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剑御江湖 > 忆往昔何 第31章 一打十又何妨

忆往昔何 第31章 一打十又何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曹冀来之前已经听五位老怪物说明了情况,这眼前之人不过二十而已,再看看平日里连他都敬重三分的曹惊鸿。

    曹惊鸿大口喘着粗气。

    曹冀俨然已是天境武功了,可苏长卿给他的感觉依旧是深不可测。

    苏长卿一一道出了这几人武功之后,踢了一脚旁边的曹惊鸿,一把老骨头跟要散架似的,曹惊鸿赫然飞了出去,老血又是一吐。苏长卿依旧风轻云淡道:“不算这老家伙,你们十个人一起来吧!今日全都得死!”

    曹莫祁本身是个稳重的老者,却在此时骂道:“竖子,休得狂妄!”

    但他并没有出手,曹莫祁厉害归厉害,但玄境实力和曹惊鸿没法比,后者都被打得没脾气、狼狈不堪了,他估计也占不到便宜,估摸着一上去就得嗝屁。

    曹冀面色阴沉,整个脸都拉了下来,这称霸白霖城这么些年还从未这么憋屈过,在整个江北也是屈指可数的高手,被人当面羞辱,自己的人还被打了,这叫什么事。

    这一次他刚从江北那边几个宗门带回来几个玄境后期的高手,巅峰玄境个个比几位长老要厉害,今日为他们举行一下宴会,宴会进行到了一半就被打扰了。

    于是乎,这四人刚来便就得物尽其用了!

    四位玄境巅峰高手放在江湖上可以组建不小的势力,任谁也不敢小看。

    四位玄境巅峰高手分开站位,形成方形阵,五位长老齐排并列,中间是天境的曹冀,曹冀手里红色的气息已经开始蔓延开来。

    苏长卿淡淡一笑。

    四位玄境高手有三位是剑客,青色剑、白色剑、黑色剑迎着风劈来,狂流席卷而至,曹冀腾空跃起,翻滚的身体刚韧有力,腰间焕发出亮光,几道寸长的暗器如同乱流般飞出。五位长老看着奄奄一息的曹惊鸿怒火滔天起来,枯柴般的手指内力催上涌动起来。

    十道身影齐至,苏长卿从容淡定,这是个人足矣将天境中期万象之人耗死,可他不仅仅武功是天境,别忘了,他可是一名领悟了剑意的剑客。

    苏长卿单手握住“霜寒剑”,水涛似的剑划破寂静的空气发出冰晶凝结的声音,剑尖冰寒刺骨般的冰霜之气汹涌澎湃,苏长卿面色沉寂,身形细挑闯入几人的攻击范围内。

    几人的攻击似乎都被苏长卿一一化解了,打在了软榻上一般毫无着力感。

    寒霜未消,十个人一掌掌拍出,近白道拳印在空中呈现,霜寒和拳印相互交织在一起。

    十人倒是先乱了起来,苏长卿平常一剑威力恐怖,十人的阵型轻松给打乱了。

    苏长卿来回一剑一剑斩出,刀光乱影之中只见淡蓝色的光晕犹如妖姬绽放般炫彩。

    苏长卿哼一声:“我这柄霜寒在山上练了十年,雪落之时,花开之时,十年的磨砺倒也心酸。这一切便都是为了这今日一战。”

    来来回回穿梭如矛的苏长卿俨然掌控了战斗的局势,其余人只得手忙脚乱。

    曹冀打掉一柱冰棱,冷冷与苏长卿对视:“十年练一剑,你性子可真够足!”

    苏长卿打出一道拳风,急促地奔到五大长老身前。

    一剑划出,完美的一道弧形逼得五个老者练练后退,曹云山猛得一个跟头栽在地上。骂了句:“小子!”

    苏长卿森冷的脸瞪了他一眼。

    苏长卿用霜寒将几人的攻击破开,巨大的剑波攻击几人,曹冀急忙催动内力对几人大声吼道:“退开!这小子剑术太诡异了!”

    剑波巨大的将曹家周围百米给笼罩了,曹家那大门瞬间连同墙被拔地而起,猛烈的声音如同荒古巨兽的嘶吼,这几人咬牙硬扛着。

    曹冀对请来的四位道:“四位助我一臂之力!”

    曹冀使出“血悲手”,身后四人拖着苏长卿。苏长卿见状一道剑势打出,瞬间一股山般的压力汹涌,几人皆震惊,这感觉不好,是剑势!

    慌乱之际众人大惊失色,剑势之威难以抵抗。曹冀的“血悲手”虽成名已经,但剑势乃是江湖上鲜有的剑客才能达到的,可破山河日月,可暗日月星辰。

    曹冀血红色的暗波打出,被剑势之威硬生生给震了回来,曹冀不由得退后三步,同样是天境,苏长卿一人便可以拖着曹冀这个天境高手同九个玄境高手打,而且丝毫不落下风,曹冀不由得感慨对手实力之变态。

    苏长卿就如同一颗璀璨的星,可与月光争辉,其余人却暗淡无色。

    苏长卿剑势扩大起来,尽数断裂开来的霜寒剑带着些许火花,一道道剑花绽放,剑势滔天,浑浊的天空没了颜色,苏长卿所站的地面出现一个大坑,他一人操控着剑势如同君临天下、睥睨众生。

    剑势长龙般游动,几人赶忙站在一起尽力抵抗却是用处不大,苏长卿狂笑一声:“曹家!必亡!”

