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代女王柳炊烟 > 第206章 中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iqusa.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茶端了上来。小谨等送茶的小二一走,她急忙掏出银针来,为柳儿试毒。

    小谨道,“姑娘,可以放心饮用!”

    柳儿端到鼻尖旁,嗅了一下,慢慢地饮了起来。一股芳香与甘甜,沁人心脾。

    “难怪会有这么多的人来这里喝茶,这茶水是他们的招牌!”

    小谨喝了一大口,并没有品尝出了柳儿的体会来。

    柳儿禁不住笑了,“你这样喝哪是品茶呀?品茶品茶,就得慢慢的品,还会有味道!”

    “我是个粗人!哪懂得姑娘你这种高雅呀?”小谨笑呵呵地说道。

    柳儿突然一摆手,示意小谨不要作声。

    听到外面有嘈杂的声音,似乎是有什么人进来了,排场挺大的。

    有人吆喝道,“掌柜的,还不准备沏最好的茶来招待我们大人?”

    掌柜急忙上前,恭敬地说道,“原来是路大人到了!里面请!”

    听到路为的声音传来,“有劳掌柜了!”

    掌柜将路为带进了一个雅间,说道,“路大人,今日老夫就给你换一种刚到的新茶,以为如何?”

    路为一拂袖,“都可以!”

    “路大人不是向来日理万机的吗?怎么这几天,有如此雅兴与悠闲,前来茶楼喝茶?”掌柜好奇地问道。

    路大人的随从喝斥道,“路大人来饮茶,你废话那么多做什么?”

    掌柜急忙退下了,让人送了茶过来。

    随从嘴里愤愤不平道,“越来越不像话了!”

    路为一摆手,“说过你多少次了?对人要谦逊一些,不要动不动就大呼小叫,若是传出去,指不定还有怎么样的流言蜚语呢?”

    “是,大人教训得极是!小的明白了!小的去外面守着!大人有什么需要,随时召唤小的!”

    那个随从退了出来,与其他几个人站在了一旁。

    小谨轻声地问道,“他就是那个路为?”

    柳儿一摆手,没有吭声了。在她的眼里,路为一直对她都是恭恭敬敬的,从来都不敢有半点越矩之人,怎么教出来的下人,竟然如此无礼,着实让人吃惊。

    街道那头传来一阵马啼声,似乎有好几个人随行。不一会儿,那几匹马来了茶楼跟前,跳下马来,将马扔给了小二。

    这几个人长得身材瘦削,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他们走进了茶楼,问掌柜的,“路为路大人,可有来过?”

    “楼上,第一间就是!”掌柜的头也不抬地说道。

    那几个人匆匆忙忙地上楼去了。

    掌柜吩咐小二,“这几个,看样子来者不善,多留心一点,不要招惹了他们,生出事端来!去,赶紧上茶去!”

    小二听了吩咐,急忙跑了过去。

    那几个人看到了路为的随从,那个随从急忙为他们推开了门,“大人在里面,诸位请进吧!”等几个人进去,他急忙将门关上了。

    看到小二送茶过来,他从小二手中接了过来,让小二立即退下。

    “路大人!久违了!”那几个朝着路为拱了一下手。

    “请坐!一路辛苦了!老夫已经等了你们好久了!”路为热情地招呼着。

    “不知路大人召我等前来,是有何大的筹划?”其中一名灰衣长衫的男子问道。

    路为呵呵笑了两声,“不急!先坐下来,我们再好好地聊一聊!”

    几人坐了下来,路为问道,“最近他有什么动静?”

    灰衣长衫人说道,“自从上次陛下离开以后,他便一蹶不振,整日里饮酒把欢!几乎都不怎么过问军中之事,将大小的事务,全交给了我来办!不知路大人召我等前来,所谓何事?难道陛下有什么旨意吗?”

    路为道,“刘将军,大云国好不容易有了今日的太平与稳定,老夫可不想毁之一旦!相信刘将军也不愿意看到吧?”

    刘猛呵呵大笑起来,“路大人言之有理!我等的确经历生死才换来一片宁静!路大人您就直说吧?我等当如何才能挽回这个局面?”

    路为沉声道,“为了大云国的长治久安,不得不牺牲一些小的利益!一个字,杀!将他杀了,以绝后患!如今趁陛下还未察觉时,我们要尽快动手,迟则生变!”

    刘猛大惊,“不行!路大人,这样,可是要砍头的!不说陛下对他的感情怎么样,就拿他立下的赫赫战功,我们不能有半点逾越的!请恕刘某难以从命!”

    路为猛地一拍茶几,“刘猛,你怎么能如此糊涂?陛下被汤池迷得神魂颠倒,而你却无所作为!这样下去,国将不国了!大云国的江山,迟早断送在你们的手里了!”

    “路大人未免危言耸听了!当今陛下是一个治国的奇女子,岂是路大人你说的这样不分轻重,重色之?我看,分明是你心怀不轨,意图谋反,才这样肆意抵毁陛下!”

    路为听了大笑了起来。

    这时,外面的戏剧开始了,声声越来越大,谈话声似乎要湮灭在这嘈杂声中。

    柳儿低声对小谨吩咐着,小谨悄悄地出门去了。

    “刘猛,你今日若不配合老夫,休想离开此地半步!即便是侥幸离开,未经传召,私自离开驻守之地,也是死罪!“路为冷冷地说道。

    刘猛冷哼,“老匹夫,你别以为你一手遮天,如果我们在几个时辰之内出不去,你们也休想活过今日!”

    另外几个将军听了路为的话,面如土色,“刘兄弟,我们上当了!”

    刘猛无所畏惧地说道,“大丈夫有可为,有不可为!大不了一死,死又何惧?只是平日里,陛下对我们一番用心与栽培,居然错信了你这个白眼狼!”

    这时,外面一阵大乱。汤池带着人马匆忙赶到了。他将整个茶楼围了起来,自己带着几个人跑了进来。

    汤池一脚踹开了门,“路为,你这个奸诈小人,我饶不了你!”

    随从急忙抽刀,为时已晚,被汤池一剑给斩了。

    路为纹丝不动,“汤郡王,你果真来了!如果我不这样做,会将你引来吗?即便今日你杀了我,也难逃一死!在天子脚下,你居然兴师动众来闹事,刺杀朝廷命官,陛下能饶你?太后也不会放过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