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甜蜜妻约:总裁的私有宝贝 > 第八百四十九章 扑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父完全没有想到哥哥会在这个时候撑不住,看着对方吐出来的那一摊血,他更是脸色阴沉的可怕。

    “老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孩子身体恐怕是真的出了问题。”长相猥琐的混混,忍不住出言劝解。

    他们,虽然也没少见过血,但毕竟这两个孩子身份不一般,如果在自己手上出了问题,恐怕,会惹上更大的麻烦。

    “小孩子就是矫气,先不用管他,只要死不了就行,赶紧收拾东西搬走,再晚一会谁谁都走不了!”苏父,一脸不耐烦的指挥,众人,继续着手往山里面撤退。

    然而哥哥,却咳得越发厉害,最后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停下了,动作,有些不忍的看着痛苦不堪的哥哥。

    “叮铃铃!!!”

    安静的房子里面突然响起了一阵铃声,原来是外卖电话打了过来,而苏父在看到电话的第一时间给混混打了个手势。

    “把这俩孩子给我打晕带走,大家都赶快撤,再不撤,全部都交代这里!”苏父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甚至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现如今外卖电话了,打了过来,等同于是顾承泽的人已经到了门口,他们要是还继续磨蹭下去,他们的将是一双冰冷的手铐,甚至是死亡。

    混混收到指令直接快部来到哥哥和妹妹的面前,手起刀落将两个孩子砍晕,扛在了肩膀上。

    “咱们从后门绕过去,一定要给我擦亮眼睛,别让人家发现端倪!”苏父又不放心地叮嘱了一遍,率先带头冲了出去。

    他们前脚刚走几分钟,格瑞就来到了现场,直接就带着人冲了进去,“大家都给我仔细搜查,一定要快点把人给我找出来!”

    然而等他把这里翻了个底朝天,也都没有看到任何人的影子,格瑞的眼神瞬间暗了下去,他自诩和顾承泽的计划万无一失,是绝对不会出现问题的,而对方更不应该回这么快逃走,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你说什么?没有找到!”顾母不可置信的抓着格瑞,整个人不负之前的优雅和淡然。

    自从哥哥和妹妹被抓之后,顾家里的所有人都乱成一团,眼看着好不容易已经发现了苏父藏身的地方,结果却还是扑了个空。

    “对,我们到地方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他们几个很聪明,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来。”格瑞有些挫败的闭了闭眼,随后用目光灼灼地说着。

    苏父撤退的时候不止只是把两个孩子强行带走,更是将他们留下的痕迹给进行了一番抹除和干扰,可以说心思缜密的让人可怕。

    顾母闻言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最后一口气没有缓过来,直接软软地倒了下去。

    “妈!”

    随着几人异口同声地叫喊,舒望语率先冲到了顾母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把对方的头给抬起来,急切的呼唤着,“妈,你千万不要有事,哥哥和妹妹一定要能找回来的!”

    然而彼时顾母已经陷入到了昏迷之中,根本就听不到外界的声音,舒望语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镇定的开口,“你先回去跟顾承泽想其他办法,我去把妈送到医院里面安顿。”

    她就不应该让顾母知道这个消息,但是现在人都已经昏过去了,她就算再怎么后悔,也只能先把人送到医院再说。

    只不过在带着顾母下楼的时候,舒望语的脚步突然踉跄了一下,身边的佣人迅速伸手扶了她一把,关切的询问着,“少夫人,您没有事吧?!”

    等他绕道舒望语面前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的脸色十分苍白,额头也是冒着大滴的冷汗,更是心惊胆战的问着,“少夫人,您要不然把老夫人交给我,您现在的状态太不好了,继续硬撑下去,恐怕会出事的!”

    然而舒望语只是摇了摇头,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尖,让自己短暂的精神过来,这才把顾母送到了医院里面。

    只不过她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整个人也摇摇欲坠的,仿佛下一秒要昏倒一样,那个样子看起来让人心疼极了。

    苏晴在得知格瑞扑了个空的时候,高兴得差点儿跳起来,不过她很快就稳定住情绪,装作是一副自责伤心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呢?那哥哥和妹妹不是更危险了吗?都怪我没有本事劝说他松口,不然哥哥和妹妹也不会遇到危险!”她装的是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语气也带着满满的愧疚。

    不过在白糖水看来,愈发觉得刺眼,她更是毫不客气的反驳了回去,“你少在这里装模作样,如果不是你把消息传递出去,哥哥和妹妹早就已经回来了,苏晴,你心里有没有点数?!”

