让芳青和那个不知道是谁的表弟睡了。芳青回到家之后,并没有告诉我姐姐,也就是她母亲。在我们这种地方,不能说啊!不过那几个嘴欠的小畜生,没几天就给她传出来了,人尽皆知。不过传来传去,就成了芳青主动勾引有钱的那个小子,你说这下子好了,不管你一次还是几次,都不是个黄花大闺女了,又弄上个主动勾引的罪名,周围人能不说闲话吗?其实啊,那个时候芳青是有对象的,两人都要谈婚论嫁的,出了这档子事,小伙子就变了一副嘴脸,那小伙子的妈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就死活不要我们家芳青做儿媳妇,你说不做就不做吧,她还到处造芳青的谣。有一次跳广场舞,我还和那个坏老婆子打了一次架呢!让她嘴坏,成天胡诌诌。”闫芳青的小姨说道。

    “后来,芳青去哪了?您现在还和她联系吗?”范轶问道。

    “芳青那孩子性格倔强,自尊心强,出了这种事,她怎么还能待下去,就辞了银行的工作,出去打工了。具体她去了哪,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姐姐也是死活不肯和我说,因为当年我们家那些亲戚没少说风凉话,也是把孩子给伤了吧。这不过了没多久,我外甥,也就是芳青的弟弟攀了个高枝,就直接带着他妈去隔壁的东海市那边生活了。也不怕你们笑话,我那苦命的姐夫死了之后,家里的顶梁柱倒了,没什么钱,你说娶不起儿媳妇,只能入赘了,我那外甥入了赘。就是不入赘,留在我们这里,也找不到什么姑娘,因为芳青的名声都被人糟践成那个样子了。”闫芳青的小姨无奈地说道。

    “芳青爸爸怎么死的?”范轶问道。

    “癌症,被芳青那个事一刺激,就转移了。”闫芳青的小姨说道。

    “我觉得芳青当年是受害者,这种事,也不至于让人们说闲话到这个地步吧。就算她真勾引那个豪门公子哥,管这群吃瓜群众什么关系?就算她失身了,这算什么事,她又没出去乱搞,更何况她是被人算计的。就算小地方保守,也不能如此是非不分啊!真让人寒心。芳青离开也好,这里我觉得真是一点人情味没有。”落落说道。

    “阿姨,芳青妈妈没有和你透露过芳青在哪里,肯定和你说过,芳青现在过得怎么样吧。”范轶问道。

    “说过,我姐姐告诉我,芳青现在在银行上班,干得很不错,周围不少人追她,只是芳青都没接受,说我不想结婚。”闫芳青的小姨说道。

    “不至于吧,芳青不就以前被人暗算了那么一次,她怎么自己自暴自弃了,难道她还没有走出来。”范轶说道。

    “我觉得听我姐姐那个说法,芳青应该是还没有走出来,要不然一直不谈恋爱不找对象的。我家老头子说,他也是怀疑,他说芳青当年那件事可能带球了,我姐这个人好面子,再说外面沸沸扬扬的,就领着芳青去了一个私人诊所去打胎了,你们也应该知道,那种地方不专业,鱼目混珠的,很可能把芳青身子弄坏了,以后都不能生养了。我嫌我们家那口子多嘴,不过仔细想想,我觉得是有可能的,当年也是有人看到我姐带着芳青去过私人诊所。有一次我问过我姐这个问题,她接着就结巴了,说话都不利索。所以啊,我也是更坚定了这件事。有时候想想,大部分男人都是注重这个的吧,不能生孩子很多男人都介意。不过我闺女说,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人们思想越来越开放了,有的人都不要小孩,就是能生都不生,做那个什么丁克一族。我也是去个寺庙哪里的,就为我这个苦命的外甥女祈祷,希望她以后命运好一点,过去那事能忘就忘了吧。再说事情过去这么久了大家都早忘了。”闫芳青的小姨说道。

    “阿姨,您看我们这次回来不容易,见不到芳青就太可惜了,这样吧,您方便把芳青母亲的地址给我们吗?我们顺当去拜访一下她的母亲,向她打问打问芳青的情况。”范轶说道。

    “方便,这有什么不方便的,我这就抄给你,现在像你们这样的同学不多了,还这么惦记芳青。”闫芳青的小姨起身就去拿纸和笔。

    “好了,就是这个。”说完就把地址给了范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