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剑卒过河 > 第613章 风紧扯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娄小乙再也不敢停留,好处已经捞到手,难不成等在这里接受三清和五行宗的愤怒么?

    当然是有多远跑多远,有多快跑多快!自己一个金丹,在真人真君如林的宴席上把最珍贵的大餐咬了一口,还等着人家来夸他牙口好么?

    这是难得的混乱时间,在外面的修士还在怀疑,还不能确定时!

    他现在的土遁速度和十年前相比不可同日而语,那个时候就只能在数十丈深处以凡人小步跑的速度,现在,速度已经接近他遁速的一成!

    在天空中,这样的速度不值一提,但在土质环境下这样的速度就很了不起,在修真界,土遁从来就不以速度见长,这是天生的局限,土遁的意义在于隐蔽!

    有奇石芯的遮掩,有他对五行理解的比较深入的了解,熟悉了十年的环境,再加上鱼肠道人还沉浸在懊悔无措时,他的离开有惊无险!

    ……无名山谷中,鱼肠道人还沉浸在失败中无法自拔,他这样的专精五行的非战斗修士,一遇事就很难从有敌人搞破坏想起,他们往往更习惯于自省,是自己哪里做错了?而不是立刻对整个千机谷的地下进行神识搜索,这是战斗型修士和专业型修士之间本质的区别!

    等五行宗修士赶到时,一切都晚了,偷窃者已经遁出了数里之外,这个距离在天空中不值一提,但在地面下已经超过了元婴的神识搜寻极限,再想找到土耗子,就根本不知道向哪个方向入手!

    实话实说,几名五行真人来得很快,因为他们一直有把注意力放在无名山谷的警惕上,当地下五行灵机不正常的剧烈波动时就往这里赶,在出事后十数息就来到了现场,看到的就是,呆如木鸡的鱼肠道人,以及被制不能动弹的安明媚!

    都是五行大家,稍一判断,再加上安明媚的寥寥数语,具体情况也就了解,结果让五行宗修士哭笑不得,在表面上的感同身受下,却是心底里的幸灾乐祸!

    该!想占五行宗的便宜!想把五行宗的奇石异宝据为己有,这下玩脱了吧?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控制得了奇石,反倒是把自己的五行神山弄的灵性尽失!

    当然,五行神山这样的奇物也不可能就这么就毁了,底蕴还在,只不过失去的灵性就需要漫长的时间来重新培养,这个时间,动辄千年计,想完全恢复旧观,说要万年也不新鲜!

    五行宗是占了大便宜的,因为奇石的灵性有了清晰而明确的增加,并且损毁尽复!那是吞噬神山的所得!吞进去了,还能再吐出来么?修真界就没有这个道理!哪怕是盟友!而且还是三清起诡心思在先,都拿不到台面上来说!

    领头的五行真人对安明媚温声道:“辛苦了!此中变化还是不要外传!五行宗对安氏的承诺不会食言,稍后还有惊喜赐下,你且回去休息吧!”

    转过脸来,面色沉痛,一副感同身受的表情,“为我五行之事,累神山灵性尽失,真是……真是遗憾,三清的帮助我们铭记在心,不知道友现在还需什么帮助?要不就把五行神山留在这里如何?之前是神山帮助奇石,现在我五行宗投桃报李,该轮到奇石帮助神山了?”

    鱼肠道人欲哭无泪,他在宗门内的前途完了!

    ……一刻之后,娄小乙在千机谷外浮出地面,也不犹豫,架起遁光,直奔接头地点飞去!

    他不会直接选择飞回北域,因为一旦三清反应过来,这么大的事,太清一脉的镇教神山被毁,那是一定会出动元婴甚至真君来调查真相的,就会存在变数。

    这时最好的选择就是传送回去!干净利索,一劳永逸!

    他在东海的虚假身份早已准备妥当,而且为了更具迷惑性,他不会直传北域,而是会先传到西沙,或者其它州域,再变换身份回北域,基本上就雁过绝痕,再也无法追踪。

    北域的跨州传送阵不在崤山,而是在天岭之下,当然也是在轩辕的控制之下,问了问守阵师兄,好像最近崤山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心中稍安,他这一去十年,与外界隔绝,也是担心有什么事发生自己出不了力,尽不到责任。

    从天岭跨界传送阵出发,距离草原可比离崤山近得多,而且他一去十年,唯一担心的就是方子恢的安全问题,虽然可能性不大,他一个教书先生能有什么危险,现在草原和轩辕的关系也在缓和。

    但总要看过才能安心,也没准小方游历教书心愿已了,已经回小雪城了呢?

    他决定先去草原,再回崤山,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一路飞行,心情不仅没有收获满满的畅快,反而有些许不可名状之烦燥,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一个基本的指向就是-草原!

    这是修士的直觉!娄小乙下意识的全速飞行,心中祈祷,不管发生了什么,至少方子恢还活着的吧?他一直没感觉到那枚传信物事的变化,就证明人应该没事。

    数日后,进入草原的他已经换上了草原的装束,骑着一匹搞来的野马;他不好就这么大摇大摆的飞进草原,毕竟双方现在还处于关系缓和期,一个理智的修士,尤其是在界域中作为中坚的力量,他不应该給宗门带来额外的变化,尽量不要給宗门的整体战略添乱,这是基本原则。

    只要人活着,一切都好说!

    但现实却給了他沉重的一击,娄小乙在突刺部落的几个中原人贩货点得知了一切,草原人要树立反面典型,所以也是大肆宣传,而且当时出事时在场的人也很多,基本不会有什么误判!

    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师姐的事他没有办好,虽然这也不能完全怪他,谁让这个小方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唯一的好消息是,方子恢还留下了血脉!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否则靠现在的方老先生,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修道两百余年,他已经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不会冒然动怒了。

    只有深沉的杀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