    曹冀身体硬撑着,几乎都要被剑势给搅碎,骨头真真剧痛。其余人更是难受,竟然出现晕厥状态了,只觉得眼花缭乱的,可山海般的压力还没让他们失去理智。五位长老枯瘦的身体竟然青筋隆起,血红的脸冲胀起来。

    曹莫祁、曹道玄打了一辈子也顶多就是你倒下我退去的架势,从来没被这么压着打过,老顽童曹道玄还不忘龇牙咧嘴对着曹莫祁道:“呸,和你打了一辈子也没见这种场面,今日可真是够酣畅淋漓啊!”

    曹道玄心思到了这种地步还能乱想,也真是位奇人了。搞不好,剑势挡不住都得死这儿,这老顽童还开玩笑,亏他笑的出来,曹莫祁心里无数次骂曹道玄。

    苏长卿没什么怜悯之心,剑势越发凌厉,他也随即化为残影给这群人施加压力,一剑剑打出,打得十人除了那个被打在墙头和曹惊鸿一样没了意识的曹云山不知所措,一边得应对恐怖的剑势,一遍还得应对这小子出其不意、快如疾风的剑术。

    苏长卿几个翻滚用剑划出五道气息,五气息全部凝实在一起,形成寒冷的冰柱朝众人砸去。

    曹冀大声提醒:“小心!”

    曹冀“血悲手”打出不少,可就是应对不了那恐怖的剑势,他手掌都打的通红了也没多大效果。想之前,他血悲手一出先能喝退很多人,整个江北也没几个人敢于他争锋,今日却被一个年轻剑客逼到这种程度。

    战斗的一切却都被躲在暗处的叶孤看在了眼里,心里惊叹,这苏长卿还是人么?这么年轻!这么厉害!妖孽!还要不要人活了!虽然叶孤自诩天才,可这么一比简直黯淡无光了,他是一人被曹惊鸿逼得近都不能近半步,苏长卿倒好,几招给人家干趴下,反过来一人打十个,还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整个江北怕也没有人能做到吧!

    不过叶孤真心佩服苏长卿,一身剑术神秘莫测,出其不意。要是他也那么厉害说不定早就完成了心愿,浪迹江湖了。

    人活着一生图个乐字!叶孤想要鲜衣怒马,仗剑天涯的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醉酒策马啸西风,天下君别红尘缘。

    不去争庙堂之高,只为追求武功巅峰,江湖再见!一声放荡不羁最好了。

    叶孤暗暗握紧了拳头,这次过后就跟着苏长卿混了。

    苏长卿这边打得如火如荼却一脸的雅致之色,丝毫不慌乱,连白色衣袍都未曾凌乱,一头乌黑的头发不可一世,君主般的身影来回穿梭纵横打斗。

    几人仍旧慌不择路,曹冀请来的三位剑客都已经大口喘着粗气了。曹冀也感觉浑身困乏不堪,骨头都快要被磨碎了。

    终于,苏长卿纵横的身影仿佛静止了一般,一道光亮笼罩着他,众人只觉得被那亮光刺得一时间看不清楚了。接着刚刚恢复了意识,只见苏长卿那剑分为了无数道残影,纵横交织在一起,而苏长卿早已腾空跃到空中俯瞰众人,霜寒剑周身十八道影子最为壮大。

    咻咻咻——

    啪啪啪——

    曹冀等人身体不受控制全都被剑割出恐怖的伤口,剑势也不弱,把他们压的口里狂吐鲜血,一时间血染红了大地。

    叶孤惊呼一声“好”,刚才那一剑他可是看清楚了,霜寒剑剧烈抖动形成冰寒,突然又被苏长卿附着了一层剑意,那是剑意啊!江湖上传说中的剑意,竟然出现了!而且还是位极为年轻的剑客使用的。

    这还是人么?!

    重伤的几人衣服破乱不堪,或多或少身上都带着伤痕,触目惊心的剑痕冒着寒气,咄咄逼人。几人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来,痛楚全埋在心底。再转向苏长卿:

    一脸风轻云淡,至多多了几分释然。

    苏长卿拖着霜寒剑在地面上划出长长的剑痕,所到之处那石头一一碎裂,可见“霜寒”多么锋利了。

    几人脸色发白,苏长卿就像勾魂使者般步步逼近,死亡即将到来!黑白无常索命鬼,最恨一生无知己!民间相信人死后会有黑白无常两位勾魂使者来收取七魂六魄带到阴间由判官处置。

    苏长卿等于是猛兽时刻可以宣布猎物的死亡,而几人却是没有多少忏悔之意,丝毫没去想曾经犯下的滔天罪过。曹冀当年做得太过于赶尽杀绝了,这会儿也算报应来了。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