    她本身就看不惯苏晴的做法,更何况这次绑架哥哥和妹妹的可是对方的父亲,就算两人说是断绝了关系,但那也只是表面现象。

    苏晴闻言心中一个咯噔,但随即反应过来,委屈巴巴的解释,“我没有的,我是真的希望哥哥和妹妹能早日安全回来,可是你们也看到了,他已经和我断绝了关系,是我没有用,没能帮上忙!”

    “嗤!”

    白糖水更是从鼻孔里面发出一声嗤笑,毫不客气的呛声指责着,“你少在这里给我假惺惺的哭,一出了问题就只知道用眼泪,真当以为我会相信你吗?我告诉你,这次计划的失败,根本就是你的原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不管苏父是怎么得知消息的,但绝对跟苏晴脱不了关系,至于这两人目前到底是什么关系,凭借这一次失败的行动就可以看出来。

    “什么狗屁断绝父女关系,这只不过是你们两个的手段,故意来混淆视听,让我们对你放松警惕,然后你和你那个好爸爸再来个里应外合,对不对啊?!”说到最后白糖水直接咬牙切齿地低吼着,整个人浑身都环绕着一股浓郁的杀气。

    顾淮南闻言脸色也不太好,他也怀疑这一切,很有可能就像白糖水说的那样,当真是苏晴在背后做内应。

    面对多方的怀疑,苏晴眼泪更是不要钱的留下来,嚎啕大哭起来,“我没有,你们不能这样冤枉我,我真的没有把消息说出去,这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测,不能作证的!”

    然而在她揉眼泪的空隙之余,眼神却直勾勾地盯着白糖水,恨不得把对方给撕个粉碎。

    不管怎么说白糖水的确猜中了全部,但是苦于没有证据,根本就无法给苏晴定罪,只能看着对方在那里大喊着冤枉。

    “我真的没有做那种事情,求求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是清白的,你们不用错杀无辜好不好?!”苏晴继续哭诉着,眼泪更是划划的流淌出来。

    白糖水冷冷的看着苏晴,就好像看到什么让他恶心的垃圾一样,语气也越发的不善,“继续哭,你最大的能耐不是做了坏事之后使劲哭,怎么是到如今你还不肯承认吗?非要等我拿着证据往你脸上呼是吧?那这样也可以,到时候你可千万别后悔!”

    苏晴闻言哭得更加激烈起来,嘶声力竭的大声喊冤,“我真的没有做坏事,也没有想过要把消息传递出去,我和父亲已经断绝了父女关系,他也早就已经不要我了,为什么你们就是不肯相信呢?!”

    顾父被吵得头疼,心也烦躁的不得了,直接厉声喝斥着,“够了,全都给我少说两句!”

    现在哥哥和妹妹的下落不知所踪,而苏晴更是平白无故的给人添堵,他们这几个人本身心情就不太好,如今被对方这么一闹,更是觉得烦的不得了。

    “不管他到底有没有传递消息?出去,在没有拿到确切证据之前,全都给我少说点话,等有了实际证据再闹!”

    顾父的一番话成功的堵住了白糖水的嘴,但也让苏晴更加觉得有些惶恐,她知道自己会被盯上,到时候想要把消息传递出去恐怕会难上加难。

    然而就在她试图准备向对方喊冤,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的时候,顾承泽却直接打断了话语。

    “现在我这里不需要你帮忙,你也别在这里哭哭啼啼,老老实实的回到你的房间里面去!”

    说着顾承泽扭头吩咐了一句站在一旁的保镖,“把苏小姐请回房间里面,给我看紧了,谁要是再敢让她闹事,就自己领罚去!”

    现如今当务之急是应该想尽办法找到哥哥和妹妹的下落,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内讧上面,至于苏晴这个麻烦,直接把人给扔到一边最好。

    苏晴见保镖逐渐逼近,更是委屈的不得了,她直接不顾众人脸色地哭喊着,“你不能再把我关起来,我真的没有说出去半个字,你这样对我不公平!”

    然而顾承泽直接冷言呵责回去,“我现在对已经够好了,不要登鼻子上脸,一次性把关系给闹僵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

    说完他就冲保镖摆了摆手,让人把苏晴给拖了出去,整个人的周身瞬间安静了不少。

    事实证明只要有苏晴的地方,争论就不会少,对方本身就是一个爱找事的人,把她安排在眼皮子底下,受到迫害的人是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